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惑星库雷物语】在绿之国(綠の国にて)

【库雷物语】在绿之国(綠の国にて)     17年1月号




作者:ノ霧 / 译:红石





“……阿嚏!”

冬——落下并堆积在一起的雪,将大地染成无尽的白,这是个让世界从美好过渡到严酷的季节。

“呼~好冷啊……”

平时都是被鲜亮的绿色所点缀的“永生蜜酒”,在这个时期也会改变它的姿态。

大部分的植物都凋零了花朵,它们的生命开始为了下一个世代做准备。虽然也有在冬天发芽的种子,但与其他季节相比,果然还是少之甚少。不过,在这个被染作雪白的季节里,这片绿色大地上的温暖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但是,果然景色很棒啊……阿嚏!”

“艾莎”为了能在被其他人印上足迹之前,用自己的眼睛看看今年最早的银白世界而特意早起了,可她毕竟是从花之因子中诞生的植培种。所以不例外的,她也非常怕冷。

“要是带了上衣来就——”

“公主大人,上衣的话这里有。”

在第二次打喷嚏到发抖后,她的眼前递来了一件看上去很暖和的上衣。

“哇、谢谢……诶?”

“请您快穿上吧,因为这里相当冷。”

“啊,安提洛!?”

“是!铳士安提洛在此。”

青年没有在意膝盖会被打湿,直接跪在了积雪的地面上。他是艾莎和她家附近一带负责警备的花之铳士中的精锐,“铳士警备队”的一员

“不,不是这个意思……你是什么时候?”

近几年来发生的两起大事件,“暗影骑士团的叛乱”、“时空异变”,艾莎作为在每个事件中都留下了一定功绩的人,如今已经被作为国家的重要人物对待了。关于警备队,虽然她用“我有很可靠的侍女们啦”为由拒绝了好多次,但还是被某位旧识的圣联骑士以“还是有警备会比较好“所说服,于是在差不多两个月前,警备队的就任就一步步的得到许可了。

“是!从您离开宅邸开始。”

“那不就是一开始就在吗!”

“是!从各种危险之中保护公主大人,是警备队的使命……因此这是我个人的愿望。”

“唔……我知道啦抬起头来吧。我准备回去了,安提洛也早点回去比较好哦。”

“那可不行。若是公主大人在回去的路上被恶汉袭击了要怎么办?”

铳士警备队的队长“米亚·丽塔”是位性格开朗的不像一队之长的女性。因为她,对警备这种词有着死板印象的艾莎也稍微放心了点,然而被安排负责艾莎贴身警备的安提洛却是和米亚·丽塔性格完全相反的、超级一板一眼的类型……虽然不是故意要说难听的话,但他简直是个不懂通融为何物的耿直人。

“那,至少请待在我看得到的地方。突然出现的话会很吓人的…”

“是!”

继续再对话下去也不会很顺利的吧。艾莎这么想着,开始走上返回宅邸的路。在抵达宅邸途中,安提洛的脚步声一直在她身后保持着一定距离。那就算是被护卫的本人也没法松口气吧。

“那么公主大人,我就先回警备队休息室去了,如果有事请立刻传唤我。”

“唔、恩。”

(呜呜,真想要自由啊……但是本人也没有恶意,好难说出口……)

到了宅邸,艾莎确认安提洛已经回了休息室后,趴倒在了自己房间里的床上。

 

 

——轰轰轰轰轰轰!!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轰声冲击了难得能在自己房间里老老实实待上半天的艾莎的鼓膜。那是在战场上并不少见的、通过炸药或魔法之类的大作用力引发的爆炸声。

“什么,怎么了!?”

自己的房间是不需要警备队的唯一能好好休息的地方。虽然并不是在自己的房间引起的爆炸,但这还是让能够暂时从压力中解放,好好放松的她感觉有些受伤。艾莎狼狈的让人没法想到她是个跨越了众多修罗场的战士。

“不用这么慌张也没关系啦。好像是在港口偷渡入国的人暴露了。”

“偷偷偷偷渡入国的人?!”

“都说没事啦。刚才安提洛大人传来的报告说已经完成镇压了。虽然好像爆炸了搞了不少事儿的样子。”

“爆爆爆爆爆爆炸!?果然!”

“哈……就算说明了似乎也还是没冷静下来呢。那么。”

在完全失去冷静的艾莎面前,莲花女温柔的用手指弹了一下自己帽子上的睡莲花。然后…

“爆爆……啊,真香~”

“最开始这么做就好了啊……”

看着一下就冷静下来了的艾莎,优秀的侍女长没有隐藏疲劳的松下了肩膀。

“那个,也就是说捣乱的人被警备队的大家抓住了,对吗?”

“是的,正是这样。”

“这样啊。那我也去看看好了。”

“哈?”

“可能会有伤员出现啊。”

“不行的!那可是偷渡入国的人啊!找到了一个的话说不定还有好几个的可能性,所以不行!太危险了!不行!”

面对毫无危机感的艾莎的发言,这次轮到莲花女慌张了。她的说法,让艾莎露出了困惑和苦笑的表情。

“那又不是害虫啊……”

“总而言之就是不行!今天一天禁止外出!”

“诶——”

“真是的,您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论什么事儿都没头没脑的冲进去啊。听好了哦?艾莎大人现在可是作为国家的要人在被对待哦?今后也请稍微有些自觉——”

回头的莲花女眼前一个人也没有。再往前看,是被风吹拂的窗帘和打开了的窗户。并且,刚才艾莎还在的地方,还掉落着大朵的花瓣。

【我出门啦——】

“哈啊啊啊啊啊……那位大人……!”

进行了这几天以来最深的一个深呼吸,莲花女开始准备去追赶艾莎了。

 

 

在毫不留情的爆炸声把艾莎难得的休息时间搅和了的前一点时间,“永生蜜酒“的港口停泊着巨大的船只。扬起的船帆表明了它是来自友国,圣域联合王国的。因为从船上下来的都是些年轻的魔术师穿着的人,所以他们都被认为是来“大自然”综合大学进行短期留学的学生。学生们的服饰以白和青为基调,给人清廉的印象。但是在其中有一个非常扎眼的青年。只看他的外表的话,也不过是会让人有“嘛,很有个性的人”这种程度的惊讶而已。然而…

“喂,你!请等一下!”

没想到青年居然在入国审查官面前想直接通过。或许是没注意到被叫到的人是自己,也可能是故意无视了,他就那样坦然的向前走着。

“站住,你这家伙!都说停下来了啊!”

被审查官附近的士兵抓住了肩膀,青年终于停下来了。他回过头来的表情,就像是在说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困惑表情。

“……刚才开始好像有在叫谁,难道是我吗?”

“除了你还能有谁!”

“抱歉。因为没有叫我的名字,所以没注意到。”

“鬼知道你这家伙的名字啊!可疑的家伙!”

“也是啊。”

这么说着,青年开始转身往回走。那样的姿态,让士兵没由来的退缩了。虽然略显纤细,但他的身高比起身材高大的士兵都还要高;加之他还带了一顶长长的帽子,使他的身高看上去比实际身高还要高大;另外,包裹了他全身的黑色服饰,给人一种怎么看都不像是从被称为圣域的国家来的人的异样感。而青年并没有在意士兵们这样的心境,竖起大拇指指着自己,报上了名号。

“我叫卢亚德,是暗影骑士团的魔道士。叫人的时候清楚地喊名字会比较好哦,大叔。”

说着“拜了”然后轻轻拍了拍士兵的肩膀,卢亚德再次意气风发的迈出了脚步。

……本着怎么可以这样简直无法原谅的心态,卢亚德转眼之间就被包围了。

“抓、抓住他!可疑的家伙!”

“搞什么鬼啊……”

没有半点要道歉的意思,卢亚德一脸不耐烦的挠着后脑勺。

 

 

“呜哇啊啊啊啊……”

并不觉得自己有错的卢亚德,当然不会老老实实束手就擒。他只凭自己的一只手,就将步步紧逼的士兵们悉数打乱了。卷起的冲击使包围着他的士兵们被风压击飞、路面上产生了无数的龟裂。

“社么、这家伙的魔法……!?”

“龙、龙的手腕!?”

亲眼目睹了从未见过的、给人以不详印象的“龙刻变化(DragShift)”之力,混乱在士兵间扩散开来。使用着不知其究竟为何物的魔法的卢亚德,面对他的恐惧不断传染,使能够秉持着战意与他对抗的人瞬间剧减。如果能就这样拖延着敌人的话,那卢亚德就应该能成功离开了,而这时……

“在这里!”

“我已经明白状况了。之后交给我,你们去队长那里吧。”

“是!”

被卢亚德悉数卷到远处的人群都眺望着他,而在这些人之中,一个男人飒爽的走了出来。他猎鹰一般的锐利视线从未离开过黑衣魔道士的身上,男人毫无半丝懈怠的拔出了剑。

“你就是引起骚动的源头吗。”

“源头……我只是搭了一艘看上去还不错的船,然后到了港口后下来而已啊。”

“偷渡吗。哼,真是完美的犯罪啊。”

走上前的男人——铳士安提洛,就像看着污秽的事物一般眯眼看着卢亚德,说出了近乎侮辱的话。虽然本意是挑拨,但卢亚德却表现出了与他预想中截然不同的反应。

“诶,等等,这是犯罪吗?”

和刚才被卢亚德拍了肩的士兵一样,安提洛一瞬间无语了。马上,他的脸就因为愤怒而染上了赤红。

“当然了!你是打算愚弄我吗!”

“不,抱歉啊。我是真的不知道……饶了我吧。”

卢亚德老老实实的低下头。但是,对于认为卢亚德只是把自己当白痴耍的安提洛,这种态度只能起到完全相反的效果。

“……那,不可能!”

话还没说完,安提洛的剑就已经以卢亚德的脖子为目标刺了过去。

“好危险……”

扬起变化了的左腕,本打算轻轻松松接下着攻击,但被弹开的剑尖划过了卢亚德的脸颊,一道血痕立刻浮现。

“犯罪者……我会让你受到相应的惩罚的。”

“多说无用吗……没办法了。”

“接招吧!”

魔法使用者战斗方式多是以中远距离炮击为主,大多数的魔道士都对近距离战斗很苦手。安提洛也是,看到了他那身魔道士的打扮后,贸然判断对手不擅长接近战而发起了突击。而实际上,卢亚德接下了所有斩击、避开了致命伤,不过,虽然是无法杀死他的冲击,但细小的伤痕确实的在他的衣服和肌肉上增加着。

“虽然你似乎使用着什么奇怪的魔法,但要是以为这种程度的威胁就能让我胆怯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威胁,吗……”

这句话,让卢亚德的眼神变了。

“这样就结束了!”

安提洛的剑刺中了卢亚德的腹部……看上去是这样。

“什……!?”

提高了声音的是安提洛。在他看向的地方,是剑尖惨遭折损的爱剑那狼狈的样子。

“抱歉了,可以的话我本来是不想伤人的。”

在深深隐藏著双眼的帽檐下方,卢亚德用双眼渺视着。

“但要是你小看这份力量的话,我可不会当做没听见。”

看见那细缩的瞳孔,安提洛反射性的想到了某种生物。

(这个男人的眼睛……简直是龙的——)

“现在开始我要认真了。因为我无法放水……给我做好觉悟啊。”

“咕……!”

将折断的剑挡在身前,安提洛意图保护自己。但是,就算他自己也知道这是无意义的行为。可是这种距离上根本无法回避。意图近身战的判断反而将自己逼入了险路。

(这一击、要是我没法用剑接下来的话……就会被干掉……唔!)

然而……

“咕啊!!”

突如其来的,卢亚德就倒在了地上。在他身后的是一位像是铳士的女性身影。卢亚德的手腕被她扭住,另一只手中拿着的浅桃色刀刃架在了他的脖颈上。

“请老实一点。再继续闹事的话,你的头就会被砍掉了。”

女性就这样压制住倒在地面上的卢亚德,并踩住了他的背。虽然她和卢亚德有着相当的体格差距,但看不出她拥有特别强大的力量。

“切……可恶……!”

但是,卢亚德无法解开她的拘束。不仅如此,他越是用力的话,手腕就会被扭的更厉害。毫无疑问这是什么地方的格斗术……而且她还是相当熟练的那种。

(不好、会断掉……!)

“迈拉~!好快啊~!”

在卢亚德做好手腕被扭断的觉悟时,一个与场面气氛很不相符的声音在港口响起。

“……米亚。事情已经解决了,赶紧拘束他。”

“是是,多谢你这么快搞定啦。虽然有点太粗暴了。”

“哪里?”

“不不,并没有…”

跑到港口来的是一位有着纯白头发的女铳士。看到她的时候,已经僵硬的安提洛终于回过了神。

“米亚·丽塔队长!”

“安提洛也辛苦啦。”

“不,我什么都……全都是迈拉大人的功劳。”

“才没这种事啊,我们都迟到了。多亏你拖住了他呢。”

听到米亚·丽塔安慰的话语,安提洛的表情有些扭曲。若是她和被她召唤的铳士“迈拉”再晚一点到达的话,他就会败北,而自己的这副丑态就会在众人面前展露无遗也说不定。这么想着,他也难以坦率的接受任何替他开脱的理由。

“唔~恩……嘛也好啦!赶紧把他绑结实吧!”

没有注意到安提洛烦恼的内心,米亚·丽塔拿出了绿色的像绳子一样的东西。那是在“永生蜜酒”作为绳子的替代品被使用的魔法植物“土精藤蔓(gnome vine)”。

“卷啊卷啊~好嘞。”

卢亚德全身转眼就被米亚·丽塔绑了个结实。虽然卢亚德打算趁迈拉离自己远了一些发动魔法……

(无法发动龙刻变化……这些藤蔓,施加了什么魔法吗。)

无法使用魔法,附近又有迈拉在。并且米亚·丽塔这个恐怕相当有实力的人也在注意着自己,冷静分析了现状。

(现在只能老老实实的,等待逃跑的机会了,吗……可恶…)

带着非常不愉快的表情,卢亚德强迫自己接受了现状。

 

 

“永生蜜酒”唯一的监狱“除障白境(ViskamAlva)”。在巨大的树枝上寄生的巨大植物延伸出好几条藤蔓,所到之处产生了像是牢房一样的构造,简直就是天然的监狱。越往中心走,藤蔓的缠绕方式就变得越复杂,因此越是重罪或危险的任务,就会被收容在越深处。

“痛痛痛……那个女人,是真打算折了我的手啊……”

被束缚着的卢亚德,被关押进了这除障白境的很接近中心部的牢房里。只是普通的偷渡者的话,一般都是不会被收监到这么深处的地方的,所以应该是警戒他那不知是何物的龙刻变化之力吧。另外,唯一能解开缠绕在他身上的藤蔓的他的双手,也同样被藤蔓制作的坚硬手枷给铐住了。

(没法使用魔法……当然的吗。)

做了种种尝试的结果,结论只有一个。

以现在这个无法使用龙刻变化的状态,是无法靠自己的力量从这里逃出去的。

“要怎么办啊……”

当闭上眼睛思考的卢亚德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

“那个——”

陌生的女性正站在他的牢门前。

“……怎么了,你谁?”

因为第一次接触可以说是以最坏的形式,卢亚德对“永生蜜酒”的印象已经跌到了谷底。所以他以充满敌意的眼神,盯着眼前试图和他搭话的女性。

“初次见面,我叫艾莎。”

但是,艾莎看不出有一丝的害怕,只是普通的低下头报上了姓名。

“……卢亚德。”

因为她的行动与自己预想的不太一样,一个不经意就也告诉了她自己的名字。没有注意到眼前青年的困惑,艾莎再次低下了头。

“卢亚德先生,是吧。请多指教。”

“啊,不。我才是…”

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对一介囚犯低头啊……抱着这样的想法,自己也不由自主的跟着低了头,应该是因为她身边那种不可思议的氛围吧。微笑的看着内心疑惑不已的卢亚德,艾莎继续说道。

“我有些想要问问卢亚德先生的事情……可以吗?”

“根据内容也不是不可以。如你所见,我已经是这种状况了啊。”

“啊,啊哈哈。也是呢。”

展示自己被束缚住的双手,他露出了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作为应答。即使是艾莎也只能露出苦笑,而她马上干咳了一下,重新挽回场面。

“诶…咳咳,那么……卢亚德先生,为什么不办理手续就乘船了呢?”

“……因为不知道。”

“诶?”

“……只是去别的国家而已,我不知道还有需要办理手续的必要。”

“是、是这样啊……但是,为什么要来这个国家呢?”

“我又不是以这里为目的地的。只是想调查各地的龙传说和传承,才打算周游世界啊。”

“龙传说吗…”

“是啊。你知道些什么吗?”

“如果是说圣树争夺战的守护龙大人的童话的话,我也——”

“守护龙……!那个,请详细讲给我听听,拜托了!”

“咿呀!?请请冷静!”

“啊,啊啊,可恶!”

卢亚德突然站起来,把脸使劲往牢门上凑的举动吓到了艾莎。听见了她的悲鸣,从远处传来了某个熟悉的喊声。

“公主大人!您没事吧!”

“没事!你不过来也没事啦!”

为了阻止安提洛的接近,艾莎立刻脱口回答道。从传令者的报告和港口状况来看,艾莎推测偷渡者的行动并没有恶意。没有恶意的人,并不是敌人的人,就不该关进牢房里……那就是艾莎的想法。

“是吗……那么如果有情况的话请立刻呼唤我!!“

“我知道了啦!”

要去监狱的话,当然安提洛也会跟来的。但是,如果有他在的话,和囚犯的对话肯定会引起麻烦的。考虑到这点的结果,她使用了妥协的方案,直到监狱的途中——也就是允许安提洛和她同行到听不到自己和囚犯对话的地方为止。虽然和平时一样引起了安提洛的坚决反对,但因为这次艾莎坚决不退让,他也只好主动妥协了。

“呼……好危险。”

“做了不好的事啊……虽然做了不好的事,但能不能快点告诉我那个守护龙的事情啊?”

“是,我知道了。诶,记得是……很久很久以前,某个地方有一株巨大的圣树——”

“不,我只听守护龙的部分,开场白的话怎样都好啊……”

 

 

“——然后,绿之国终于重归和平。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到这里就结束了。怎么样呢?”

“……大致上是明白了。”

艾莎说完的时候,距离最开始造访卢亚德已经过去了差不多2个小时了。

“这个国家的守护龙,是从在船上就看到了的巨大树木里诞生的。和圣域的守护龙的诞生方式很不一样……”

“说到底也只是童话啦,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种故事多是真假混杂的。肯定也不是全是假的啊。”

“确实……那样的话也会更有梦想的吧!”

“……也是吧。能告诉我这些有意思的东西真是太好了。”

“招待不周了。那么……”

这么说着,艾莎向着卢亚德伸出了手。纤细的手指触碰到卢亚德的枷锁时,限制住他的魔力的藤蔓就突然失去了力量。

“喂、你……”

“这样,你应该就能使用魔法了。”

“……这样好吗?”

“我去港口的时候,明明你之前引起了那么大的骚动,却一个受伤的人也没有。大家都只是因为冲击失去了意识。”

抵达港口的艾莎,看到了被掀起的地面和因为冲击而碎掉的墙壁,立刻开始寻找有没有伤员。但是,向着骚动中心走去的她发现的只有几百名失去意识倒在地上的士兵。要进一步说的话,审查官之类的非战斗人员更是毫发无损。卢亚德在以士兵作为对手前,在非战斗人员的周围展开了防御壁,应该是考虑到防止战斗的余波使他们受伤吧。

“能和安提洛战斗的平分秋色的人闹到这种程度,一个人都没受伤的话也太奇怪了。我是这么认为的。嘛,虽然港口稍微被破坏了一些呢。”

“……抱歉。”

从手中产生出细小的光芒,卢亚德确认到魔法能够发动后,有些拘谨的说出了这句谢罪的话。艾莎啊哈哈的、边皱起眉头边笑了笑,而这次轮到卢亚德从正面认真的看着她了。

“所以我才到这里来了,为了看清您究竟是怎样的人。而结果,正如我所料。”

“……谢谢。要是没有你,这种状况我真没办法了。”

“不用谢。另外,如果往下挖掘的话应该可以从地下水道出去,在夜晚的时候悄悄用你的魔法挖掘就可以了。尽可能不要被发现,走到远一点的地方再出来吧。”
“不,没那个必要。”

“诶?”

“而且用那种方法的话,是你帮我逃走这件事暴露的可能性也很大。”

说着话的同时,卢亚德的左手逐渐变化成了龙爪的形状。骨头、筋肉、神经的构造全部被替换,强韧的鳞片作为皮肤的替代在表面形成。虽然拳头的形成已经重复过了无数次,但为了确认完成,卢亚德将他的左腕向着正上方举了起来。

“这样的话,应该就能够靠自己的力量逃狱,了……!”

在艾莎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卢亚德身上迸发出了光柱。周围的藤蔓一并被烧灼干净,但因为他展开了防御壁,热冲击并没有传递到艾莎那里。所以她清楚的看到了他产生变化的姿态。像巨大的鳞片一样变形、硬化的服装,从背部伸展开来的黑色翅膀。那姿态正是…

“黑色的、龙……”

“最后还搞出了点骚动真是不好意思了。这份人情,希望能有还回它的一天到来。”

留下这句话,卢亚德的身姿突然消失了。那个光柱,是发动了“超越共鸣(Stride Fusion)”的证据。将未来的自身的可能性寄宿于己身,使得龙刻变化暂时能够进行吧。

“呜哇……这个,该怎么说才好呢……”

虽然对人命很敏感,但他似乎是那种完全不会在乎周围环境的性格。在看到被烧落的牢房惨状的艾莎耳边,听见了骚动的牢房看守人和安提洛慌慌张张赶来的脚步声逐渐接近。

 

 

卢亚德在距离除障白境数公里的森林里降落了。

“那,这一带应该可以了吧。”

认真确认了四周没有人,解除了超越共鸣。与此同时,龙刻变化的进行度下降,变化也回到了只有左手的程度。

(既然到了这里,应该就暂时不会被找到了吧。)

在他这么想的时候…

“呜哇!?”

放下警惕的时候,什么锐利的东西从他的脸颊上划过。警惕的往后看了一眼,背后的树上插着投掷用的短刀。

“黑色的魔道士……只有你,绝对不会让你逃跑!竟然敢让公主大人遭受危险!”

“又是你啊……还真亏你能追到这儿。”

“我力量的真髓,就是通过将脚部的肌肉纤维变化为顽强的藤蔓以增强脚力。”

(在港口的战斗时,没使用这份力量。也就是说双方都隐藏了一点本事吗。)

“像你这样的街头艺人,我绝对不能放你逃走!“

“原来如此。只是增强脚部的肌肉纤维……这样、不对,是这样吗…”

卢亚德不知为何突然就开始自言自语,安提洛并没有在意他,拔出了腰间的剑。

“那个时候都我们都没有看到对手的底牌,所以掉以轻心了。但是这次,我知道你的术式是怎样的了,那条奇怪的左腕,砍掉就——”

虽然安提洛拔了剑,但剑并没有离开鞘。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绕到他背后的卢亚德,向他毫无防备的脖子砍了一记手刀。

“这样啊,并不用全身进行变化,只要把意识集中在一点就可以吗。”

卢亚德的右脚变化成了非人的异形。和左手一样的,布满了龙鳞。

(竟然不只是,手腕,吗…)

“公主、大人……非常、抱……”

“虽然我并不爽你,但多亏你我能有点进步了。”

在意识远去之前,安提洛注意到卢亚德的声音似乎是从背后飘来的。

“所以,说我是街头艺人的帐就一笔勾销了吧。”

伸手拦腰勾住脸朝下倒下的安提洛,然后再轻轻放到地面上。

“还是通知一下他们地点吧……估计他也是擅自追过来的。”

龙刻变化再次从右脚移动到了左手,将向空中射出的炎弹引爆。像烟花一样的有些响亮的爆炸声,在远方的天空响起。

“搞的这么大阵仗的话,总会有人来的吧。那么……”

眯眼望着万里无云的晴空,

“接下来该往哪里去呢…”

魔道士独自一人,喃喃自语道。

 

 

在“永生蜜酒”罕见的发生了囚犯逃狱时间的几个月后。

“……就是这样了。”

艾莎使用着有影像投影功能的通信机,在自己的房间里与什么人对话着。投影出来的是和她年纪相仿的,有些青涩的绿发青年。骑士铠甲下是黑色的贴身上衣,是沙漠居民的典型着装。投影中的他用手握着下巴,似乎打算回答她的疑问,不过还是摇了摇头。

“暗影骑士团的卢亚德吗……果然还是没听说过。”

“连您都不知道的话,那就真的不知道了啊……”

“没能帮上忙,抱歉。”

“不不,暗影骑士团是秘密组织吧?或者是类似的吧?没办法啦。”

“如果获得了什么情报的话,我会传达给你的。另外,关于下落不明的铳士,安提洛的那件事。”

“恩……怎么样了?”

“他在从你那里离开之后,与齿轮编年史的调查员取得了联系。”

“和齿轮编年史……?”

“被派遣到我们这边的另一位调查员,调查了出入他们据点的人的履历。其中似乎有安提洛的名字。”

“那么,安提洛他……!”

“抱歉……这之外的就……”

“是吗……也有很多原因呢。如果发现安提洛的话,我还会开茶会的。时刻和加百列,把大家都邀请来的大茶会。”

“啊啊,我期待着。”

面对挥手说再见的艾莎,骑士也举手示意。

(呼……终于没有再说敬语了。)

互相道别后,通信切断了。

“安提洛……到底去了哪里呢……?”

确认投影已经切断之后,艾莎干脆的把头埋进了床里。

【公主大人。虽然惶恐,但在下铳士安提洛希望能够获得一段时间的休假。】

【休假?恩,可以啊……】

【不胜感激。在下必定会以公主大人期待的姿态回来。再也不会让什么魔道士有可乘之机的。】

最后有交集的对话,在她的脑海中反复回放。

(搜查也在一点点进展着,没关系的。一定能找到、能、找到的……)

因为连续多日的搜查累积的疲劳,艾莎的意识落入了深深的浅眠之中。

 

 

黑龙所到之处,世间皆有混乱。这混乱是会播撒吉兆,还是孕育凶相呢。如今结果除了造物主,无人能预测——那只存在于这颗行星的未来之中。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