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BSEL】【勇气默示录】关键字生成器-狼隼 3rd.JAN.2016

今天為狼隼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不要説這是最後√②全力反擊√③玩笑的代價√

今天為酱油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逞強的極限√②絕對服從命令√③覺悟√

 


混合了两组关键字来写。感觉这关键字根本就是BSEL第四章结尾的狼隼战本身啊(……


时间线是BSEL本篇第四章结尾,在悠一行人杀进古兰斯帝国本城,遇到让之后。

————————————————

 



    千米高空之上,浮游城-古兰斯帝国的城堡内,空旷的建筑里回荡着铿锵而清脆的金属冲撞音。

    那是刀剑交错的声音。利刃冲撞、火花四溅的同时,两位持剑者的思绪也像是缠绕在各自的武器上一般,进行着激突。响声在大厅里回荡,一时间竟然感受不到人的气息。

    对,两人都已然化身为剑。

    一方是个头稍高,眼神凶狠如狼的少年。长度及腰的黑发透出一股豪放之气,在尾梢处却是一片突兀的雪白;而他手中的剑正是狼的利齿,翻飞的刃尖上红光时闪时灭,能够残暴的撕碎任何敌人的防线,光凭气势就能吓退人三分。

    而与其对峙的另一方则是相较之下略显清瘦的褐发少年。他的眼神中兼具灵动和坚毅,身手也如鸟儿一般轻盈灵活,苍色光芒不过刹那之间,他便已经以巧妙的角度避开了对手的突刺,随后发起出其不意的连击。

    “……有点长进了嘛,悠。比预想中的难收拾些了啊。”

    在灌入全力的进攻数次落空后,注视着正在拼上性命进行生死对决的人,黑发少年竟然露出一丝笑意。不知是否是这位久攻不下的对手,让他产生了棋逢对手的感触?

    而被叫做“悠”的褐发少年听着这句像是赞扬的话,也没有完全放下脸上严肃的表情。他微微调整着姿势,在能让自己得到短暂休息的同时,也可以确保对接下来的厮杀做出迅速反应。虽然速度是他占优,但连续不断的躲闪已经大量消耗了他的体力,悠深知持久战绝非上策。

    “让,你才是啊……难道是之前受的伤让你的身手退步了?居然让我能这么轻易就避开有着剑术天才之称的你的攻击。”

    如果是以前,同僚兼挚友的“让”能对他在剑术对抗上有如此评价的话,那悠恐怕能为自己的进步高兴一整天吧。但现在已经不同了。两人因为水晶正教和埃塔尔尼亚公国的宿怨,走上了只能以命相搏这条道路,并且都已发誓不再回头。

    虽然在来到这里之前,悠也曾有过抱着对过去的思念而不断叹息的夜晚,可他也绝非只会逃避现实之人。他瘦弱的身躯里同时蕴藏着身为正教骑士的忠诚与正义感、身为泽内欧尔西亚家家主的傲气与责任感……以及,作为他自己,对友人的拳拳炙热之心。

    “真是能说会道……逞强跟我拼速度也该快到极限了吧。为什么不选择使用魔法来和我过招?明明那样对你会比较有利吧。”

    看透了悠的想法的让向他抛出问题,虽然他恐怕也已经对悠会给出的答案了然于心。

    悠承认让说的很对。自己的优势不在于身体能力,而是作为魔法使所必须的知性和精神力0,这点在他和让都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但悠没有选择使用巫师(Wizard)或是黑魔道士这类在魔法方面有着特长的职业与让对抗,而偏偏反其道而行之,选择了可以说是让最擅长的击剑士(Fencer)职业。

    “击剑士……这个职业,很有趣呢。”

    悠注意到让略带笑意的眼神,顿了顿。

    “最初我只是听说,这个职业是让你创造的,才会有些感兴趣。但在使用了击剑士的职业水晶而开始渐渐领悟这里面的一招一式时,我发现……”

    “发现很怀念吗?”

    让说完后就大笑了出来。悠见状,也跟着笑了起来,虽然那是带着一丝苦涩的笑声。

    “是啊……这不就是我们俩个还在学院的时候,钻研出来的那套剑术吗。”

    悠低头瞥了一眼悬挂在剑柄上的水晶,还在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那天晚上你离开正教骑士团之后,我以为复仇之心才是你真正的一面,一直以来我所认识的那个‘让.昂加尔德’都只不过是为了完成复仇而演绎出来的人格罢了。但这颗水晶告诉了我,你的心里还留有过去那段时光,虽然已经无法回去……但这样就够了。”

    亦或是悠已经察觉了,这大概会是他与让的最后一战吧。不论结果如何,都无法有再战的机会了。

    “所以我决定,用这个职业与你做出了断。”

    重新将剑举至与肩齐平的位置,悠上身微微侧转,握剑的右手弯曲在后,左手与剑平行在前;身上涌动的气几乎肉眼可见,迅速在悠的周身勾勒出了一只展翅翱翔的透明蓝色飞禽,蓄势待发。

    “『疾风之隼』1吗……这么短的时间就……”

    “那本来就是我的称号才对吧。让还把这招构架编排在那么后面,估计是在使用顺手程度方面不如我吧?”

    身为击剑士职业的创造者,让自然知道悠出此招会带来怎样的后果。确实如悠所说,击剑士的主要招数名称都分别是三铳士各自的称号,而以悠的称号“疾风之隼”命名的这招更是能让他的速度优势发挥到极致。但对方的后半句话……

    “……不如你?”

    很久没在剑术方面被人如此嘲讽过了啊。让在心里感慨对方的变化,感受着体内天性好斗的血液逐渐沸腾起来。

他降低了自身的重心,将重量压在偏后的左脚上,随后双手持剑摆放至左侧,剑尖直指悠;身上腾起的气像是要与悠相对的红色,若隐若现的火之野狼在低嚎着,随时准备扑上去咬穿敌人的喉管。

    “『烈火之狼』2……”

    “用和我称号一致的构架,有什么不对的吗?”

    悠闻言笑了笑,额头上一滴汗珠无声滑落。让此时的杀伤力恐怕比起刚才还要更胜一筹,若是正面接下他的攻击,一时半会儿无法恢复估计是在所难免的。

    “果然,让在心里还是觉得自己是三铳士之一吧。”

    “……还要说这么天真的话吗。”

    语尽,两人几乎是在同时冲向了对方。

    一时间大厅内剑气迸发,白刃交错,身在建筑内的人恐怕都会被这两人的交战所震撼吧。悠在得以储存一段时间的体力之后,在『疾风之隼』的加成下速度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让的剑刃时常是还没有碰到他就已经找不到目标了。但让也看出了悠的体力总有极限,不断将自身的构架在注重攻击力的『烈火之狼』和注重防御力的『坚固之牛』3之间转换,红光与黄光交互闪耀,让试图通过延长战斗的时间来耗尽悠的体力。

    而这样的战术对悠的确见效显著。因为要同时进行回避和进攻,悠的体力消耗的非常迅速,虽然他的剑数次攻击到了让,但因为『坚固之牛』这招构架的缘故,只能对让造成一些不大不小的割伤。而且运气不好的时候,还会被让逮住空隙进行反击,纵使悠能迅速做出反应但也无法全身而退。几番交锋下来,悠身上已经多了不少创痕,蓝色的正教骑士团制服被血染上了大块小块的乌紫。

    但让的状况也并不是完全占上风。悠的攻击就像是鹰隼的爪,虽然不及自己的尖牙凶狠,但迅速又利落还不拖泥带水,得手即收,破绽极少,要找到机会用一招重创他简直难上加难。虽然自己能靠『坚固之牛』抵抗住一部分伤害,但精神上的压力并不是能靠武力解决的。而且……

    “让,什么时候变得喜欢以守为攻了……?”

    大概是疲劳了,悠撤出一段距离后想要恢复体力。让正准备不给他时间停歇,抓住这个机会想要迅速缩短距离给予攻击时,谁料悠此时突然发话,声音里还带有些喘息。

    “……难道继承了剑圣-巴雷斯特拉之血的人,也就如此了吗?”

    让瞬间失声了。

悠一语点中了在刚才的战斗中他最过意不去的地方。以攻击为长的他,几乎全程都是在被动防守,等待机会出招,虽显稳妥但这有违他一贯的作风,他的骄傲。

    以及……虽然让很清楚这是悠的激将法,但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狠下心来戳到他最不能戳的痛处。

    剑圣-巴雷斯特拉。那是他引以为豪的父亲,也是他复仇的根源。

    “……玩笑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啊。悠!!!”

    身体里流淌着的血液、让一直以来的荣耀受到挑衅,他做不到对之无视。怒火就像是能看到一样燃烧了起来,让再次进行了构架,虽然姿势与之前的『烈火之狼』并无差异,但却有着要燃尽一切的骇人气势。

    虽然他知道,这份怒气并非指向悠。

    “……竟然是『红莲之狼』4……”

    悠愕然,看着让身上就算是一般人也能感受到的汹涌斗气和四溅的电光,他明白,若是在这个状态下接下让的攻击,恐怕能否保住性命都成问题了。

    但悠并不惊慌。从战斗开始就一直心情沉重的他,此时终于感受到一点发自心底的高兴。

    “……不过,这样就好了。”

    面对让的攻势,这次悠没有选择躲闪。他举起剑,用动作告诉让,这招他选择正面对抗。

    “让.巴雷斯特拉!!我悠.泽内欧尔西亚,会正面接受你的进攻,并且全力反击!!”

    “说得好!!”

    让的声音虽然透着一股怒气,但表情却截然相反。那是已然觉悟的凛然。

    “哈————!!!”

    伴随着呐喊的全力一击。

    悠没有躲开,将剑横举接下了让的砍击。冲击让悠的脚下的地砖瞬间塌陷,但力量比拼上是让的绝对优势。缠绕着红莲之火的剑压上了悠的左肩,而悠此时并没有拼命阻挡,反而是突然抽剑,瞬间剧痛就从左肩上蔓延到了整个身体,脸也溅上了温热的鲜血。

    悠狠命咬牙,维持住了清醒。他此时抽剑,不是为了败北,是……

    “……『烈隼之爪』5——!!!”

    还能行动的右手如同逮住了猎物的隼爪,突然向着刚攻击结束,还没来得及收剑的让发起了极近距离的猛攻。瞬间,蓝光像流星雨一般闪耀,剑尖贯穿了让的腹部。

    扩散的余波之中,红色渐渐熄灭。让被击飞了,而洒出的血液,在悠的眼里像是视觉残留一般,还停在空中。

    “……切……果然…你还是用了这招吗……”

    让呈大字躺在地上,断断续续地说出像是评价一样的话。若没有腹部淌出的血,根本就是个在道场修行后躺下休息的少年。

    但,并不是这样。

    悠丢下了右手的剑,捂住左肩的创伤,慢慢走近让。

    “只有在『疾风之隼』的状态下才能使用这招……让反正是没法用了吧。”苦笑。

    “……真…狡猾……”

    “哈……创造者明明是你,竟然说我狡猾吗……”

    就像是剑术训练结束之后的日常,悠竟恍惚觉得,他们回到了伊斯坦塔尔的那段留学时光。

    “说明白了……就是那个吧……都结束了……”

    但让却敲碎了梦境。

    “我…服从了皇帝的命令……你打败了我……去吧。”

    悠用右手扶起了让。但此时的他无法做到给这个人,曾经的挚友施以治疗魔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生命从他身上一点一滴的流逝。这也是对敌人的尊重吧。

    “是你赢了。去……救法王……阿尼艾丝大人吧……”

    悠没有回答,只是看着让眼中的光辉渐渐散去,直至悄无声息。他早已泣不成声。

    自己还是亲手了结了他。

    之前几度三番的交锋,他和让都曾从对方的剑下虎口余生。这次,终于结束……

    看他的表情,大概是没有遗憾了吧。真是太好了。

    悠跪坐在让的身旁,低垂着头。衣服的下摆已经被泪水完全濡湿。

    但果然还是会不甘心的吧。

    “不要说,这就是结束了,好吗……”

    而让再也不会回答他了。

 

 

    大概在很久以后,悠回想起与让的这场战斗时,会感受到无比强烈的宿命感吧。

    一切恩怨,都是从十六年前那场“白狮子的受难”5开始的。悠和让的命运,也从那时就产生了联系。纵使这一切都与他们本人无关。

    在公国军的围剿下,受家主命令,被仆人带着奔逃入山,从此亡命天涯的年幼孩子。

    以及在染红了半边夜空的大火面前,被父亲抱着,在襁褓中像是在为死者拼命啼哭的婴儿。

    悠不曾恨过谁,毕竟就是有这段他不曾知晓的过去,才会使他和让相识也说不定。但也正是如此,两人才会以这样的方式迎来终结。

    命运,大概就是这么有趣的东西吧。

    而幻蓝色的沙漏在用流砂一点一滴地记录着这一切,并无声等待着全新的勇气注入——


————END—————


注解:

0:悠的初始数据在BSEL主角四人组中,最出色的是知力。三铳士篇里,虽然不及尼克莱桑但也很高。

1:“疾风之隼”:击剑士职业等级lv5的时候可以学会的构架招数。速度特化,在这个状态下,速度上升50%。同时这招也是身为正教骑士团三铳士之一的悠被赐予的称号。

2:“烈火之狼”:击剑士职业等级lv1的时候可以学会的构架招数。攻击特化,在这个状态下,物攻和魔攻均上升25%。同时这招也是身为正教骑士团三铳士之一的让被赐予的称号。

3:“坚固之牛”:击剑士职业等级lv2的时候可以学会的构架招数。防御特化,在这个状态下,物防和魔防均上升25%。同时这招也是身为正教骑士团三铳士之一的尼克莱被赐予的称号。顺便一说这位在这战之前已经战死。

(lv3和lv4可以学会的技能“狼之尖牙”“牛之头角”可以在进行攻击后,在“烈火之狼”和“坚固之牛”两个构架状态下进行任意切换。所以让的这个战术是可行的。而“疾风之隼”不在切换范围内。而lv6能够学会的“反击之牛”也可以在受到攻击后进行反击。)

4:“红莲之狼”:击剑士职业等级lv11的时候可以学会的构架招数。将双攻提升至极限,是该职业最顶级的招数。(至于为什么第四章没有妖狐出现的时候就能够开启lv11就不要在意细节了,剧情需要嘛。)

5:“烈隼之爪”:击剑士职业等级lv10的时候可以学会的攻击招数,在“疾风之隼”的状态下,对全体敌人发起随机四连击。这里敌人只有让,当然就全部打在他身上了。

——————————



作者:

终于写了一次这对执念已久的cp!!!!!!全程都是大兴奋!!!!沸腾状态!!!!!!

虽然是充满闪瞎单身狗的勇默系列里一对有比较浓的homo气息的cp……但两个人真的都好可爱。而且就像最后一段写的,在作者打到BSEL妖狐剧情的时候,读了爸爸桑的日记,真心觉得这两人真的是造化弄人……

但就算这样,悠也还是会坚定的走下去吧!虽然是个有点弱气的孩子,但也不要小看一家家主了!

【反正之后就是神界回档大法全员吐便当了(等等你)】

试着描写了一下战斗,勇默的回合制战斗确实不好描述,我就大概想了一下每个招数然后给两人各自出了一套战术,像这样吧……(虽然原作明明是四人围殴了让)(别问我其他三人去哪儿了)

这两人的学生时代真的萌出血。但是更闪耀的果然还是让背叛之后,两人的心路历程吧。复仇心被渐渐融化的让,到最后其实也只是把复仇挂在嘴上说说而已了。虽然会不由自主的有点反应,但让大概早就觉得过去怎样都无所谓了吧。只是想和悠能做个了结就好了。因为是自己先背叛的,早就不是道个歉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就是苦了悠了……

悠一直以来的生活都挺和谐的,但他恐怕也是勇默系列主要人物里,有着最沉重的未来的一个。谁叫他家祖上太坑。【于是去掀了坟】

跟缇兹前辈一起去山里放羊吗————————————!!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