猫衬衫的红领巾

【VGG】一个架空脑洞3

接着上篇:http://noborukodou.lofter.com/post/1cd920b5_ced5328

随性,随性

趁着跨年前更一发(x





情况不管怎么看都不太妙。

不仅被隔绝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还同时被两个有着强大实力的人前后夹攻——曾经在Unisan因为其行事手段和效率而享有相当声誉的东云丞马自不用说,挡在眼前的这位叫做“亚梦”的少女恐怕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圣苑在看到那把白骨大刀的第一眼时,就认出了这是一件传自库雷时代的完整圣遗物。那是比普通遗产更为悠久、危险的太古遗产,而在其中,依然拥有完整形态的则是少之又少。

能使用这种东西进行战斗的人,要不对其提高警惕度都难。

正当圣苑高速思考着要如何从这种环境下脱身的时候,身后的少年突然用手扶上了他的肩膀。

“那个……不是夜蔷小姐的……?”

说话的底气比刚出来的时候要足了不少。少年的话语中所指的对象,很明显就是被他直直盯着的那把白骨大刀。

听到少年的话,亚梦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头,不过身上的动作没有丝毫懈怠。倒是东云立刻一脸赞赏的鼓起了掌来,掌声在封闭的空间内不断反射,让耳膜被震的有点难受。

“不愧是——!没想到只凭看一眼都能辨认出的圣遗物的原持有者,简直就是行走的百科全书啊!”

“……只是见过罢了。”

对东云看上去很兴奋的表现很费解,少年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

东云见少年是这个反应,收起了放荡到有点虚伪的笑。

“嘛,虽然说那个破烂能够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也是拜你的力量所赐呢。”

“……诶?”

被东云出其不意的一句话戳到了敏感话题,一时间没思考出个所以然的少年愣住了。

“比起这个,要不要来猜猜我这个是谁的东西呢?”

空间里突然紊乱起来的魔力流使气氛一下变得紧张了起来。以东云为中心,混杂着蓝与紫的魔法(先导者)圆阵在他的脚下展开,然而那并非是要释放什么大威力魔法招式,而是所有行动组成员都很熟悉的,“Stride”发生时的前兆。

魔力量开始剧增的同时,东云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产生变化。伸长的头发,变得如同野兽一般的双瞳,以及变得极其锐利的、已经不能称之为“手”的双爪。从发间长出的长耳,身后的蓝色、大概是狼尾的东西,魔力凝聚而成的金色锁链缠绕在他的手臂上,连服饰都变成了绘有神秘纹样的衣物,就像要向见者阐述某段古老的传说一般。

一头苍蓝的猛兽,正在他们面前苏醒。

看到这个场景的圣苑等人已经震惊到说不出话来。因为在他们已知的范围内,“Stride”只是会使身体的年龄阶段产生变化的现象,并不包含这种可以说是跨越了物种的变化。连他们身后的亚梦都有些呆滞了。

“完全凭依……到底是怎样才能……”

“这个啊,我用了稍微有点过激的方法呢,亚梦小姐想知道吗?”

虽然形态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但声音依旧是东云。

不同的是,声音主人的威慑力,比起之前已经提高了远超他们想象力的程度。

 

 

 

 

肩上的触感,让圣苑从眼前过于冲击性的景象中拉回了自己的意识。

“……那只魔狼居然还能在千年之后,再以这种形态降临人世……”

身后的少年传来的话,让圣苑意识到了这次“Stride”的本质并非年龄操作,而是另一种近似于“使其他存在凭依到自己身上”的现象。

有着“魔狼”之威名的存在,大概除了库雷时代的“芬里尔”,没有第二人选了。

以那个传说凭借一己之力摧毁了某个国家,对抗神界军队的魔狼为对手,能够成功离开这里的几率等于0。

倒不如说事到如今,要怎么才能活下来才是他们最应该优先考虑的事项。

“不过,还有办法……那家伙也不是没有克星。”

然而少年接下来说的话,让虽然很不甘、但已经迅速接受了现实的圣苑瞬间想到了某样事物。

光辉之剑,菲德斯。

那是绮场家代代相传的圣剑,也是圣苑会与古代遗产结缘的源头。

圣剑的传说也伴随着它的传承,在这个家族里口耳相传着。持有这柄圣剑的古代英雄,拥有驱散一切邪恶力量的光辉之力,就连犯下了十恶不赦之罪的神界兽芬里尔,最终也不得不屈服于这把圣剑下。

直到今天,这把剑都还保持着它原本的模样,陈放在绮场家宅内最显眼的位置。以这样完整程度罕见到全世界都找不到第二样的圣遗物为基础,再综合强大的财力和人脉,绮场家一直发展着古代遗产方面的事业。

曾经有人说过,看到绮场家的直系就会联想到那些使用过圣剑的古代骑士的样子。但圣苑认为自己并没到达能与那些拥有伟大事迹的人物相提并论的程度,至少目前、10年后都会是如此吧。

更何况,能否成功从面前的这只“怪物”的利爪下存活,都还是个未知数。

“你……有什么办法吗?”

抱着一丝抓紧救命稻草的心理,圣苑低声向身后的少年询问。虽然以伊吹先生的实力说不定能摆平他,但眼下他们受到了强烈的通讯干扰,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要完全靠自己的力量使全员能够平安脱离的话……

此时的圣苑并没有注意到,他已经将原本应该是小组夺取目标的“古代遗产”的少年,无意识间视作了“全员”中的一个。

红发少年似乎感受到了他这种心境的变化,露出了微笑:

“当然了。因为那个,原本就源自我的力量啊。”

“那个”很明显指的就是现在的东云引发的,不知道该不该称作Stride的现象。

敌人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圣苑几乎在一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

“不过,”

还没等圣苑表达自己的意见,少年又强行打断了他。

“我自己是无法战斗的。因为那家伙的咒缚术式,我无法对自己施加跳跃到未来的魔法……所以,要赌一把吗?”

被少年绿色的眼睛直直盯着,圣苑感觉身上不禁冒出一丝冷汗。

自己的未来,那会是什么样子的?……最重要的是,足以与现在的东云抗衡吗?

完全将对Stride本身安全性的担忧抛之脑后,圣苑在忧虑之余,心中竟然还多了一点期待。

“想象一下吧,自己的未来。”

默认了圣苑的想法,少年按住他肩膀的左手上,溢出了虹色的魔力光芒。

那一刹那,圣苑的脑海中,浮现出幼时在古代文献中读到、那无数次出现在他梦境中过,令他无限憧憬的骑士那身着青白战衣的背影。

 

 

 


清脆利落的一声踏地声,下一秒,原本空无一人的东云就被上空突然出现的人影笼罩。

“……!!”

东云已经半兽化的眼瞳瞬间紧缩,手臂几乎是擦着那人挥落的刀刃,躲过了这突如其来的斩击,随后便被这波斩击袭来的气浪给向外推出了几米。

直觉让东云在完全看清对方前,体内的血液就先沸腾了起来。

“……嚯嚯,你真的……是个很有趣的孩子呢……”

周身缠绕的金色锁链在魔力操作下,像拥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对准了敌意的源头。东云那已经不能称之为“手”的十指上,也伸出了野兽锐利的尖爪。

风尘散去后,身着青白甲胄的年轻金发骑士,正稳稳立步于残骸之中,右手举起的弧形大刀刀尖、和他的视线一同,直指东云。

那是只有内心澄澈的人才会拥有的眼神。

东云不禁舔了舔嘴唇。越是这样正直的存在,越会让他心狂跳不止,东云也不是第一天了解到自己心中的扭曲了。

过于天才的他几乎能够“预言”一切,而他也是因此对秉承着正义理念和规章制度行事的Unisan失去了兴趣。被条条框框束缚,那并不是他东云丞马想要的生活。

也就是在这时,他接触到了名为Stride的有趣——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的现象。知晓未来,这和他的力量很是相似。

调查到幕后主使对他来说不费吹灰之力,而这次他却没有像以往一样立刻发起抓捕行动,而是在获得情报后的第二天,悄无声息的从Unisan之中消失了,不留一丝痕迹的。

他并不在乎自己的消失会对Unisan,对当时还很敬重他的绮场圣苑造成多大的震动。他只在乎能让自己愉悦的一切东西。

但是现在,东云后悔了。

因为眼前的名为绮场圣苑的少年——

“您才是,为什么曾是Unisan最强力的干部之一的您……会选择投身原本应该是敌人的人?”少年正气凛然的发问,并没有触动东云一丝半点。

——那简直是他见过的最至高无上的玩具。


(tbc)

评论(1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