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BSzero漆究/漆零】Star Eclipse

(给小乐的生日贺。破壳日快乐哦!鉴于未成年就不下海了,纯清水。)




「星は、いつで一番輝いているがな?」
「…真夜中だ。」


“我讨厌你。”
直率的烈火流露出没有丝毫遮掩的厌恶。
“吾军不会视你为盟友。”
纯银的坚冰比平时更加寒冷。
“你的风,太苦涩了。”
清新的劲风静静诉说着负面的话语。
“在下拒绝倾听您的要求。”
优雅的雾紫有着锐利而刺痛的目光。
“汝乃污点。”
强硬的水蓝阴沉的像是暴风雨前的海面。
“我爱着每一个跟我一起站在过live舞台上的人,except you。”
璀璨的光芒重重的搁下了手中的麦克风。


漆黑笑了。
受到这样的待遇,理所当然的吧。不如说他还有些小开心。
他是影子,包容一切肮脏和污垢的影子。同样是zero,他会被厌恶;同样是zero,他会被唾弃。
六个zero包围了他,对他吐诉着刀子般的言语。
然而漆黑非常从容。从容的享受。
“但是,你们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
带着嘲讽语调的声音在一片黑色的空间里回荡,这是漆黑对zero们发起的回击。
轻佻的笑容,嘴间流出的满是不齿。
“败家犬们。”
有力,并且残忍的刺进了每一个zero的心。
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啧”,随后六个zero都闭上了嘴。就算表情并不完全相同,但不甘是共通的。
以及,注视着漆黑的眼神里,也是一致的愤怒。
漆黑笑的更张狂了。zero们的表情越是被怒火扭曲,他就越开心。
他有权力这么恶趣味,只因他是对战的胜者。
“……把身体还给零。”
火红的zero压抑着激动的情绪,用着还有些波动的声线对漆黑说道。
没错。漆黑之zero,夺走了一番星之零的身体控制权,并且把所有zero都囚禁在了精神世界中。此外,主人格·零,也不知下落。
只因为他们全都输掉了与漆黑的对战。
“败家犬,别向我提条件。”
漆黑的声线从嘲笑瞬间变为降至冰点的不屑。
“慢慢感受一下被黑暗吞噬的滋味吧。”


一番星之零睁开了眼睛,然而脸上并不是平时的他会有的表情。
“啊啊~真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现在在操作着“一番星之零”这副躯体的,是漆黑之zero。随意扫了一眼一番星号的驾驶台,按了几下按键,漆黑站了起来。
小小红龙在驾驶台后面的沙发上欢快的打着呼噜,并没有注意到零身上发生的异变。
取代了主人格位置的漆黑,带着试探和打趣的心理去精神空间里玩弄起了zero们,还试图让几个头脑比较灵活的zero顺从于他。
结果也是预料之中的毅然回绝。当然,漆黑打从一开始就没有以成功为前提过,他只是想看看zero们生气的样子罢了。
漆黑拿出了腰间的卡组,并且端详似的从中一个个抽出了散发着金光的究极卡,摆放在台面上。他不用猜都能知道,在精神空间里的zero们现在有多心急如焚。
“……漆黑,别动那些。”
这时脑子里突然传来了另一个声音。那是零,或者说,究极的。
“哦呀?还以为你不打算说话了?”
目的达成。
漆黑循着声音,终于找到了在精神空间里把自己藏起来了的他。棕发的的少年用手臂环绕着双腿,把脸埋在了膝盖之间,只看得见头顶上橙色的星冠。
见漆黑来了,漂浮的星盾也纷纷围到了主人的四周,无声的抗议着他的靠近。
在zero们纷纷战败后,究极就一直将自己隐藏在了精神空间的最深处,拒绝浮到表层人格;而并非是zero们所想的那样,漆黑对究极做了些什么。
不过反正事情都这样了,那就送佛送到西,演戏演到底呗。原本漆黑就是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个性,于是干脆就顺手把一群zero都关了禁闭。
然后他现在终于主动找上门来了。
“那是我的好兄弟们。不准你乱动。”
星盾之后的人语调愤懑,但是并不是很有底气。
漆黑见状,更加玩心大起了。就算看不见表情,他也能想到埋在膝盖里的那张脸上是怎样憋屈的表情。
“但是~他们全都是我的手下败将啊?”
“……”
BS是一个胜负决定一切的世界。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简单,并且原始。
究极无法反驳。然后,漆黑再在他的耳边补了一句:
“你也是~。”
最后一个挑战了漆黑的就是究极。然而,他也没能为其他zero一雪前耻。


“零?”
就在漆黑和究极在精神空间里对话的时候,外面的世界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漆黑看了一眼,原来是有人接入了一番星号的通讯系统。
“Signal”在屏幕上显示了几秒后,画面上就映出了一个银发褐肤的红衣男子。
一番星之零的挚友,流星之切贺。
这家伙怎么会不打声招呼就跑过来?
漆黑露出了一个一闪即逝的邪笑,随后便学着零平时的样子,跟对方套起了近乎。
“哟,流星?怎么突然过来了?”
然而对方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沉默的盯着漆黑的双眼。随后,拿出了卡组对向他。
“……target。”
漆黑腰间的卡组发出了光。
“哎呀。怎么发现的?”
虽然预想到会被对方发现,但没想到竟然这么快,漆黑也露出了自己的原本面目,砸了咂舌。
见漆黑卸掉了伪装,切贺也紧皱着眉头不再客气。
“我平时是不会叫一番星为零的。你也别想滥竽充数,冒牌货。”
切贺胸前的六芒星战徽在静静旋转着,就算是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摄人心魄的光。然而漆黑身上,什么都没有浮现。
原来是被战徽出卖了嘛。


对战空间里,漆黑的战甲虽然有着和究极完全一致的外形,但颜色却是与他名字相同的一片漆黑。
黑色的长发,金色的眼瞳。影子一样的少年流畅着用攻势和言语操作着对手的内心,将战局玩弄于股掌间。和他与zero们对战时如出一辙。
对战僵持了超过二十回合。当最后一个象征着生命值的晶核在切贺面前变得支离破碎时,对战终于划上了句号。
“残念~被冒牌货打败了呢,流星先生哟?”
两人从对战空间里脱出,漆黑一脸骄横的坐在驾驶座,把双腿翘在驾驶台上。
“你……”
纵使切贺有再多话想说,他也只能一脸愠怒的盯着漆黑,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通讯被漆黑单方面切断,屏幕上一片花白。


“……你,到底想干什么!”
看到连切贺也被漆黑打败,精神空间里的究极再也按耐不住,对着漆黑低吼了起来。
“我?大概是想惹你们发怒也说不定?”
“无聊。”
看着本来气的站起来的究极又坐了回去,漆黑已经有点哭笑不得了。不过恶劣的性格并没有让他把这样的想法直接暴露在脸上。
“可你就是被我这个无聊的家伙放倒了啊。”
结果究极又不说话了。
漆黑这才用起比较平缓的语气,并非安慰,而是不动声色的质问。
“倒是你想干什么?”


听到了究极、也是主人格零,和漆黑的那番争吵,zero们也都对事情的原委猜到了一二。估计也是漆黑特意让被关禁闭中的他们听见的吧。
漆黑原本并没有夺取主人格位置的意思。按照他的个性,大概就是“闲得慌”才会来找每个zero踢馆,结果却没想到变成了这样。
再加上他也是个不亚于其他zero的表演型人格,尤其是在面对这种捣乱一样的事情时,典型的一不做二不休。
只恐怕漆黑自己也没想到,输给他带给究极的打击会是这么大。
“如果不是零自己过意不去,他是完全可以夺回身体控制权的。”
zero们达成了共识,望向刚刚传来究极的声音的,那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方向。
“零……”


结果漆黑嘴上说着要把zero们都吃了一样的话,实际上并没有做什么。他只是开着一番星号瞎转悠了一整天,并且在zero们眼前干掉了舱内仅剩的最后一点披萨,带着炫耀意味的那种。
zero们发誓等事情结束后要狠狠收拾他一顿。
漆黑把飞船降落在某个星球上之后,走出了船舱。这颗星球正处在夜间,一大片草从在夜风中摇晃,沙沙作响。
仰头看向天空,夜晚的能见度还不错,能看见不少闪亮的星星,在夜空中编织出一条璀璨的星河。
漆黑双手垫在脑后,躺在草地上,然后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原本在精神空间里生着闷气的究极突然感受带周围环境的巨变。等回过神的时候,究极发现,漆黑竟然已经把他推回了主人格的位置。
“漆黑……?”
究极惊讶地望向“躺在”身旁的漆黑,黑色的星盾在四面飞舞。当然,本来就是一体的他们绝对不可能像这样并排躺在草地上,漆黑只是在他的意识中这么做了。
“怎么了,身体控制权还给你了还不高兴?”
漆黑闭上一只眼,瞄了一眼究极。
虽然是个喜欢胡闹的人,但漆黑也并不是彻底混乱又邪恶,他会这样做就是一个证据。
就算同是一番星之零,但究极搞不懂这样的漆黑。突然找他们来打架,突然夺走身体的控制权,又突然还了回来……简直就是变幻无常,琢磨不透的影本身。
不过,至少漆黑现在没有想要继续胡闹的迹象。究极也稍微放松了心情,跟他一起仰望着夜空。
在精神空间里闷了超过一天,究极重新感觉到了风儿微微触摸着皮肤的舒适。暗色的夜空中星河闪烁,让盯着它的人都不禁沉醉其中,忘记了烦心事。
“……好美。”
究极的声音低不可闻,但还是被漆黑从草丛的摩擦声中捕捉出来了。
“……你觉得星星是什么时候最闪耀?”
漆黑毫无预兆的发问了。究极愣了一下,望着夜空中的星辰,略作思索后答到:
“深夜的时候吧。”
答完后究极似乎注意到了什么,眼睛慢慢的睁大,随后猛的从草地上支起身子;果不其然,漆黑虽然闭着眼睛,但却是满脸得意的笑容。就像他刚刚在对战中获胜了一样,
“漆黑,你……”
“我玩够了,回去了。会变成这样只怪你们疏于自我精进。”
不给究极反应的时间,漆黑打断了究极的话,挥了挥手,便带着胜利者的笑容,消失在了意识层深处。
“下次我会再来捣乱的,别再这么无趣了。”
只留下这样一句话,在究极的耳边飘荡了许久。


——「我来成为你的夜,而你只需尽情的闪耀。」——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