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八方旅人/更新中】塞拉斯(学者)线party对话整理

因为游戏里无法回顾party对话,所以特意整理出来并且加以翻译。

 ※转载请注明出处。

对话按照触发时间进行排序。


目前第二章已全部更新完毕。


=======================

第二章


【第二章第一段剧情结束后主城内触发:塞拉斯&奥菲莉雅(神官)】

奥菲莉雅:塞拉斯先生,刚才的信是?看您露出了相当奇妙的表情……

塞拉斯:啊,那个吗?里面写了要注意女性的内容。
奥菲莉雅:……诶?
塞拉斯:不,不是的,不是的!因为很容易被误解与女性之间的关系所以要注意,里面写的是这样的内容。
奥菲莉雅:确实,像塞拉斯先生这样充满智慧的人也是非常有魅力的——
塞拉斯:此言差矣。有魅力这种词汇应该是用来形容你这样美丽的女性的。
奥菲莉雅:……那、那个……
塞拉斯:恩?
奥菲莉雅:难道说……您在这方面?
塞拉斯:……?我只是把我想到的说出来而已啊。难道不应该像这样传达给自己认为美丽的人吗?
奥菲莉雅:是、是的……以塞拉斯先生的情况来说的话……
塞拉斯:唔、唔姆……这还真是道难题啊。


【第二章第二段剧情结束后触发:塞拉斯&普莉姆罗泽(舞娘)】
普莉姆罗泽:……塞拉斯,你打算解开这个谜吗?
塞拉斯:普利姆罗泽君,将答案找出来是我的乐趣所在。
普莉姆罗泽:呀嘞呀嘞……学者们的性格还都真麻烦啊。
塞拉斯:麻烦的性格?这是怎么回事,普莉姆罗泽君。
普莉姆罗泽:每当眼前出现问题的时候都会想解决,简直没完没了吧。有不懂的事情不也挺好吗。毕竟人生苦短,就别这么贪婪了。
塞拉斯:唔姆,现实主义者不适合成为学者吗……我喜欢你这种直爽的地方。率直的话语也有美丽之处。
普莉姆罗泽:嘛,这是老师该说的话吗?
塞拉斯:……?什么话?
普莉姆罗泽:……
(普莉姆罗泽:是无意识的啊……该说你是自作孽还是什么呢……)


【第二章第三段剧情结束后触发:塞拉斯&托蕾莎(商人)】
塞拉斯:……
托蕾莎:老师……?
塞拉斯:……
托蕾莎:我说塞拉斯老师!
塞拉斯:……哦呀,托蕾莎君。怎么了,这么大声?
托蕾莎:我拿了甜品过来,但是您一直在沉默着思考什么…
塞拉斯:哈哈,抱歉。我有一旦集中注意力思考问题,就会忘我的习惯。以前,还发生过我在读书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到邻居家起火了这种事情。
托蕾莎:好、好厉害的集中力……总而言之!思考过头很危险的哦?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即使在城里,还是请多加注意啊。
塞拉斯:哈哈,我会留意的。谢谢你,托蕾莎君。……
(塞拉斯:虽然你在交易的时候也有着惊人的集中力呢……)


【第二章第三段剧情后进入新地图触发:塞拉斯&特利昂(盗贼)】
特利昂:……这个下水道,有人出入过的痕迹。
塞拉斯:果然如此吗。
特利昂:……带泥土的足迹粘在了地板和墙壁上。这泥还没干,看上去很新……
塞拉斯:……原来如此啊。你的意见非常有帮助。但是真是让人佩服,在这么细节的地方如此有眼力。
特利昂:……无论什么事,都有经验和习惯。……嘛,虽然我也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帮上你的忙。
塞拉斯:也就是说,你的体验也是学习的成果。而体验最终会化作技术。哦呀,不是聊这些的时候了。关于这件事,之后再来讨论吧。
特利昂:……不,我就免了。跟你聊天总会久的不行,难受。
塞拉斯:……
特利昂:你在意?
塞拉斯:……稍微,吧。


【第二章boss战结束后触发:塞拉斯&阿芬(药师)】
阿芬:……
塞拉斯:唔姆,阿芬君,你看上去心情似乎不太好……
阿芬:……没什么。
塞拉斯:看上去不像这样,我很担心。
阿芬:……因为,您也看到了吧?那些牺牲了的人们……把人当成仪式的……道具一样来使用……!
塞拉斯:知识根据使用者的不同,能成为便利的道具,也能成为凶器。是以使用者的资质决定的,也就是心的资质。像你这样的人,正是最被期望去钻研知识的类型呢。
阿芬:别这样,老师。我光是做药都已经忙不过来了。啊啊胸口闷的要死……我稍微去洗个脸。
塞拉斯:阿芬君,这个给你。
阿芬:手帕?……谢啦,老师。
(塞拉斯:……呵呵,我也被你教会了不少哦。)


【第二章boss战结束后触发:塞拉斯&翰伊特(猎人)】
翰伊特:说到山羊……野生山羊的狩猎方法稍微有些特别。
塞拉斯:嚯嚯……真让人感兴趣。
翰伊特:山羊的毛和皮很重要,所以不会使用弓。为了尽可能让毛和皮不受到伤害,就要使用陷阱。
塞拉斯:唔姆唔姆……
翰伊特:将它们逼进落穴或者网,无法动弹之后再解决掉。
塞拉斯:根据猎物不同,狩猎方式也会改变……真有意思呢。
翰伊特:无论何事,都有合适的手段。谁会吃沙拉用勺子,想喝汤却用叉子的?
塞拉斯:……好例子,确实很能接受。你有教育他人的才能呢,有没有想过试试当教师?
翰伊特:我当教师?……不,还是算了吧。
塞拉斯:恩,这是为何?
翰伊特:感觉不会比狩猎更有趣。
塞拉斯:是吗……那真是遗憾啊。


【第二章结束后触发:塞拉斯&欧贝里克(剑士)】
欧贝里克:……
塞拉斯:哦呀,这是怎么了?突然表情变了……
欧贝里克:别停下脚步,也别回头,就这样听我说——刚才,我感觉到有人的视线。
塞拉斯:视线……吗。您都这样说的话恐怕就不会是错觉了呢。
欧贝里克:那么,要如何是好呢……
塞拉斯:还看不出对方的意图何在,要抓住他强行问出来吗……
欧贝里克:失败了的话会很麻烦,对方也会加强警戒吧。
塞拉斯:那么,选择就只有一个了。
欧贝里克:嚯?你打算怎么办。
塞拉斯:就先装作没有注意到继续行动,等待对方表态吧。
欧贝里克:是吗,既然你这么说……但是,被盯上的人是你,可别忘记了。
塞拉斯:呵呵……欲制敌,必先知敌啊。
欧贝里克:真是的,该说你是胆气过人,还是没危机感……


============================

第三章(等待更新)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