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VGG】一个架空脑洞2

接着上篇写的:http://noborukodou.lofter.com/post/1cd920b5_ce6a609

依然是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顺便完善了一点角色设定








——————

从被龙子困进时间封锁的牢狱那天起,刻就没想到自己还能再回到正常的世界。

虽然同样都是会使用时间操作性质的魔法的人,但自己终究还是没法和龙子心意相通吗。在时间被停止的空间里,刻思考过无数次,究竟是哪一步走错才让他变成了这样。

刻本以为过去的伤痕早就从龙子心中被抹去了,然而事实却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过去不仅没从他心中消散,反而让他变得日益疯狂

刻只是稍微分心去照看了一段时间那个叫太阳的孩子,再回过神来的时候,龙子的眼神就已经变得连他都不认识了。这时候刻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可为时已晚。

龙子拥有的是暂停时间的封锁(Bind)之力,而刻拥有的是跳跃时间的时翔(Leap)之力。结合这两种魔法,再加以大量的魔力供应,使得最好的未来形态能够被束缚在现在的世界里,或许是百年后,或许是千年后……龙子向刻提出了这样的构想,并冠以与古代文献中提到的那个神秘现象以同样的名字——超越(Stride)。

刻理所当然的拒绝了,因为这会造成怎样的后果,身为这世界上唯二的时间魔法使的两人比任何人都清楚。过去的那个世界,就因为时间轴的混乱而一度濒临崩溃的边缘。

然后,龙子就暴走了。

刻后来才意识到,这只是龙子被压抑了太久的思绪爆发的结果——说到底,要是能早点注意到的话,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种情况了吧。

在被龙子用电击枪这种最原始、也是刻最没想到的办法给打昏之后,刻就被送进了这个时间无法流动的空间,还附带着不知道是何方神圣给他加上的封印术式,让他无法使自己跳跃到未来的时间以脱离封锁。

无尽的等待几乎耗干了刻内心所有的希望,他在封印的影响下被无形压榨着自身的魔法,睡眠时间越来越长。

但刻的眼睛并没有失去光。

刻和被过去所困的龙子不同,他的双眼总是注视着未来。这也是为什么,拥有同样经历的两人,龙子会难以释怀而刻却云淡风轻的原因吧。

刻还能看见未来,所以他抱着一颗尚未放弃的心,陷入了漫长的沉眠之中。

然后,在感觉到身上突然传来的温度时,刻在心里无声的笑了。

未来终于回应了他。

 

 

 

 

“那个……你没事吧……?”

常叶用有些担心的眼神打量着看上去还有些迷糊的红发少年,在对方脱离了圣苑的搀扶,用手捂着脑袋站起来之后,才发声询问。

然后她就有点后悔的赶紧补了一句:“……能听懂吗?”

冷静下来之后,常叶也很快接受了“遗产是人”这个事实。毕竟在遗产科里,就有海鸣这种活遗产级别的存在,所以再来一个应该也不足为奇吧。

悄悄侧过头打量了一下海鸣,常叶发现他看着这个少年的眼神竟然和平时看到新鲜事物的眼神不太一样——那是充满了惊讶、和惊喜的眼神。

“常叶……虽然氛围有点怪,但他毫无疑问,是人类哦。我能明白的。”

海鸣静静地说道。

身为遗产科成员的海鸣,会加入这个科的理由就是,他除了这里没地可去。

从某个海底战场的古迹里被挖掘出来的他,并不属于这个世界。本应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同覆灭在历史中的他,却在这个时代被发现,以机能残缺到无法维持长期生存的状态。

发现了海鸣的考古学家为了重现历史,在明知违反人道主义的情况下赋予了他部分人类的机能……于是,他就这样成为了半人半非人类的存在,在这个不属于他的时代苏醒了过来。

身为某种尚不知名的古代物种末裔的海鸣,同时也是半个人类。他也烦恼过,消沉过,不过最后,海鸣还是决定用自己的这份力量,为给予了自己“名字”并且肯定了他存在意义的那个人,尽上一份力。

海鸣努力在那个人的身边学习这个世界的一切,也在那个人的守护下得以从恶意和欲望之中脱身,所以才有今天身为遗产科成员的他。

在看到那个红发少年的时候,海鸣超人的魔力资质让他第一眼就能肯定,他和自己一样并不属于这个世界……或许,他来自更古老的时代也说不定。

发现同类的惊喜感,在海鸣的心中短暂闪过。

 

 

 

 

“哦呀哦呀,这还真是……很有两下子嘛?”

背后突然传来的声音,让各有所思的四人一下绷紧了神经。

东云丞马在四人充满敌意的注视下,一脸悠闲自得的走到圆柱前。在看了看已经空无一物的圆柱,然后又看了看被圣苑和常叶护在身后的少年,他微哼了一声,笑着耸了耸肩。

“明神这下打算怎么办呢~我的封印还没有解开所以不会被问罪啦,但是刚刚那瞬间的魔力供应暂停……那个小鬼又免不了被责罚一顿了吧?”

最后那句话刻意提高了音量,很明显是对着在场的某人说的。而红发的少年的表情瞬间变得僵硬。虽然声音有沙哑,但他还是努力在让自己说出话来:

“……太……难道你们……把他……”

伴随着明显的愤怒。

看着东云一脸计谋得逞的得意笑容,圣苑察觉到了可能还有什么人也和这个少年一样被“Company”利用。不过事到如今,他们的任务只是把这位少年带回去,并没有时间也没有闲心去管其他的人了。

“哦,想跑可不行哦?身为‘Company’的一员,我也还是要尽点责任才行啊~”

料到了圣苑准备下达撤退命令,东云先发制人,说话的同时,房间里魔力涌动,无形的屏障覆盖了整个空间。

“封锁魔法?!糟了……!”

已经做好了布下传送魔法阵的准备的常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着搞乱了阵脚。圣苑“啧”了一声,他虽然熟知东云的魔法特性,但也没想到这次对方是真的不准备让他们走了。

“嘛,毕竟我也是Unisan的前警员啊,封锁和封印是我唯一自满的魔法啦。”

“你自满的魔法也是用来满足你特殊癖好的吧,前拷问官。”

听到圣苑这句不冷不热的吐槽后,常叶背后一阵升起一阵恶寒。

 

 

 

 

“你在干什么,东云丞马。”

一个清冷的女声突然出现在封锁空间内,圣苑等人这才惊觉身后还有一位毫无声息的蓝发少女。

被围困在这里不说还被前后夹攻,形式愈发不利了。

“哦呀,亚梦小姐怎么突然来了?”

东云的语气就像是在普通的问好一样,不过被叫做亚梦的少女似乎并不吃他这套,给了他冷淡的公式化回答:

“基地里发现入侵者,收拾掉是自然的吧。”

亚梦手中提着的白骨大刀,不管是大小还是构造都相当引人注目。看上去非常沉重的大刀却被她轻松的单手握持,灌注进入的魔力让刀刃发出了瘆人的淡绿光。

摆出攻击的架势,亚梦注视着四个人的目光就像要刺穿他们一样。

“放马过来。”




(maybe tbc,还想写写打斗……谢谢有人评论说有趣让我有了继续写的动力)

评论(1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