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VGG】Le lacrime(和马卢亚德中心)

接Z篇13话后。5k字短打,意识流严重

文章名与内容关系不是很大,只是听着同名的歌写的所以取了这个名字。志方あきこ《花归葬》le lacrime

希望能亲手擦干你的眼泪。




==============================


就像掉进了水里一样。

最开始会因为高度的紧张感,和突然从空气中浸入另外一种介质的刺激,东海林和马拼命挣扎着。这也是人的本能反应。

逐渐的,逐渐的。身体完全没入了水中,挣扎愈发被水的阻力所阻挡,如同四肢被无形的丝绵束缚。

水灌入口中,剥夺了声音;灌入喉咙,剥夺了呼吸。

下沉着,连内侧也被塞满。正常的人类在这不久后便会迎来死亡,但意识清晰的他却在这过程中,体会到了比死亡更为恐怖的感受。

伴随着下落感,身体从指尖开始被一片片剥离,消散在虚空。明明意识还在,但连自己身在何处都无法回答出来。而他无力反抗这一切,唯有煎熬般等待着最后必然糟糕的结局降临。

视野中的光源越来越远,浓厚的黑暗和死寂覆盖了感官。

就像被沉重的石头压住,他成为了静静地躺在昏暗水底的空骸。

连时间感也彻底丧失,就这样清醒的,但也飘渺的,以内心残存的一丝希望为余粮,持续着无尽的等待。

 

 

沉默的黑暗之中,不知何时开始,似乎有什么在躁动着。

仿佛要将一切靠近的人都会吸入的黑色漩涡突然出现在这里。些许的变化,让和马的意识往那边集中了过去。

这都是发生在意识层的事情。被切断了一切与外界联系的他,就这样被扔在了连角落也不知道算不算的上的意识深处。

甚至,有时连自己的意识是否还存在,都令他怀疑。

那么这个漩涡又是什么?虽然和马多亏了他,才得以确认自己依然存在。

抱着一丝疑惑,和马慢慢向着那漩涡接近。

在他不断靠近的途中,剧烈的种种感情如同狂风一样迎面袭来,让他难以前进。黑色的漩涡大概就是这些东西的实体吧。

感情一点点渗进了和马的内心。

他感受到了,那是无止境的愤怒,怒吼着绝对不能原谅,近乎癫狂的执念和浓厚杀气。虽然对象并不是他。

猛烈到了这种程度,恐怕连这份感情的发出者自己都要接近崩坏了吧。

和马看着黑色漩涡的中心,皱了皱眉头。

但就在他决定转身离开的前一瞬间,某种潜藏在其中的不太一样的东西让他的表情产生了变化。

(……你、难道是……)

就是那一瞬间,让和马念头一转,决定去一探究竟到底。

因为,他隐隐听见了某人哭泣的声音。

 

 

本来和马与单位之间的羁绊,在刻印在他身上的基泽纹章完成的那瞬间就应该完全被斩断了。但不知为何,和马却在这里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绣有粉紫纹路的黑色法师帽,虽然怪异但能让见者一眼就联想到“龙”的形状,这顶帽子如今掉落青年身旁。有着鲜艳金发的青年并不像和马在卡片上看到的那样意气风发,而是正用双臂抱着自己的膝盖,蜷缩成了一团。

身着暗色服饰的他几乎溶解进了周围的黑暗之中。和马能毫无阻碍的找到他,正是因为他是那剧烈情感的源头。

(为了复仇我杀了那么多人……什么都舍弃了……但是……可是……)

愤怒,仇恨,在愈发靠近青年的同时,逐渐从原本的辛辣转变成了别的什么更为苦涩的感情。

(这一切都是假的……我……杀的都是无辜的人……杀人鬼……)

伴随着压抑的哭声,断断续续的话语逐渐传进和马的耳中。就算他并不清楚青年的经历,为何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但他的心也在隐隐被眼前的人刺痛。

因为和马能感受到,话语中那股后悔与青年止不住的泪水一同,彻底决堤了。

(努力全是白费的……大哥……我该怎么办……)

他在这里哭了多久呢。和马无声的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就这样望着他,脸上是平静的表情,但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对和马而言,青年本应永远是应在卡片上的、存在于自己想象中的那个威风凛凛的龙刻魔道士。他本应没有机会,也没有可能,去接触到身在另一个次元、另一个行星的对方的心理。

但现在,青年就在他眼前。直觉让和马肯定,这就是他本人没错。

而且比起真假,他更在意的是青年的精神状态。

和马微微闭上眼。再次睁开的时候,是做好了什么决定的眼神。

(卢亚德。)

他向青年一步步走了过去。

 

 

(……谁?)

本应空无一物的空间里突然有其它声音传入了耳中,卢亚德惊讶了一瞬间,抬头望见的是一个陌生的身影。

不算高挑、也看不出有多少锻炼的细瘦体型,看上去非常年轻;有些发卷的黑色短发中,在额间混入了一挑惹眼的白发。他淡灰色的双瞳正直直的与自己四目相对。

卢亚德一瞬间得出了这是个人类的结论。

但是,人类怎么会在这种地方?理所当然的,他的心中接着浮现出了这个疑问。

除了自己以外会出现在这种地方的陌生存在……恐怕,是与那个男人一伙的吧。卢亚德的脑中浮现出彻底丧失意识前,被带到某个阴森森的神殿的记忆。虽然当时完全处于混乱中,但那个男子诡异的笑容一直在他心头挥之不去。而且,这个人类还知道自己的名字。

想到这里,卢亚德看向人类少年的眼神中带上了一丝戒备。

(报上名字。)

面向走到只距离他一米远的人类,卢亚德条件反射地举起了他的右手。即使那只手如今已经没有被视觉上充满威慑力的龙鳞所覆盖——这里毕竟只是意识空间。

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敌对心,人类停在了原地。

(东海林和马。)

(……没听说过的名字呢。你是什么人?)

明明脸上的泪水还没完全擦干,但卢亚德依然用像要刺穿人的眼神盯着他。他还没有完全从混乱的情绪之中恢复过来,如果不是在意识里,这种时候四周的人突然被他撕了也不奇怪。

俯视着这样的他,人类少年和马无奈地耸了耸肩。

(嘛,你应该是没听说过我……不过我可是很熟悉你的。)

随后,露出了一个苦涩、但也无比温柔的笑容。那眼神,亲切的就像是看到多年未见的友人一样,充满了思念。

(因为对我而言,你是一直陪伴在身边的战友啊。)

卢亚德愣住了。因为会用这样的眼神看他的,迄今为止就只有他最珍重的那个人。

(可以在这边坐吗?)

明明嘴上还在询问,但和马已经毫不客气地以随便的姿势坐在了距离卢亚德有一定距离的地方。卢亚德咂了咂舌。

(我可是第一次见你,别跟我装熟人。)

确实,卢亚德的记忆里完全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人类少年。但即使他嘴上否认,但心里总有种不可名状的感觉。仿佛正如和马所说的那样,卢亚德曾经在什么地方与他并肩战斗过的,一种谜一样的联系感。

右手肘搭在右脚的膝盖上,左手撑着地面——在这种地方也不知道该叫地面还是什么,和马半耷拉着眼皮,仰头望着上方的漆黑。

(反正在这种地方也很闲……来聊聊天吧。)

不知道还有没有会离开这里的一天。干脆,就来讲讲我们各自的故事吧。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在这样的地方,他们对时间的感知都变得迟钝了。

不过,话题却一直都在进行着。

(等等,也就是说你……差点杀了不知火吗……)

(是这样没错。吓到了?对你们来说只是画里的人物,在我们的世界里都是活生生的存在的呢。)

(不不,这个我知道啊……)

两个来自不同世界的存在,在各自诉说着自己的故事时,卢亚德逐渐注意到了和马与自己的共通点。从知道不知火来看,他就是来自那个异时空凭依计划中提到的惑星E的生命了。

(好了,接下来该你了。不知火从你们那边离开之后呢?)

(喂,你刚刚只讲了两句而已吧。我可是讲了差不多一个月的事情啊?)

(要怪就怪你们那个连战斗都全靠卡片的世界不像我们这边富有戏剧性吧。我的两三天都比你的一周要过得丰富多彩。)

(……切。)

和马不服气但也懒得争吵,于是接着讲了下去。卢亚德把头靠在膝盖上,歪脸打量着他。事实上这里除了眼前的和马,也没别的值得他看的东西了。

当卢亚德知道自己是以卡片的形式与和马相连的时候,最开始他其实是很不屑的。但在和马一点点的讲述中,他才发现,这份原本他并没有意识到的羁绊似乎比他想象的要强烈许多。而且,两个世界重叠的巧合也太多。

虽然和马所说的大部分事情对卢亚德而言都是些琐碎的小事——毕竟那是他从没关心过的,另一个地方的一群他根本不认识的人的故事。但是,不知火的事情。齿轮编年史的事情。重叠的地方太多,已经不能是巧合两个字能解释的了。

两个世界间肯定是有什么联系的,而之后和马所说的“异界凭依”也完美地印证了他的猜测。这个词和他从时刻喷射展示的记忆片段里,那个叫伽斯提尔的男人所说的词完全一致。

(……结果达姆吉德那家伙,擅自把我弄上船后跟我对战……虽然最后输了也很不甘心……)

(你啊……之前拿着我输给了不知火那家伙就算了,接着又输给了不知道哪儿来的家伙?我在你手上的战绩这么差劲的吗??总觉得好火大。)

(啊啊啊真是的!我知道啦!)

面对卢亚德的牢骚,和马显得更为烦躁。揉了揉头发,他最后还是低下了头,无言的承认了。

(要是我再强点的话,也就不会输给混沌破灭以至于变成现在这样了吧……)

沉默了一阵后,和马才用很压抑的声音开口道。卢亚德能感受到他话语中的不甘和沮丧。

(……嘛。虽然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导致连复仇对象都找错了的我也没资格嘲笑你吧。结果还被真的仇人给算计了,变成现在这样。)

自嘲似的安慰了一下和马。原本还在为这件事深深后悔的卢亚德,在和和马聊了这么多之后,竟然也不知不觉间的能这样平淡地讲出口了,连他自己都有点惊讶。

或许是叫做东海林和马的少年的态度太真诚了吧,让卢亚德都不由的有些敞开心扉。

也或许是,他们处境一致导致的同病相怜也说不定。

人类东海林和马,与龙刻魔道士卢亚德,都被选为了破坏之龙神的容器。

 

 

沉默又持续了半晌。原本两个人之间的聊天,就一直是断断续续的,但这次的断开似乎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长。长到原本闭着眼睛听和马讲话的卢亚德都微微睁开,瞄了他一眼。

(话讲太多了吧……总觉得,好困。)

和马打了个哈欠,半眯上着眼睛。原本还坐的笔直的背也慢慢的因为困倦而瘫软了下去。

这并不是错觉。在两个人聊着天的过程中,他们各自视野中能看到的东西,也就是对方,都在逐渐变暗,与周围融为一体。

意识在消散。

两个人其实都察觉到了,只是很默契的都没有说出来。大概在完全看不到对方的那一瞬间,连像这样互相对话的状态也会消失掉了吧。

(虽然不是我愿意的……我也……)

卢亚德低声附和了一句。

(一起睡吧……这样你也不会那么孤单了。)

和马似乎靠了过来。虽然在这样的意识空间里本应不会有什么温感和触感,但卢亚德还是感受到和马抓住了自己的左手,以及从那里传来的一点热量。

连嫌弃他肉麻都懒得讲,卢亚德只是小声咕哝着。

(唔……这一睡大概再也不会醒了吧。也好…)

意识的消散意味着什么,他们都再也清楚不过了。

(反正我,已经不知道今后该为了什么而活了。就这样再也不醒过来好像也不差。)

破坏之龙神有何等强大的力量,光是他们靠自己的意志力也无法反抗这一点已经足够说明。而原本就已经陷入绝望的卢亚德,早早就放弃了反抗的念头。

但是,和马以加重力气握着他的手进行了反驳。

(不要放弃。为你着想的人,一定会来迎接你的。并且…我也是一样。)

话语里是满满的坚定。卢亚德不知道他的这股坚定为何而生,但在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脑海里不禁闪过了一些影子。

有着大浪卷金发的恶劣前辈魔女。白色长发的老练魔道士。笑的天真烂漫的单纯的花之公主。有着异色双眼和乌黑长发的温柔女性。来自未来的黑发青年。金色齿轮镶嵌在头侧的有些无机质的人偶少女。以及,无言的蓝色机械异形巨龙,和那头吵嚷嚷但也不乏可爱的蓝色机械小龙。

这些,都是他在旅途中所见的,所经历的,所积累的一点一滴。

在他一直以来坚信的事物已经被摧毁殆尽的如今,残留下来的就只剩这些琐碎的记忆。但是,这些他本认为根本无所谓记忆,现在却成为了他确认自己存在意义的最后一簇火。

接受吗?自己是为成为容器而生的这件事。

(可以绝望,但是绝对不能放弃……这是,他们告诉我的。)

带着笑意的话语,成为了和马传进卢亚德耳中的最后一句话。感受着手中的触感逐渐消失,卢亚德的意识也如沙尘般飞散在了虚空里。

不过,总觉得,好像稍微有点能释怀了……

 

 

“别放弃啊!放弃了的话,那就真的到此为止了!”

和马不知道这句呐喊在自己的脑海中徘徊了多久。虽然吵人,但是确确实实的抵达了他的心,并且支撑着他。

他也很想坦率的对卢亚德喊出相同的话。不过和马毕竟不是那个少年,结果最后还是选择了以符合自己的方式,来传达了这份意志。

这也是对你陪伴我一路战斗至今的报恩吧。和马不禁笑着想到。从在那个家里拿到你的那天起,一直。

所以,别再哭了。


==========END============



和马已经有了一群好伙伴,请之雾老师给卢亚德一个好结局。

卢亚德因为被复仇蒙住眼睛+是个没啥常识而且对知识的渴求高于一切的家伙而对别人对他的好意非常迟钝()其实莫尔菲萨、巴布德、欧格玛、艾莎、露姬雅、伊尔德纳、乌璐璐、时喷和小龙,应该都是在关心他的呢……太笨拙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