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BS烈火魂】六兆年と一夜物語

兰丸中心,微烈兰。利家、信哥、早云有串场。

挺意识流的,开放式结局(?)不介意就go→

——————




    这是在一个无名时代,发生在无名村庄的故事。

    有一位无名的少年,从出生开始就被当作不详的孩子。

    恶鬼之子。

    恶鬼之子的每天都在发泄般的暴力和轻蔑的目光中度过,但他并不觉得这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因为不论走到哪里,都不会有恶鬼之子的容身之处了。

    那就没有人替他悲伤了吗?

    不知何时开始,另一个孩子出现在了恶鬼之子的面前。

    “我好想知道你的名字啊。”孩子对恶鬼之子这么说道。

    但是,恶鬼之子并没有名字,也没有舌头。

    “一起回家吧。”

    孩子说道,牵起了他的手。

    雨过天晴的时候,两位不详的孩子被吸入黄昏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村庄里流传着这样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为了能为整个村庄免去灾祸,村里一定要有一个能够带走不幸和污秽之物的不洁之人。这个人被所有村民所忌讳,但正因有其存在,才能保证村庄的太平安康。

    这便是“恶鬼之子”的由来。

    他只是无数个被埋葬在黑暗之中的“恶鬼之子”里的其中一个。没有父母也没有名字的他,在上一个“恶鬼之子”消失之后,很快就被村里的人选作了新的“恶鬼之子。”

    没有人会可怜他、在乎他,因为所有人都在为他的到来而感到庆幸。这样的话,村子就能平安了……每个人都抱着侥幸和畏惧的心理。

    就像自古以来的那样。

    他虽是男儿身,但天生面容之秀美却不逊色于女性,而有着黄紫白三色的长发在人群之中也分外耀眼。这份男性所不该拥有的阴柔之美,大概也是他被村人选为“恶鬼之子”的原因之一吧。

    村里的人将一切不幸的事情,诸如什么人受伤了、病了、或是丢了什么东西的原因都归在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理由的殴打和辱骂,对他而言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之事。

    但他从没有感受到悲伤过。因为有他这个“恶鬼之子”在,村子里才不会发生什么糟糕的事情了吧——他对自己的身份却是有很明晰的觉悟。

    纵使这个身份,并不是他自己想要的。

    直到有一天,他被虐待到身体再也无法承受,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他在昏迷中恍惚感受到有什么东西进入了他的口中,但虚弱的身体无法动弹。随后袭来的,便是让他心生恐惧的剧痛——

    好冷啊。

    再次醒来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以后。除了充斥着铁锈和血腥味的口腔外,伴随他的只有嘈杂到让人窒息的虫鸣。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被扔到了村外的一片树林里。他咳出了很多血沫,将身边不知名的白花儿全都染成了红色。

    浑身是血的他狼狈的回到了村里,这个时候的他的神经已经是麻木的了。面对着村民惊恐的目光,他听到了这样的话:

    “他是真正的恶鬼之子!!看他那沾满鲜血的样子!”

    什么黑色的思绪开始在很久没有过感情的他的心中翻涌了起来。但他认为,那是绝对不能有的感情。

    我……

    想要对村民们说些什么,但他再也无法说出口。恶鬼之子头一次明白了“悲伤”究竟是怎样的感觉。

    他趁着夜色溜进了一户人家,找出了一把铁剪,往自己的腹部捅了进去。鲜血四溅,但这副承受过无数痛楚的身体已经不知疼痛为何物。

    而比这更让他感受到恐惧的,是自己并没有死去的事实。

    说起来,也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呢……

    『我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变成了真正的鬼了呢』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死不掉死不掉死不掉死不掉』

    他仰面朝向夜空,无声地大笑着,干枯的身体早已没有榨出泪水的余裕。

    而半分之月只是高高悬挂,一半惨白,另一半血红。

 

 

 

 

    “呐,我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一个很有精神的孩童的声线突然在他耳边响起,惊的他猛然抬起了头。不远处,身着金边蓝绸服饰的一位红发的孩子正双手撑着半弯曲的膝盖,用掺杂着一丝畏惧的好奇目光看着他。

    被那对纯粹的碧绿双眸这样直直的瞪着,他一时间竟然愣住了。

    『……在对我说话吗 明明不可以和我说话的』

    而红发的孩子像是生怕他没听见,又更大声的喊了一句:

   “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恶鬼之子才不是你的名字吧——!”

    他的脑海在一片空白之后,开始思考起了对方向他提出的问题。得出答案后,他苦笑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可是我既没有名字 也没法告诉你我叫什么』

    比起这个孩子的问题,他觉得更有趣的是对方竟然会以发泄怒气以外的理由来找他。

    红发的孩子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站起。他同样看着孩子,指了指自己的嘴,又摇了摇头。

   “啊……是这样吗,对不起……”

    看懂了他的手势后,红发的孩子露出了一脸愧疚的表情,用右手挠着后脑勺。

    『居然会道歉』

    他愈发觉得眼前这个孩子很有意思了。从他的言行举止,就能感觉到他和其他村民的不同——至少,在对待自己的态度上是这样没错。

   “那个啊,我一直都觉得很奇怪……有好多问题想要问你。本来是想问信哥的,但信哥从来不回答我,也不准我来问你……”

    他静静的听着红发的孩子自言自语一样的说完,然后在对方询问的目光中点了点头。

   “真的吗!你愿意回答我!”红发孩子的眼中充满了喜悦。

    『做得到的话』

   “恶鬼之子,是能为整个村子消灾的存在吧,为什么大家不感谢你,反而要这样欺负你呢?”

    红发孩子的口中,缓缓道出了他不曾想到过的问题。

    他再次愣住了,这个红发的孩子给他那只有被打骂的日常带来了太多意料之外的东西,让他一时间有些恍惚。

    『我怎么会知道 从最开始就已经是这样了』

    他低下了头,黑色的情绪似乎又开始在胸口里涌动了起来。

    但红发的孩子就像是有驱散开黑色事物一般的力量,用自己的双手牵住了他的双手:

    “大家都不知道谢谢你,那我来代替大家感谢你!”

    说完后,便对着他鞠了一躬九十度的躬。

    他愕然了。会被这样对待,几秒前的他根本无法想到。红发孩子那白净的手和他那脏的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的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就算一眼看上去的差距巨大,也阻止不了热量的传递。

    令人不习惯的,来自他人的温暖,确确实实传递到了他这里。

    原来是真的存在的吗。他的记忆中,拥有热量的事物只有村民举着想要灼伤他的火把,但手中的这份温暖却毫无伤害他的意思,让人不禁地不愿松开手。

   “对了!我忘记自我介绍了……自报家门可是礼仪啊。”

    红发的孩子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很郑重其事的看着他,然后用自己的手指在他的手心里写上了四个字。

   “虽然不知道你识不识字啦……不过我经常在学堂外面看到你,你其实也是很喜欢学习的吧?”

    『只是那里人不多罢了』

    虽然这么想,但他也在心里承认自己偷学了不少东西。没有受过任何教育的他能认得红发孩子写的这四个字就算是证据了。

    “那,你能把你的名字写给我吗?”

    红发的孩子把手掌心面朝上,放在了他的面前。

    『我……』

    他犹豫了一下,正准备想要写上“我没有名字”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突兀的奔跑声。

    “总算找着你小子了!”

    “诶!?我不是叫你在原地待着,我马上就会回去吗!”

    突然闯来的是一个身披黄色虎皮外套的黑发少年。在看到他之后,黑发少年立刻冲过来,将红发孩子拽的远远的。

    “不是说了不能接触恶鬼之子的吗!要是让主公大人知道了怎么办!”

    “那阿利你不告诉信哥不就好了嘛……”

    红发孩子一脸赌气地嘟嘴斜视着黑发少年,而对方满脸写着无可奈何四个大字。而他看着这样的两个人,便将停留在空中的手收了回去,手心里的温度也渐渐冷却。

    『我果然还是被人厌恶的角色啊』

    目送被黑发少年急匆匆拽走的红发孩子,他思索良久后,随手抓起了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起来。

    【ゆきむら】

    他凭着记忆,把刚才红发的孩子在他手心中写下的字再写了出来。

    『幸村』

    在心里默念出这个名字后,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久违的浅笑。似乎就连身侧无名的白花散发的淡淡清香也变得好闻了起来。

    『名字 吗』

 

 

 

 

    啊,这么说你是没有名字了?

 

    没有名字的话还真的有点麻烦啊……叫恶鬼之子又不好听,总觉得对你很不公平,信哥说过以前有过很多个恶鬼之子的。

 

    那我来给你取个名字可以吗?

 

    好嘞,我想想……那边那种白花,你喜欢吗?

 

    恩,那种花叫兰花哦!我也喜欢!

 

    那你的名字,因为是男孩子就再加个丸字吧?兰丸!

 

    ……哈?我为什么不叫幸村丸?这个……我、我回去问问……

 

    不过,你喜欢就好!

 

    那从今天开始,我们村子的恶鬼之子就叫兰丸啦!

 

 

    在幸村离开了之后,获得了名字的恶鬼之子“兰丸”望着随风轻轻摇曳的那几株混在野草中的白花。

    『说起来 那天也是这样的花儿呢』

    记忆中,溅上了点点红色的白兰花,是他从三途河归来后睁眼看到的人世间的第一幕。

 

 

 

 

    村里来了一位女性演歌师。

    听村里人的传言,她有着美若天仙的姿容、翡翠星辰一般的双眸、和能与百灵鸟一比高下的动听歌喉。

    她来自海边的村庄,她的秀发也像大海一般深邃而湛蓝……兰丸是这样从幸村那里听说的。

    不过兰丸并没有见过大海,所以只能在幸村兴奋地向他诉说时,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兰丸和幸村认识之后已经过去了三年。虽然依旧是过着被村民辱骂和殴打的每一天,但兰丸觉得日子似乎并没有以前那么晦暗无色了。

    三年间,幸村也从乳臭未干的小孩长成了一个精神抖擞的少年。兰丸后来也从村里人的风言风语里了解到,幸村似乎是村上最富有的一户人家的孩子,但就是这样的幸村,却是唯一一个会把他当作普通人对待的人。

    要说兰丸心里没有感激之情,那是假话。可碍于村里人对恶鬼之子的忌讳,兰丸从来没有主动去找过幸村,而且,他对自己是不洁之身、“恶鬼之子”这点,也有很清楚的自觉,他出现的地方只会给别人带去麻烦。

    不过这并不碍着对方隔三差五的就跑来骚扰他。这不,看完了演歌师的表演之后,幸村就兴奋地跑来找兰丸倾诉见闻和感想了。

    “我是头一次听演歌欸!而且早云小姐不管是唱演歌还是舞蹈都真的超棒的,人长得也漂亮,感觉公主大人的话,应该就是说她那样的人吧!”

    幸村边说边看着兰丸,眼里满是盖不住的光。

    『公主大人?』

    兰丸用手指在地上写出了这样的句子。

    “恩,虽然我也没见过真正的公主大人是什么样的啦……”幸村看完后苦笑了一下,“不过,我觉得兰丸一定也会喜欢她的表演!”

    兰丸在心里默默的笑了。幸村一直都是这样,喜欢擅自揣测他内心的想法,虽然这大概也得怪他自己没法说话——不过,既然对方这么说了的话……

    『恩 我期待着』

    因为跟被厌恶比起来,这样的事情不是有趣多了吗?

 

 

    结果几天之后,幸村还真的来告诉他,那个演歌师要在村里的哪个地方举行公开表演了,而他有办法让兰丸不被别人发现也能看到表演。

    然后兰丸就这样被幸村拽到了村里向来人流密集的地方。当然,是被藏在了隐蔽的角落里,用幸村的话说,这是他找了好久才找到的绝佳座位。

    经常呆在村外的兰丸其实很排斥到这种地方来,因为这只会给他带来不安和恐惧感。不过他也没有办法拒绝幸村的盛情邀请,更何况对方还专门为了他而找了能让他不被发现的观看地点。

    虽然兰丸觉得,在冬天这没什么枝叶覆盖的树上完全不能算“藏起来”了……幸村肯定没有看到蹲在树上的兰丸的表情是有多么无语。

    还好的是,表演举行的时间是在晚上,应该没人会注意树上的人长着什么样的一张脸吧。

    太阳西沉后不久,简易的舞台前就开始聚集起了人。兰丸有些紧张的抓住了光秃秃的树干,而幸村也感觉到了他的恐惧,坐在另一个枝头上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没事的兰丸,等表演开始了,没人会注意到你的。”

    事实上也确实如幸村所说,演歌师登台之后,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坐在树上的两个少年。

    甚至连兰丸自己也被那位演歌师所吸引了。

   兰丸倒没有觉得演歌师有传闻中的那样貌美如花,但他确实被演歌师的歌喉所打动了。这是兰丸头一次接触到名为“音乐”的事物,他不能完全理解歌中所唱的内容,不过他能感受到的是,演歌师的歌声里有种水的味道。

    大量扑面而来的水汽,恐怕这就是“海”了吧?时而宽宏平整,时而波起浪涌,除此之外,便是……

    深不见底。

    兰丸打了一个寒颤。演歌师的歌声,会让他联想到一些让他不太愿意想起的事情——比如说,恶鬼之子。

    并不愿意对自己心中突然涌现的奇怪想法做更多的思考,兰丸在愈发激烈的心跳的驱使下,从树枝上跳了下去,跑出了村庄。幸村感觉很莫名其妙的跟在在他后面追了一会儿之后,介于晚上不敢出村,也没有再继续追下去。

    只是兰丸没有注意到,他惊慌离去的时候,台上的演歌师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他消失在夜色中的背影。

 

 

 

 

    你是这个村子的“恶鬼之子”吗?

 

    ……你身上,有“鬼”的气息。在下看一眼便能明白了。

 

    你知道吗,就算是野兽,也有能感知到同类的本能。

 

    ……你,不能说话?

 

    是吗,人类就是这样的东西了吧。在下虽然没有你这样非人的遭遇,但也……

 

    在下是从原来的村子里逃出来的……为何要在那样的地方继续待下去?

 

    海滨的鬼公主,听上去倒像是个很体面的名字呢。

 

    可是,你就从没有过憎恨过谁吗?

 

 

    从这天开始,兰丸的心里,一直骚动不安的黑色涌流似乎找到了一个出口。

    『原来这份感情 叫憎恨』

    兰丸捂着自己的胸口,共鸣一样的振动冲击着他的心房,让他体会着前所未有的新鲜感情。

    错不在自己。为什么恶鬼之子非得是自己不可?为什么承受这些事情的非得是自己不可?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清冷的月夜里并不存在阳光。在点点红斑点缀下的兰花,于月光的笼罩下一朵接一朵开始变得疯狂。

 

 

 

 

    『幸村 一起走吧』

 

    『这样的地方 除了我们以外的人 全都消失掉好了』

 

    『……说起来 我真的是很久没做过梦了呢』

 

 

    村里的人开始接连消失了。

    最开始只是一个少年的失踪,很普通的,在太阳落山后没有像以往一样回到自己的家中,而引起了家人的担心。人们都认为,他只是因为贪玩儿而在哪儿躲了起来而已。

    但接着,村里的老人、妇女、青年、甚至于婴儿,都开始一个接一个的消失掉了。就像溶解了一样,凭空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整个村子都陷入了恐慌,村民们想起了恶鬼之子这个免灾符一样的存在,并且也像以往一样,把所有不幸的源头归于他身上。

    然而这并不能阻止村民继续消失,他们的恶鬼之子也早已不知去向。

    有人想起了那个有名的“六兆年和一夜的传说”。大约是在六兆年以前,某个不知名的村庄里,恶鬼之子和一位村民少年在一个雨过天晴的黄昏,消失在了夕阳之中。

    也有人说,是那位最先失踪的少年触犯了禁忌,和恶鬼之子一起逃跑了,才会引发这样的事态。

    众说纷纭,但人已不再。

    村子很快就变成了空无一人的荒村。得以幸免的都害怕着自己也像那些人会消失,争先恐后的抛弃了这个地方。

    幸存的人咒骂着恶鬼之子没有为他们挡下灾祸,但这已经不再和他有任何关联。

 

 

    或许很久以后,会有人在什么地方看到一位留着细长马尾的黄发少年,跟一位红发碧眼的少年走在街上,有说有笑地吃着各自手中的糖葫芦串儿也说不定。

    而兰花照常绽放,在雨过放晴的天空下洗去一切污垢,依旧纯白无暇。


————————END————————


作者:

写了3天的短文,本来是想试着烈兰,结果完全成了兰丸中心啊(。。。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