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VGG】一个架空脑洞(库雷遗产相关)

鬼知道这是什么脑洞 我就是想写写好玩(。

架空世界观不过还是和库雷有点联系

大概有点警paro的意味在里面

人物关系请自行脑补

能跟得上脑洞的话就go↓



(想看漫画……)







——————


“也就是说,这次的目标是回收那件遗产吗?”

圣苑快速浏览着投影屏幕上显示的每一条信息,从中提取了关键内容再一一刻进了脑海中,再向屏幕那头发送了这些内容的银发男人进行确认。

封闭的电梯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不论是谁都没想到原本只是在暗中活动的那群自称“Company”的人竟然会在这种时候突然主动出击,而且还是在人流量庞大的市中心引发骚乱。常叶紧紧抓着扶手的手已经暴露出了她心中的焦躁,她原本就是个急性子的少女。

“Relax,relax,常叶~”

然而电梯里的另一人,海鸣却以和平时无异的玩耍般的语气和常叶搭话了。松松软软地靠在电梯壁上的他,从动作上看不出半点这种情况下该有的紧张感。

“疏散工作什么的都有好好在进行,所以不用担心会出现太多受害者啦~倒是常叶,要是紧张过头的话,到关键时刻可是会跑不动的哦。”

微微皱着眉头看着用开玩笑的语气安慰着自己的海鸣,常叶有些无力的仰头望天,不过映入眼中的只有铁皮覆盖的电梯箱顶,反而让她觉得更加压抑了。

虽然这个“古代遗产安全管理科”(简称遗产科)成立了已经有一段时间,成员之间也基本都熟识了各自的性格和处事方式,但常叶还是觉得,自己在这个怪人丛生的科里实在有些力不从心。不管是到这种时候依然能够面不改色波澜不惊的工作狂绮场圣苑也好,还是眼前在笑容满面乐呵呵地看着自己的海鸣.阿尔卡拉斯也好,都不是常叶认为能够好好吐露自己心情的对象。要不是因为哥哥和挚友久美在这个科里,常叶觉得自己肯定早就选择退出了。

还是说,自己果然太普通了吗…

假装自己稍微放松了些,常叶向上伸了个懒腰:

“唉,要是久美酱在这儿就好啦——”

“哦哦,good idea!”

海鸣立刻附和道,不过常叶知道那是因为他的泡妹之魂在作祟。

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圣苑突然也接上了话,而且内容也出乎了她的意料。

“冈崎的话,已经到预定地点了。”

“等……诶诶!?久美酱也要参加吗这次???”

似乎是被反应剧烈的常叶给吓到了,圣苑少见的愣了一秒才回上话:“…恩,伊吹先生说人手不足。”

仔细想了想,平时都只负责文书和支援侦查的冈崎久美,这次居然和他们一样被派来参与行动,身为她第一挚友的常叶会惊讶也不算奇怪吧。

“人手不足也……明明一直都只是三个人就够了,伊吹先生是在怀疑我们的实力嘛。”

面对常叶近似赌气的发言,圣苑摇了摇头笑道:

“也不尽然哦。我倒认为这是伊吹先生对她实力的认可。作为冈崎的挚友的你难道不该感到开心吗?”

“圣苑……”

海鸣也在一旁“嗯嗯”着赞同地点头:“不愧是Leader,看法就是不一样呢~”

“不过另一方面,”

常叶心中刚浮现出一点小感动,圣苑又话锋一转。一直保持着无声运行的电梯也开始向在轿厢内的人施加起超重感——他们即将抵达目标楼层。

“也说明这次的任务……不会太容易。”

 

 

 

 

地下研究室的外层构造简单到出乎三人意料,他们一路几乎畅通无阻地就抵达了核心层的入口。

不过构造简单也是有其理由的,那就是严密到堪称天衣无缝的安保系统——然而不管是警卫机器人还是悬挂机枪,都已经在他们来到这里之前被某个人破坏掉了,只留下一地残骸。那些金属碎片无一不是被锐利的刃器给切割开来,内部的芯片或是重要线路齐齐断裂,失去了它们原有的功能。

“常叶酱~这边~”

在被重装甲覆盖的核心层门前,粉发少女冈崎久美正挥手向奔跑而来的三人示意,动作和语气都普通到像刚刚放学回家的高中生一样,唯一不普通的就是她腰间挂着的两把细长的黑拵太刀。

“久美酱!!”

亲眼确认到心心挂念的友人毫发无损,常叶总算松了口气。除此之外,还是对这一路上所看到的景象的惊讶——

“这些……全都是久美酱做的?”

常叶回头望着走廊上一路的金属残骸,然后再看了看歪着头向她致以微笑的久美。说实话,要把平日里温婉可爱的女孩子和这些东西联系在一起,对想象力丰富的人来说也很困难吧。

不过,在这里的人之中,也只有她腰间的武器能够切出如此清脆的创口了。(因为另外两个人都很难留下残骸)

“嗯嗯~常叶酱忘了吗?别看我这个样子,我也算是个前暗杀者呢~虽然魔力的使用还赶不上各位的水平,不过这种程度的工作我也可以做到的哦~”

久美认真点了点头,而一路上早就被创口的精巧技艺给迷到双眼闪闪发亮的海鸣终于找到了介入对话的机会,开始称赞久美:

“Bravo!会使用日本的太刀进行暗杀的暗杀者还真是amazing!我还以为久美会像忍者一样,嗖嗖嗖——”

“那样就和新田先生的角色冲突啦~”

“啊哈哈,说的也是啊~”

气氛开始逐渐变得奇怪的时候,圣苑在一旁干咳了两声,及时打断了两个乐天系的人把气氛带的偏离正轨。

“两位,正事要紧。”

常叶再次在心里感叹,为什么自己都紧张到不行的时候,别人还能如此悠闲呢。

 

 

 

 

“这种高精密度的门,看来‘Company’里面也有头脑相当好的家伙呢。”

检查了一遍被重装甲覆盖到毫无缝隙可钻的大门后,圣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常叶在墙上试图寻找有没有什么类似刷卡区的地方,然而一片雪白的墙壁并没有任何可疑之处。

“也证明了这扇门之后的东西很重要吧……这么严密的防备着外面的人。”

“没错。”

“……难道说,这次也会碰到‘Stride’的使用者……”回忆起前段时间处理的各种和‘Company’有关的事件,常叶很自然的联想到了他们之间的共同点,“Stride”。

最近半年间,在市内反复发生着种种暴力破坏事件,而事件的引发者因为一个共同特点而被联系到一起,那就是在短时间内发生了正常人不可能达到的快速成长——或是身体能力,或是魔力量,并且不论老少,外表都变成了青壮年时期的模样。从某位被捕的人口中,他们得知了这种通过魔法引发的现象名为“Stride”。

因为这和在某篇古代历史文献中提到的“超越(Stride)”现象有着同样的发音,因此遗产科的调查组很快就联想到,是否是有人在进行古代失落技术的研究,于是果断介入了调查,然后一点点挖出了名为“Company”的神秘组织。

在此期间,圣苑等人也和“Stride”的使用者交锋过多次,不过大多都是零零散散的打斗,所以像今天这样的大规模骚乱也着实让他们震惊了一下。

“恐怕会吧……毕竟这次的目标,可是回收引发‘Stride’现象的古代遗产啊。那些稀罕力量的人应该会不惜一切来阻止吧。”

圣苑严肃分析着之后可能发生的情况,算是给在场的所有人一个警示。

“然后海鸣,开门就拜托你了。这扇门应该也是魔法产物,普通的方法不会奏效。”

收到圣苑的指示后,海鸣干劲十足地高举起右拳:

“了~解!平时的方法可以吗?”

“嗯。”

海鸣站在门前,侧身举起右手面对前方。他的手掌心很快浮现出一个有半人高的魔法阵,发光的蓝色魔力流开始在海鸣面前聚集成球体,旋转着的环形符文缠绕在他的右手臂上,球体外也形成了一条环形光带,那是他正在提取并压缩自身魔力的证明。

球体周围的空气流动也伴随着魔力压缩逐渐加快,渐渐形成了肉眼可见的旋风。短短几秒内,海鸣已经压缩完了对普通人来说至少需要一分钟的魔力量。

“看上去不太好开的门……我就不客气啦!”

球内的魔力像高压水枪一样瞬间被直线释放出来,伴随着烈风笔直地对着门轰了过去,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同时掀起了强烈的气浪。

门毫无悬念的被打开了,伴随着周围的墙一起——以相当暴力的方式。

在视野变得逐渐清晰后,圣苑正准备下达任务开始的口令,却被之后看到的景象生生逼了回去。

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曾经是门的残骸的对面。

“这还真是……没人教过你们拜访别人家要先礼貌地敲门吗?我可不记得你的家教有这么糟糕哦,古代遗产安全管理科的行动组小队长~?”

轻佻的青年声线,让强烈的厌恶感在圣苑心中瞬间弥漫开来。只有一个人能让他反感到这种程度。

“会把这种地方当成家,您的品味也是出乎我意料的糟糕……”

烟尘完全散去,圣苑清楚地看到他的那张脸上挂着不论何时都让人觉得他胜券在握的笑容,那种充满扭曲的自信。

正因为曾经把这个人当成过尊敬的目标,所以在揭开他的真面目后,圣苑才会对他产生与憧憬完全相反的,极端负面感情。

“……原Unisan干部,东云丞马先生。”

 

 

 

 

核心层虽然不大,但路线超乎想象的复杂。再加上还要在搜索目标的同时躲避敌人的追击,所以即使有海鸣和常叶同时使用广域搜索魔法,他们也花了将近三个小时才找到这次任务需要回收的目标。

东云丞马似乎是在享受着他们在核心层逃窜(至少对他而言是)的过程,并没有将他们的位置信息公布给还驻留在核心层内的“Company”的其他成员,只是一直像猫抓老鼠似的进行着追逐战。

就像在宣布“拥有引发‘Stride’之力的遗产于我而言根本无所谓”一样。

某种意义上,虽然圣苑不想承认,但多亏他这种玩耍心态,他们的搜索才能顺利进行。

而现在常叶就正站在那个目标面前。

“找到了!”

那是一个封装在位于核心层中央圆柱内的东西。因为不知道里面封装着的是怎样的古代遗产,并且考虑到“Stride”是一种魔法现象,遗产很大可能是会受到魔力影响的,所以不能再用和开门时的纯魔力炮击相同的粗暴办法来草率地打开这个圆柱。

圆柱本身的体积也很大,所以直接连着封装外壳把遗产带回去是不可能的了。

“这个好像也是靠魔力运作的……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切断这里的魔力供应?”

圆柱体上散发着淡淡荧光的术式纹路印证了圣苑的话。常叶闻言,试探着把手放上了圆柱的表面,最后还是叹着气摇头收回了手。

“又是和大门一样的奇怪的古代术式,根本读不懂……这到底是谁写的啦!”

“常叶酱都解不开的话……唔……但是我的刀也没法切开……”

时间愈发紧迫,明明目标已经在眼前,他们却被该如何解开最后一道锁给难住了。

 

 

 

 

魔力供应的中断毫无预兆的发生了。

原本布满术式的圆柱渐渐停止了机能,开启口的凹槽逐渐在之前毫无缝隙的圆柱上凸显出来。

四个人都有些懵,因为这种如他们所愿的事情发生的太过轻易,反而更让人心生疑虑。

不过不管怎样……

“任务优先!”

圣苑最先反应过来,大喊了一声。站在圆柱旁的常叶也马上再次把手放上了圆柱表面,开始进行解锁。

绿色的魔力光在圆柱表面闪过,几秒后,响起了开启口运作的机械声。

一想到在这里面藏有能够引起古代文献中记录的“超越(Stride)”现象的神秘遗产,常叶就不经紧张地咽了一下口水,开始猜测起会是怎样的东西;虽然她在来这里的路上就已经在脑海里自行推测过一次了,不过有一人高的开启口让她觉得,这个遗产可能和以前处理过的都不太一样,至少大小上是这样。

事实也的确如此。开启口完全打开后,有什么东西从里面掉了出来。

正确的说,是“倒”。

“……诶————!?”

在看清了那个东西之后,常叶没控制住的惊叫了出来,海鸣也生生愣在了两米开外,久美吃惊地捂住了嘴。圣苑虽然也相当惊讶,但很快做出反应,一个箭步冲上去接住了“它”。

那是一个全身穿着素白色衣装的红发少年。

如果圣苑不接住的话,没有知觉的他应该已经倒在地上了吧。

整个空间被沉默笼罩了足足五秒,随后常叶一句吐槽道出了全体在场人的心声:

“……说好的古代遗产为什么会是人!?”

也许是因为呼吸到外面的空气了,或者也可能是因为听到了常叶的声音,被圣苑扶着的少年慢慢睁开了眼睛。

不过大脑大概还不是很清醒的他,只是默默用碧绿色的双眼看着眼前的人们,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maybe tbc,因为太阳还没出场……。)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