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VGG/圣苑生贺】WINGS OF FIRMAMENT

【圣苑中心T3向】WINGS OF FIRMAMENT
(时间线:超越之门篇结尾)


你必坚固,无所畏惧。你必忘记你的苦楚,即使想起也如同流过去的水一般。你在世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虽有黑暗,仍像早晨。
——《圣经 约伯记第11章 15-17》


手指缓缓划过有些泛黄的书页上印刷着的秀丽斜体字,圣苑将它们一个个映入了自己的眼中。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拿出圣经来看。在找到合适的理由前,圣苑把理由暂时归结为了自己的一时兴起。
“呼……”
吐了一口气,胸腔里积淀的沉闷稍微得到了一点缓解。圣苑合上了手里的书,仰头望着天空。
今天的天气很怡人。透蓝的天空中漂浮着几片形状各异的白云做点缀,艳阳当头却又恰当的不让人觉得毒辣。不过要是盯着那片深邃的蓝色太久了,还是会让人有种被吸进去的感觉。
而现在圣苑就正在试图体会这种苍穹独有的蓝——以独自一人坐在绮场家阔气宅邸的大花园里、沐浴着阳光,放空大脑的这种方式。
……其实就是望天晒太阳吧。
耳边传来的虫鸣和树叶摩擦的声音一概没有传到圣苑的脑子里。直到某个熟悉的脚步声响起时,他才下意识眨了眨眼,放空的瞳孔里恢复了平时的神采。
“少爷是在享受阳光吗?对您来说真是难得啊。”
沉稳老练的管家自然也发现圣苑已经注意到了他,于是先温和的调侃了一下。
圣苑坐直了身子,看着管家稳稳端着盛有茶具的托盘,沿着花园里的小路走到自己面前来,无谓地耸肩笑笑,把手里的书放到了跟前的圆桌上。
“岩仓……嘛,偶尔这样一下也不坏吧。”
走到桌旁的管家岩仓将手中的托盘轻放到桌面,不易察觉的目光扫过放在桌上的黑皮本圣经,然后打量了一下双手放在椅子扶手上的自家小少爷。
“您今天看上去很放松。”
“是啊,像这样安稳的时间已经很久没感受过了呢。”
熟悉的声音说出的却是让人有些摸不着边的话,岩仓的心中顿时有些疑惑,开始思索起最近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或者说,圣苑身上有没有发生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
他并没有得出答案。近来这段时间,绮场家并没有经历什么大风大浪,倒是少爷圣苑通过“先导者”结识了不少新的同龄朋友是件很可喜的事情。但就算如此,这也不像是会让圣苑说出“很久没有感受过安稳的时间了”的经历吧。
至少,在岩仓的认知里是如此。
身为一个合格管家的素养让岩仓很快把心中的疑虑压进某个角落。他望向圣苑,而对方只是回以他一个半眯着眼睛的淡淡微笑。
那的确是少爷觉得快乐的时候会露出的表情,岩仓作为陪伴圣苑长大的人,对此有着绝对的自信。
然而,为什么岩仓却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与这笑容不相符的寂寥?
“对了,岩仓。”
正准备拿起茶杯为圣苑倒水的岩仓,听见他的呼唤后,立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谨听少爷的吩咐。
圣苑从椅子上站起身,仰望着高出了他一个头的岩仓。
“我……现在想出去走一会儿。”
然后还有些不确定的,立刻补上了一句:“应该没关系吧?”
极短暂的沉默被四周的树叶沙沙声给完美填补了。岩仓将右手握拳放至胸口,微微鞠躬道:
“遵命。立刻为您备车。”
岩仓心里的某种感觉,让他没有说出“今天下午还有预定的会面需要您出席”这句话。或许,是少爷的眼神太让他在意了也说不定吧。



周末的卡片首都2号店一向热闹。
住在这附近的孩子、少年少女们闹作一团,有时连上班族都会出没于此处。因为“先导者”是一种能不分年龄的,把任何人都联系到一起的事物。
身为名门贵族子嗣的圣苑也是“任何人”的其中之一。
推开玻璃门,和在柜台里的神居先生简单打了个招呼后,转角处的对战桌旁不出所料就是那两个熟悉的身影。
“【次代】攻击先导者!”
“用【莉尔嘉】完全防御!……啊嘞,圣苑?”
背对着柜台方向的刻没有马上注意到,不过常叶很快就发现了他的到来。刻闻声也立刻转头,对视上了圣苑的双眼。
圣苑承认自己是有点发愣,对刻“你之前不是说今天有事儿不会出来吗?”的疑问,慢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回答。
“啊……那个,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没关系的。”
并且为了让两人不会担心,还带着和平时一样的笑容,微微点了点头。
“嘿~向来最重视家族事业的圣苑,居然也会有说出这种话的时候啊,有点稀奇。”
常叶双手抱胸,微微歪头看着圣苑;刻虽然没说话,但眉间的变化也把他心中所想表现在了脸上。
若是平时的圣苑,这句话可以说有着警钟一样的鞭策效果吧。但现在的他,并没有太把这些放在心上。
他不像是平时的圣苑;或者,完全相反。
三人对立无言。
大概是受不了空气中弥漫的尴尬,刻走到圣苑身后,伸手把他推到了对战桌旁。
“……刻?”圣苑疑惑的看着他。
“有什么想说的的话、就在对战里说,怎么样?”
少年竖起右手大拇指,大大咧咧的笑脸映入圣苑眼中。不得不说,这种VG脑式的关心对他挺见效,让他虽感无奈但还是苦笑着拿出了自己的卡组。



“超越时空,【飞天之圣骑士·阿特迈尔】。【青天】的超越技能,将【苏莱曼】Call,选择【苏莱曼】和【皮尔】力量值各加5000。【飞天】的技能,支付费用,这个回合中我前列的所有单位力量值加3000。”
圣苑平静着叙述着重复过无数次的效果说明。在想象的世界中,纯白的骑士们在飞天之名的号召下,集结在白亚城中,紧握利刃蓄势待发。
不过,他们的主人看上去似乎并不是战意满满就是了。
“【百勒努斯】的支援,【苏莱曼】攻击先导者。”
“【忐忑不安的作业员】防御!……诶,你不发动【苏莱曼】的攻击时效果吗?”
像这样出现的连对手都能看出来的失误,在这场对战中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如果说只是一次的话,那圣苑还能以“战术”来敷衍,但现在他已经明显惹恼了他的队友们。
不过,圣苑并非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犯下这些小错。相反的,他是在靠着这场对战,寻找着其他什么东西……就像对战开始前,刻所说的那样。
“【飞天之圣骑士 阿特迈尔】攻击先导者。”
“No Guard。”
观战的常叶从最开始就明显对圣苑的状态有些不满。一开始她还只是安静地在一旁看着,但随着对战推进,她的心情就像看到了一个本来会做微积分、但却把5乘3算成是10的人,急的她恨不得往对方的脸揍上一拳。
“你今天很心不在焉啊。没睡醒吗?”
在常叶即将爆发的时候,一直只是很配合的在静静对战着的刻发话了,青竹色的瞳孔里透出一丝微光。
圣苑停下了手中的操作,把手牌背面朝上放在了对战桌上,轻轻闭眼吐了口气。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之前淡淡的笑容已经从圣苑脸上消失不见。
“不……相反的,我一直很清醒。”
严肃的眼神能够表明圣苑说这句话有多么认真。因为,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揭开自己所处的这个环境的“不自然”之处。
岩仓会调侃自己太过放松,下午的面谈会被取消,刻和常叶会在2号店进行训练对战,连刻会在之后的回合中六血治翻盘……这一切的一切,圣苑全都知道。
圣苑也清楚,这并不是预知未来的能力。
“这是哪里?”
对战开始前原本喧闹嘈杂的店内,在不知不觉间就变得空无一人,连看店的真先生和神居都消失了踪影。
窗外的景色溶解在灰色之中,一片模糊。一瞬间,世界里仿佛就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刻和常叶不约而同的沉默了一阵后,又都露出了笑容。那是在圣苑的记忆中,平时的他们在胜利的时候才会露出的会心一笑。
“这种问题……”
“圣苑你自己不是最清楚的吗?”
这次轮到圣苑疑惑了。



其实圣苑很早就察觉到了,这里并非“现实”。
从早上睁眼醒来的那一刻起,呆呆望着久违到有些陌生的天花板,他就已经被强烈的违和感所淹没。毕竟,在经历了好几个月的平民小屋内的独自生活后突然发现自己回到了原本居住豪宅内,就算是圣苑也会觉得这实在太缺乏真实感。
只身在公用洗衣房里度过的暴雨倾盆的夜晚;靠坐在堆满垃圾的小巷里,仰望着空中清冷的明月。唯有这段经历对圣苑而言,是绝对无法抹掉的记忆。
他清楚的记得,不久前自己才和另外两位队友相互告别,然后分头冲进了伫立在市中心的冲天光柱之中。决战的心情,哪里是那么容易忘掉的?
但是,房间的构造,书本的摆放,连课本上自己的字迹,这些毫无疑问都是真正存在于他眼前的,甚至还让他一度把心中的疑念压了下去。
最开始,圣苑推测这是超越之门带来的梦境。强制使人陷入理想乡的幻境之力,让他被困在了这里,既然如此,那只要自己下意识拒绝就能够脱离这里;然而事实上圣苑并没有成功,于是他决定一点点的收集线索。
不过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圣苑再次发现了更多不容他忽视的违和感。那就是,他所熟知的未来。
他知道今天会发生的一切。小到早茶的味道,大到会议的取消,至少到目前为止,全都如圣苑所料的那样,发生了。
想到这里,圣苑突然明白了。
“难道说……这里,是我的记忆吗?”
顿悟间猛然抬头,刻和常叶依然带着淡淡的笑注视着他。
在他们的注视下,圣苑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刻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
那是他为何会身在此处的缘由。



“我很怜悯您。”
“我迄今为止获得的快乐与痛苦,绝望、感动、热情……您都没有亲手去获取这一切。”
这些话,确实都是在那场对战中,自己亲口对那个人说出的,发自肺腑的话。
有些讽刺的是,让他拥有一段灰暗的经历,因而能昂首挺胸的说出这些话的,也正是那个人。
将生锈的剑从灰石地板中拔出,高举指天。这次,那柄沉寂已久的古剑听见了他的觉悟,终于绽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光辉之剑,菲德斯。响应了圣苑的呼唤,在这场赌上世界命运的死斗中,为他带来了胜利。
世界的命运回归了。但是,他自己的命运呢?
疯狂而刺耳的笑声。
在光芒的洪流中逐渐崩塌的石柱。
看到那个已经疯狂了的人即将被石柱砸中的时候,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奔跑了起来。
石柱即将轰然落地的瞬间,伸手往前奋力一推。
然后……
圣苑低头,不禁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身体先于理智的行动,究竟是心中的什么促使自己这样做了呢。
竟然不惜为了自己原本应该憎恨的人,赔上自己的性命。



“不管怎样,圣苑就是圣苑啊。”
耳边突然传来常叶的声音,圣苑的思绪一下被拉回了这个“2号店”。因为一直以来都能够“预知”到即将发生的事情,这次常叶出乎意料的发言反倒让圣苑愣住了。
“虽然顽固不知变通这点和刻比也差不到哪儿去,不过圣苑,你也别忘记了自己的优点啊?”
“等等,顽固这个词很明显形容的是你才对吧?”
“不,绝对是你。”
“哈?!”
看着开始拌嘴的两人,圣苑开始迷茫了。
原本,这里的常叶和刻都只应该是自己的记忆机器中的一个齿轮而已。但是刚才,齿轮的运转出现了偏移,纵使只有一瞬间。
常叶主动鼓励了自己。这并非出自圣苑的意志,也不是曾经在他的记忆中出现过的话语。
 “比起这个,对战还没结束呢!”
强行打断和常叶没有止境的拌嘴,刻对圣苑说道。
被刻这样一提醒,圣苑才想起来,即使这是在他的记忆中,对战也还没有结束。
“……【飞天之圣骑士 阿特迈尔】的攻击,你的伤害是4,选择了No Guard。我会判到暴击触发,而刻,你会在第6点伤害的时候判到治愈触发,然后在下个回合超越【次代】战胜我。”
圣苑把自己所知的“未来”如实说了出来。
“结果已经知道了,所以我……”
“要在这里认输吗?”
“激将法对我没有用。已经知道结果了的对战,进行下去并没有意义,只是浪费时间罢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即使圣苑说着这样消沉的话,刻也没有就这样顺从他的意志。这再次超出了圣苑的预想,让他不经把思绪放回了对战桌上,带着一点期待,向卡组顶伸出了手。
“……攻击判定。” 
第一判,【逆风的骑士 塞利姆】。第二判,【侦查猫头鹰】。第三判,【梦想搬运者 百勒努斯】,如圣苑所知的,是暴击触发。
“暴击和力量都给【飞天】。”
圣苑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即使有些许不同,但记忆终究无法有所变化吗。
自己终究只是个连自己行动的理由都不明白的半吊子吗。
“伤害判定。”
刻伸手翻开了自己卡组顶的1张卡,是【蒸汽少女 美楞】。
“……我认识的绮场圣苑,应该是个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言放弃的家伙啊。”
“欸?”
圣苑惊讶的望着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把卡放进伤害区的刻。
偏移又一次发生了。
“因为,你不是个最喜欢把‘可能性’挂在嘴上的人嘛!”
刻也是,常叶也是,他们所言超出了圣苑推理的合理范围。他想不到合适的理由解释身在此处的“他们”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
除非……
“可能性,吗……喜欢把‘可能性’挂在嘴上的话,刻你不也是一样吗。”
圣苑放弃了用逻辑去解释这一切。他感受到了,有什么超出他理解的事物,正在影响着自己。
或许就是这个刻所说的,可能性吧?
“第二判!”
伴随着刻的声音,第二张卡被缓缓掀开。
看清卡面的同时,圣苑也睁大了眼睛。
“【时刻喷射龙】……诶?”
不是治愈触发。
“看吧,我就说啊,不到最后不要放弃!”
“圣苑,是你赢了哦!”
面对笑着拿起那张【时刻喷射龙】的刻,和撑着桌子祝贺自己的常叶,圣苑感觉自己眼前的一切像万花筒一样,开始折叠、变化,然后,全都渐渐消失在空白中。
记忆的幻境开始崩溃了。
“理由什么的,之后再去寻找吧。你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回去!”
“不要后悔顺从自己的心做出的选择啊!”
两人伴随着飞速变幻的空间,一起化作光点消失了,唯有剩下的两句话飘进了圣苑的耳朵。
圣苑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伸出手,脸上是迄今为止最为释然的笑。
那种感觉,就像沉入了被黑暗笼罩的深海之中、难以呼吸的鸟儿,终于抓到了一瞬展翅冲回天空的光。
醒来吧。



在刺鼻的消毒水味的包围下醒来的机会,恐怕对绮场圣苑而言,这辈子都不会有几次了吧。
不过,这种完全陌生的环境,比起突然在自己屋子里那张大床上醒来反而要真实许多。
用手撑着床沿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坐起来,结果发现腰部以下都几乎疼得要死,手臂上还被插了输液管不能随便用力,在床上死命挣扎了两三分钟后被看护护士发现,圣苑终于认命似的乖乖平躺在了床上。
望着天花板上的污渍,圣苑在还不是很清醒的脑子里回放了一下尚且残留的片段,自言自语着。
“走马灯吗……看来我还真是去三途河走了一遭啊。”
不过,很幸运呢。
虽然经历了很多曲折,但圣苑始终都被善意的暖流所包围着,并总是能从中获得前进的动力。
虽有黑暗,仍像早晨。
听着走廊上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圣苑不禁扬了扬嘴角,久违的快乐占据了他的情感。
“圣苑他醒了吗!”
“太好了…真是担心死人了……”
熟悉的声音穿过门,直抵圣苑的耳中。
理由什么的,之后再找吧;当然,后悔什么的是绝对不会的。
因为只有以不再困惑的自己,圣苑才有足够的自信对那两人笑着说:
谢谢你们,我回来了。
坠落在地的鸟儿,终有一日将会重返苍穹的怀抱。

——END——




从光辉之剑结束那集开始就一直想写这样的东西!大概就是濒死体验之类的东西吧。(拖走
祝贺圣苑又长大了一岁!VGG也两周年了呢www真是好快……
文笔并不好请见谅,没法很好地反映出脑中所想真是语死早啊(。
总而言之,不管经历怎样的风雨被怎样折腾,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本质,那应该就是我眼中的圣苑了。
救东云的这个行动估计是会让他自己困惑最久的问题吧。我的理解还是少年心的善良和他与生俱来的骑士道精神……不知道他能不能得到答案呢?
今后也请加油飞!大家都是你的上升气流(?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