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SINoAlice/死亡爱丽丝】冲动篇-白雪公主(SnowWhite)线剧情翻译

跟之前一样,还没有带上第五节_(:з」∠)_



===========================================

SnowWhite(正义)


第一章

1-1

Snow认知到了。

一望无际的黑色的黑暗。

在被染红的雪中。

看到了自己应该前进的道路。

聚集起细碎的纸捻

编织成一体的格林兄弟。

应做之事唯有复活有恩的主人这一项。

在这个愿望面前,即使

需要无数的牺牲

她也会前进。

将阻碍这个使命的事物,

尽数践踏。


1-1战斗中对话

Snow:我会沿着这条道路前进,一切都是为了主人

Gishin:对!对!你是正确的!

Anki:杀了碍事的家伙!剁手!

 

1-2

性命根本不足惜。

因为一切都是为了主人。

 

1-3

剥夺他人性命的沉重。

绝不能被此击垮。

 

1-4

折磨内心的悲鸣。

然而绝对不能回头。

 

1-5

只要坚信自己的想法,

即使身在污泥之中,

也能成为比任何人都美的花朵。

 

1-6

疼痛,苦闷,烦恼,忧虑。

没有空闲去搭理这些东西。

因为一旦后悔,一切就会回归于无。

 

1-7

决意坚定不移。

内心动摇不定。

只是一味的剥夺着性命。

前进。前进。前进。前进。

 

1-8

尊敬,崇拜,恋慕,爱情。

好意,恋慕,慈悲,体谅。

若是为了见到您,

倾尽一切也仍然不够。

 

1-9

这份思念能够抵达吗?

这个愿望能够实现吗?

啊啊,但是请不要倾听这呐喊。

 

1-10

不论要斩开什么,

不论要屠戮何人,

我也要前进。

必须得前进。

胸口中寄宿的决意

化作神圣的光芒

一直照耀着前进的道路。

所以,我的主人啊。

还请您现在稍作等待。

我一定会救出您的。

 

1-10战斗中对话

Gishin:好强,Snow真的好强!

Snow:不是强大,我只是知道。我的行为没有错

Anki:恩,没有错!没有!有!没有!

 

白色的头发浸入鲜血,

白色的长裙染成赤黑。

将将死的噩梦的心挖出

Snow前进着。

阻止自己复活主人的事物。

那全是邪恶的事物。

要问为何,

因为她没有错。

正义

那是寄宿在Snow之中的,无慈悲的火。

 



第二章

2-1

正确的人无法被阻止。

正确的人无法被惩罚。

正善之刃即为光,

正善之铁锤即为秩序。

所以在正义之名下。

献上无数的性命吧。

复活我的主人,

那正是我的正义。

 

2-1 战斗中对话

Gishin:Snow在迷茫?

Snow:为了什么?道路?还是想法?那才是愚问,我不会迷茫

Anki:对啊snow是正义

Gishin:对!是恶就要杀。剁脚!

 

2-2

道路被雪所覆盖。

但不会有任何迷茫。

因为正义之光照亮着前进的方向。

 

2-3

啊啊,多么丑陋啊。

啊啊,多么可悲啊。

所以将这生命夺走吧。

以一瞬的疼痛换来永远的安详。

 

2-4

尽情地挥动着武器。

飞散的赤红让双眼缩紧。

内心纹丝不动。

这就是正确的证明。

 

2-5

即使无法得到任何人的理解,

受到了大家的责难,

也不会停下脚步。

只要还有那唯一的愿望存在。

 

2-6

在暗黑之中浑身是汗的醒来。

刚才响起的是谁的悲鸣?

不是我。不可能是我。

因为我是正确的。

 

2-7

每当打倒,每当剥夺,

抑制住的感情都发出悲鸣。

但是她强硬地压下了。

与重量一同沉没吧。

 

2-8

做梦了。

那是温和而芳香的。

甜蜜而腐朽般的美。

若是没有醒来的话就会被抓住。

 

2-9

恶梦来了。

逃走,奔跑,奔跑,逃走。

为了不被污染。为了不被侵犯。

为了您,保持着美丽。

 

2-10

这是什么?这是我。

你是谁?我是你。

扭曲了思念

愿望背道而驰

我(你)的姿态。

来,吃一口吧。

名为苹果的毒。

名为正义的独善。

这是

另一个的

Snow的故事。

 

2-10 战斗中对话

Snow:那个噩梦是我……吗?

Gishin:但是那是恶哦?不是正义哦?

Anki:碍事的家伙要砍头!

Gishin:是吧?呐……Snow?

 

被堕入黑暗的自己的血

沾满手脚,浸染脸颊。

你扭曲了什么?

你做错了什么?

回应疑问的不是话语,

只有哄笑在回响着。

Snow认知到了。

被正义所照耀的自己的脚边。

但是那,

时常会是深渊边的悬崖。

 



第三章(Alice与SnowWhite的交错故事)

3-1

唯有战斗在飞舞的荒芜空间,Library。

在以为除了自己以外全都是怪物的地方,

少女们邂逅了。

被生所束缚的Alice。

被正义所囚禁的Snow。

她们

在相遇的瞬间就理解了。

互相之间的想法无法通融。

并且……为了复活作者,

必须要将眼前的少女杀死。

 

 

3-1 战斗中对话

Snow:只以个人的动机,想要复活作者……

Snow:就因为那种自私的理由夺走他人的生命……

Alice:你不会明白的。

Alice:被那种自私的“正义”囚禁的你。

Snow:……人,必须要正确才行。

Alice:和我无关。

 

3-2

(Alice)

你所宣扬的正义,

并不一定是大家的正义。

 

3-3

(Snow)

全体为个人,

个人为全体。

那才是应该完成的正义的世界。

 

3-4

(Alice)

这个世界错了。

你也是,我也是。

 

3-5

(Snow)

世界若是错了,

就应该以正义将其修正。

即使那是,荆棘之路。

 

3-6

(Alice)

我会拯救我所相信的人。

那就是,对我而言的正义。

不会让别人来决定。

 

3-7

(Snow)

……我不会怀疑自己的正义。

要问为何,因为,

那就是我的一切。

 

3-8

(Alice)

我很弱小。所以,

正义可能对我来说很耀眼。

 

3-9

(Snow)

为了实现大的正义……我,

有弄脏这双手的觉悟吗?

 

3-10

“我无法原谅

因为你这种自私的理由而生存着。

但是,这个世界还有必须要打倒的

更甚的巨恶存在着”

Snow苦恼地呢喃着。Alice说道。

“我不想与你这样的伪善者

一起行动

然而,没有为了目的

而选择手段的从容了”

两个人互相背靠背,

冲杀进了噩梦们的大群之中。

 

3-10 战斗中对话

Snow:与别人一起战斗……也不坏。呼呼呼……

Alice:……有什么奇怪的?

Snow:明明坚信着什么,却一直在不安。

Alice:我只会战斗下去。

 

最后一击。

敌人的呻吟纤细而高昂的延展着。

那仿佛

就像是人类的歌一样。

结束战斗的Snow眯眼轻声说着。

“我们已经被逐渐拖入黑暗之中了……”

这句话的意思

Alice仔细回味着一般理解了。

两个人分道扬镳。

没有眼神的对视。

没有分离的告别。

 



第四章(SnowWhite与Cinderella的交错故事)

4-1

纯白的正义与

黑灰的卑劣。

相性实在是最糟糕,

令人捧腹的完全相反。

Snow的眼中浮现出厌恶,

Cinderella的嘴角染上了嘲笑。

无法原谅。想要杀掉。

想弄得乱七糟八。想修正。

为了复活作者

被这欲望的真棉所包裹,

两人的视线交汇了。

那是绝对无法相互理解的

厌恶的同盟。

 

4-1战斗中对话

Snow:我会赌上这条性命,拯救我的主人。

Cinderella:嘿,真是条便宜的命啊

Snow:和你联手,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

Cinderella:真巧,我也是这么想的。

Cinderella:再继续一起的话,就只能厮杀了。

Snow:与你不合。

 

4-2

(Snow)

以自己的事情为中心,

连主人都要当做道具

我无法想象。

那个人错了。

 

4-3

(Cinderella)

将自己的善强加给别人

想必是心情很舒畅吧?

呐,涂满伪善的纯白公主大人。

我想要玷污你。

 

4-4

(Snow)

想修正那扭曲的笑容,

想修正那嘲笑的眼神,

想修正那辱骂的嘴舌,

想为她指出正确的道路。

 

4-5

(Cinderella)

想击溃那正直的双眼,

想扭曲那整洁的嘴角,

想把那清廉的脸弄得一团糟。

啊啊——多么甜美的愉悦啊!

 

4-6

(Snow)

如果说修正有错之人

也是正义的责任的话,

那我就成为她的引导者吧。

 

4-7

(Cinderella)

引导者?

那能不能拜托你呢。

我会诚实的,有礼仪的,顺从的回应的。

因为想看到被背叛的时候的你的表情啊!

 

4-8

(Snow)

难以原谅的卑劣。

难以容忍的扭曲。

在正义的面前——想要斩落她。

 

4-9

(Cinderella)

你那是私怨。那里没有正义。

所以要是杀了我的话

你的正义就会死掉哦?

如果那样也行的话,来吧,这颗头请拿走?

 

4-10

啊啊到极限了!

会先这么说的是哪一方?

相信自己的正确的公主大人

斜眼看着这世界的灰姑娘

哪一方先都没关系。

只要能相互厮杀就好了!

但是这是很不走运的。

噩梦出现了。

啊啊,多可怜啊。

为什么?

因为正好能把打倒的理由迁怒到它们身上啊!

 

4-10战斗中对话

Snow:我想现在立刻肃清你。

Cinderella:不对吧?是因为火大才想杀,对吧。

Snow:你这个人究竟要到什么程度!

Cinderella:是是。所以?敌人要怎么办?

Snow:肯定是要打倒!

 

迁怒于可怜的龙。

撕得稀碎,用长枪穿刺,

狂乱的刺杀!

讽刺的是,Snow和Cinderella的攻击

无比的合拍。

在旁人看来仿佛是亲友一般。

所以Snow的厌恶

累积的越来越深。

所以Cinderella的愉悦

变得越来越扭曲。

正义与卑劣。

那是绝对不会相交的

镜中相对的两个人的故事。

==================END=====================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