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八方旅人/更新中】阿芬(药师)线party对话整理

因为游戏里无法回顾party对话,所以特意整理出来并且加以翻译。

 ※转载请注明出处。

对话按照触发时间进行排序。


目前第二章已更新完毕。


===============================

第二章


【第一段剧情结束后触发:阿芬&翰伊特】
翰伊特:……你很擅长应对孩子呢。
阿芬:是吗?我也没想太多。因为经常在村子里和孩子们玩啊。
翰伊特:原来如此,是习惯成自然吗,难怪。能让孩子露出那样的笑容……简直就像魔法一样。
阿芬:很简单哦?只要笑就行了。这样的话,对方也会笑的。
翰伊特:……是这样吗?
阿芬:真的真的!好了,来试试吧,像这样!
翰伊特:……这、这样吗……?
阿芬:哈哈哈哈哈!虽然有点生硬,但这样就好!大人不笑的话,孩子们就会不安。笑容可是很重要的哦!
翰伊特:是吗……你还真是个了不得的家伙啊。


【第二段剧情结束触发:阿芬&欧贝里克】
欧贝里克:嚯,看来是技术相当不错的药师啊。
阿芬:哦呀,欧贝里克大叔,我可不会输给对方的哦?
欧贝里克:哈哈,这我知道。虽然不是要论胜负,但这份不服输的精神我尊重。和那样的同行相遇,也时常能带来好的刺激。这是在剑道上常有的事。
阿芬:大叔也有不想输的对手吗?
欧贝里克:……是啊,那是现在的我的基石。与剑不同,药使人生存下去,技术好的药师有多少都可以。
阿芬:哦,对呐!我要继续磨练技术,尽可能的救哪怕更多一个人!
欧贝里克:好,就是那个气势。


【第三段剧情结束后触发:阿芬&塞拉斯】
塞拉斯:你真的是很热衷于学习呢。
阿芬:当然咯?我还有很多很多不知道的事情呢。就连每天晚上通宵学习都不够的程度……如果要成为不论是怎么样的伤势和疾病,都能治好的药师的话呐。
塞拉斯:恩,这份热情正是你的原动力呢。即使能汲取知识,热情也不会止步于此。你已经获得了学习所需要的最为重要的事物。
阿芬:是、是吗?虽然我没这自觉……
塞拉斯:像这样学下去的话,是你一定能成为最棒的药师的。
阿芬:嘿嘿嘿,总觉得有点害臊啊……但是,谢谢啦,老师!我有干劲了!


【第四段剧情结束后触发:阿芬&托蕾莎】
托蕾莎:呵呵,真漂亮啊,那个贝壳。
阿芬:嘿嘿,艾琳真温柔呢。
托蕾莎:……姆姆,稍等,能让我好好看看吗?
阿芬:……?
托蕾莎:这个贝壳,难道说……
阿芬:哦哦,稀有的贝类之类的吗?帮我鉴定一下哦,托蕾莎。
托蕾莎:唔姆唔姆……这、这是……!
阿芬:……!
托蕾莎:普通的贝壳而已呢。
阿芬:……
托蕾莎:但是,凝结着许多感谢的心意。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宝贝呢!
阿芬:哈哈哈!这话说的没错,谢啦,托蕾莎。
托蕾莎:呵呵,要珍惜哦。


【boss战结束后:阿芬&特利昂】
特利昂:……那个女人,你打算怎么办?
阿芬:……恩?之后就看她在牢房里怎么反省自己了吧。
特利昂:可我觉得她不是扔进牢房这种程度就会反省自己的女人。
阿芬:不,这可说不准呐。看她的样子也已经挺见成效的了。
特利昂:……这是怎么回事?
阿芬:シトゲ草(死棘草?)有副作用的哦。要怎么说,罪恶感之类的?会有这样的感觉在心里涌现,然后还会做很恐怖的梦哦。
特利昂:所以她才在呻吟啊……
阿芬:嘛,虽然在梦里接受教训之后,就不是我的范围了。现在她肯定在感受着足以让她发自内心反省的恐怖吧。
特利昂:……那,就行。
阿芬:难道说,你是在担心我?
特利昂:……单纯的忠告罢了。


【二章结束后触发:阿芬&普莉姆罗泽】
阿芬:……
普莉姆罗泽:啊拉,在哭吗?阿芬。
阿芬:啊……怎么可能啦!这是、那个……汗啦!流进眼睛里了,可恶……
普莉姆罗泽:……阿芬,哭并不可耻哦。那些孩子,是那么仰慕你。你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好父亲的。
阿芬:噗!?
普莉姆罗泽:呵呵,那个贝壳,要珍惜哦。
阿芬:……啊啊,是呢。……啊,可恶,汗水又……
普莉姆罗泽:呀嘞呀嘞……

【二章结束后触发:阿芬&奥菲莉娅】
奥菲莉娅:阿芬先生,真是太感谢您了。
阿芬:……恩?感谢什么?
奥菲莉娅:治好了弗琳酱。
阿芬:你在说啥啦,奥菲莉娅。帮助痛苦的人不是当然的吗?
奥菲莉娅:呵呵,那是您的温柔啊。是很特别的事情哦。
阿芬:喂喂,差不多就行啦。被那样说的话会觉得很痒的!
奥菲莉娅:……诶?
阿芬:一被夸的话,屁股四周就总会……
奥菲莉娅:呵呵,是吗。那我还是不要太打搅您了。
阿芬:不,也没打搅啊……啊啊,痒……


======================

第三章

等待更新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