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BSzero】Zeros’威风堂堂

CP:银灼、紫疾、绀闪,搞笑向的。极微量下海

(简单粗暴。Cp们是确定了关系的。)

(银灼:闷骚白银和有点低情商的灼热。白银箭头比较明显,不过能好好说出来的时候灼热也会认真回应。)

(紫疾:表面绅士温柔,内心很黑很流氓的紫电。会说出一些意味糟糕的话,很暖的画风能一瞬间变得很污,不过疾风自带天然过滤。)

(绀闪:不把话说的很清楚就很容易不解风情的绀碧,和喜欢撩他的闪光。但绀碧一旦开窍了也会很可怕。)

 

 



    Zero们陷入了大危机。

    今天的精神空间似乎和以往不太一样。最早发现异样的是zero之中向来最早起床的绀碧和白银,他们总是在零醒来之前,安静的在各自的领域里做着自己的事。

    但是今天,两个zero几乎同时发现,零不见了。而且他们也不在原本各自的领域,全部zero和零的房间都直接被连通到了一个大厅。是个完全封闭的空间。

    本来以为是零去了哪个zero的领域里休息,于是两人合力寻找了半天却没有任何收获。直接在意识层呼唤零得不到任何回应,试图替换主人格也无法做到。

    简直就像是被困住了一样。

    很快紫电也醒了。在作为zero之中的智囊的他努力分析着现状的同时,其他几个zero也都被一一从睡梦中叫醒。发现了他们的主人格零凭空消失并且无法联系上他后,zero们都多多少少慌了神。

    “零?零——!”

    空间里回荡着zero们的呼喊。不说急性子的灼热,心急如焚的疾风早就已经在整个空间里来回飞了几十圈。

    “……如果零本身出了什么问题的话,我们zero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他没有出事。”

    紫电一语中的,让几个焦躁的zero们稍微冷静了下来。

    之后zero们开始在空间里展开细致的搜索,以求能否发现什么情况会变成这样的线索。

    于是他们不久后,在零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张字条。

    “……What’s this?”

    闪光拿起字条,其他zero闻声都一脸好奇的凑了上去。

    上面白底黑字的写着:

    【唱完一首威风堂堂,否则无法从这里出去】

    后面还附有一张歌词单,似乎是为了防止某些zero看不懂汉字,全部好心(歌词单上是这么写的)的用平假名和罗马音进行了标注。

    Zero们各自怀着复杂的心情互相对视,沉默良久。

 

 

    “……首先,威风堂堂是什么歌啊……闪光是zero之中最会唱歌的吧?”

    灼热一脸懵逼的说出了自己的疑问,浮在空中的疾风做盘腿姿势,附和着点了点头。

    “紫电你知道吗?”

    在看到那张字条后,zero之中有两个人当场噗嗤的笑了出来。紫电和闪光。

    不过被问到的两个人一脸拒绝回答的表情,而且闪光似乎还憋笑的很厉害。

    同样没听说过这首歌的白银看着他俩的反应感觉这里面一定有鬼,于是从闪光处要来了歌词单。扫视了没几行,脸上就蹭了一下变红了。

    “……”

    “白银?你的脸好红啊?今天很热吗?”

    白银干咳了几声后,把歌词单还给了闪光。

    “吾军决定,这首歌还是交给闪光唱。”

    闪光立刻一脸不开心的叫了起来——虽然跟他熟络如其他zero都知道那是他小算盘落空的表情:

    “欸——why?这首歌我可以教大家的哦?Very~有趣呢,白银一定也想听灼热唱吧?:-D”

    “哈?为什么是我?”

    一直在状况外的灼热来回看着一脸坏笑的闪光和在努力控制着表情的白银,觉得自己好像不知不觉间躺了什么枪。

    紫电见状也用有些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一眼疾风:“如果可以的话,在下也很想从疾风阁下的口中倾听这首歌呢。”

    感受到紫电的视线中有些什么不太妙的气息,其他zero都无言的抖了一下。然而疾风完全没受到不对,一脸开心的飞到了紫电跟前:

    “诶,紫电想听的话,那我就biubiu的学一下好了!”

    “……在下喜欢的就是您这样的性格呢。”

    紫电用右袖轻轻遮住了嘴,笑的开心中带了一丝诡异。魔术手温柔地揉了揉疾风一头蓬松的绿发。

    疾风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然后一个空翻飞到了闪光面前:

    “闪光!biubiu的教我怎么唱这首歌吧!”

    “诶~疾风,youwant?”

    面对歪头看着他的闪光,疾风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于是闪光把食指抵住脸颊“嗯~~”着思考了一会儿,灵光一闪,扭头看着绀碧:

    “绀碧,you来唱吧!我们以前一起听过的,you还记得吧!”

    绀碧的眉毛抖了一下。

    他承认自己是和闪光一起听过这首叫威风堂堂的歌曲的,因为其内容的糟糕程度,成为了为数不多能让绀碧记住歌名的歌曲。不过他绝对不会想唱。

    “……本大爷拒绝。闪光,还是汝唱的比较合适。”

    “诶——绀碧想听我唱吗~badbad~”

    “汝乐意的话。”

     绀碧的眼神很少见的没有正视闪光,而是把头扭到了一边。闪光见状,有些不乐意的鼓起了嘴:

    “绀碧不说想不想听我唱。”闹起了小脾气。

    尴尬的沉默降临在zero们之间。绀碧成为了视线的焦点。

    “……那汝唱吧。”

    “结果还是没说want or not。不唱了哼。”

    虽然说是两个人的正常相处模式,但紫电还是在一边轻轻笑了起来。绀碧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走过去拍了拍闪光的肩。

    “是汝唱的歌的话,本大爷都想听。这样的答案满意吗?”

    “可是我偶尔也想听绀碧的song嘛——”

    “……好吧。”

    被撒娇的人逼的彻底没辙了。于是绀碧开始勉强搜索起了记忆里能称为“曲调”的东西,思考了大概有bs对战里一个回合那么久的时间后,清了清嗓子,然后深呼吸了一下。

    众zero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即将英勇就义的勇士。

    “啊——啊——啊——啊——”

    结果从绀碧口中发出的,是晨跑喊号子时一般毫无起伏的喊声。

    喊完两次后,再次进入无言的沉默。

    “……”

    “本大爷只记得这个了。有什么不对吗?”

    闪光愣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开始狂笑了起来,动作之大差点直接滚在了地上。

    “本大爷在很努力的试图唱的好一些,为何要笑?”

    “因为绀碧又可爱又狡猾啊哈哈哈……简直哈哈哈哈……”

    一边的紫电也快要憋不住笑了。白银倒是一副“哦”的顿悟表情,右手握拳锤了一下左手心。

    “不过,就算绀碧唱了这歌,零也没有回来啊?”

    就像是什么人听到了灼热的疑问一样,放在桌上的纸条,突然又浮现出了一段文字。Zero们仔细一看:

   【ps:棒读无效】

    以绀碧为首的zero们满头黑线。

 

 

    “所以这首歌就是大声喊吗!!那交给宇宙第一燃的我好了!!”

    思考了好一会儿后终于从绀碧刚才的示例中悟到了什么要点,灼热举拳冲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开始他的命悬一线祭典ver大嗓门嚎叫。

    白银并不准备阻止他。这样的歌,不解释清楚也好……

    “白银阁下,难道就不想听听灼热阁下唱这首吗?”

    紫电用一脸很有城府的微笑对看着灼热背影的白银说道。Zero之中的智囊之名也不是白叫的,至少他现在这句话很准确的戳中了白银最不想承认但是又觉得非常矛盾的地方。

    “吾军没有这种需求。”

    然而还是决定不要简单的向欲望投降。

    紫电会心一笑,他当然理解白银心中所想。

    “疾风阁下,能把灼热阁下带回来吗?由在下来教你们这首歌吧。至少开头的部分,就算是没有听过也能够唱得出来的哦。”

    “哇!紫电来教我们吗!biubiu!”

    疾风闻言眼睛一亮,立刻冲了出去,不出一分钟就把灼热空运了回来。

    待到两人做乖孩子状端端正正坐好后,紫电一脸正经的清了清嗓子。白银和绀碧也一脸有点感兴趣紫电会怎么教的样子,时不时往这边瞟。闪光则直接混进了学生堆,跟两人坐在一块儿了。

    “灼热阁下理解的没错,威风堂堂的开头就是拖长的‘啊’音。不过,要控制的小声一些,并且稍微有气无力一点,会比较到位哦。”

    “什么啊!!难道不该像祭典一样大声呐喊出来吗!!”

    “结果是有气无力的风吗……”

    Zero之中的两个头等单细胞,灼热和疾风开始进行尝试。在来回“啊”了十几次后,灼热好不容易能把平时的吼叫习惯稍微控制住了。

    闪光在一旁添油加醋:

    “Good~再加点喘气的感觉会更棒哦~”

    “诶,还有喘气的感觉嘛……”

    疾风和灼热顿了一下之后便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尝试,而两人也越来越进入了状态……听得白银已经有些面红心跳了。

    不过灼热感受到白银的视线,也猛然发现哪里不太对,带着有点尴尬的表情立刻停止了练习。

    “等等,我说这……”

    疾风却完全一条筋的沉浸在了尝试中。

    “……疾风阁下。”

    一直沉默的听着疾风的尝试的紫电,突然冷不丁的叫了他一声。

    “恩?紫电你刚刚在叫我吗?”

    疾风疑惑的望向紫电,而对方却指挥着两只魔术手抓住了他的翅膀,把疾风提了起来。

    “诶诶?!紫电?我唱的不对吗?”

    “不,您唱的实在太好了。”

    紫电和提着疾风的魔术手一起飘向了紫色的门,那里连接着他的房间。Zero们觉得很少能看到紫电在生气的情况外笑的这么灿烂。

    “让在下忍不住想给您奖励呢。”

    “诶!biubiu的奖励吗!”

    结果两人就在其他zero的目送之下,消失在了门后。

 

 

    “奖励是什么?啊……呜哇!”

    紫电关上门后,魔术手就开始拆起了疾风身上的金属部件。腿甲、手甲、机械翼……拆卸在几分钟之内就完成了,失去了机械翼支持的疾风在魔术手放开了之后,直接掉落在了紫电的床上。

    紫电很清楚,素来习惯飞行的疾风,并不适应行走。看着在床上挣扎着坐起来的疾风,紫电满意的走过去坐在旁边,用手捻起了他的下巴。

    “能只为在下唱那首歌吗?”深邃的笑意。

    在被拆除装备的同时,疾风大概也意识到了紫电在做着什么打算。更何况现在紫电的另一只手还在抚摸着疾风的腿。

    “紫电,又想要做那种事了吗?”

    眼神却依旧纯净。

    “……恩。是哦,疾风阁下不喜欢这样的奖励吗?”

    “是紫电给的的话,当然喜欢了!”

    主动贴近的身体,疾风很很直接的把双手环绕上了紫电的脖子。两人在对方的耳边交替着呼吸。

    而当紫电正准备伸手开始解开疾风的衣领时,却突然被对方拽着往床上一倒。

    “和紫电抱在一块儿睡觉!这次来biubiu的入睡吧!”

    “……诶?”

    紫电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疾风迅速进入了打呼噜的状态,愣神了半天才终于恢复了平时的表情。

    “……还以为您理解在下了呢……”

    不过您的绿发在床褥上散开的模样,也煞是好看呢。

 

 

    “……紫电那家伙,就不能再矜持点吗。”

    目送紫电带着疾风离开了大厅,绀碧紧皱着眉头。欲望都写在脸上了好吗。

    灼热有点不好意思的瞟着白银。单细胞如他现在也终于意识到了这首歌的可怕之处,于是停止练习闭上了嘴。

   “灼热?why not continue?”

    不过闪光明显是还不准备放过他的样子。

   “我……我就……”灼热急忙摆手回绝。

    闪光撅了撅嘴,然后单脚踮起一个转身,往绀碧的方向走了过去。

   “嘛~我倒是挺乐意唱给绀碧听的哦~present~呐?”

   一只手非常直接的贴上了绀碧胸口露出的一片皮肤上。而绀碧依然一脸不动如山,就像是早就习惯了他这样的举动。

   虽然zero们多多少少都已经习惯了闪光和绀碧时不时的公然亲密接触,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怎么看都不是很妙的发展吧。

   “恩,本大爷洗耳恭听。”

   绀碧的粗神经有时候也非常可怕,白银在心里暗暗的敲了个章。

   “倒是白银~you,也要学会适当release yourself哦?”

   在两个人也准备离开大厅的时候,闪光突然回头对着白银眨了一下眼。白银的眼角抽了一下。

   “……吾军的战术,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嘿嘿~这只是个好心的advice哦?对you和灼热~”

   “本大爷也认为,白银,汝太过于拘束。”

   绀碧和闪光也离开了大厅,只留下双重攻击话语,让白银在寒风中继续和欲望斗争着。

   今天的暴风雪真是格外的冷。

 

 

   “……所以?白银你也要……?”

   被留在大厅的只剩白银和灼热了。白银一直背对着灼热,而灼热在看着他有将近五分钟后,终于开口说话了。

   “能让零回来的话,唱个歌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

   虽然并不是很情愿,但灼热这句话是绝对真心。零在每个zero心中都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如果零出了什么事,zero们是绝对无法原谅自己的。

   但白银早就已经注意到,布下这个局的家伙,恐怕真正目的并非是加害于零。

   “吾军认为还有更有利的计策没被发现。在那之前灼热,你先冷静一下。”

   言下之意是我舍不得你做羞耻度这么高的事。我自己也不会干的。

   紫电和疾风发生了什么他们并不清楚,不过绀碧和闪光那边很快就传出了有些糟糕的声音。大概是闪光的叫声吧,因为勉强还能听到一点英语。

   灼热满脸通红的低头坐在了地上。他在心底庆幸,幸好白银现在是背对着他。

   不过这样,他也没法看到白银的表情。

   “……我是被你厌烦了吗?”

   灼热心直口快的说出了心中所想,白银闻言有些惊讶的转身。

   虽然灼热和白银是zero之间相处最久的两人,属于老大哥级别,但两人的关系却远远没有其他人处的更自在,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错开感。

   “不,吾军并没有厌烦你。”

   “那如果我想唱的话,你愿意听嘛。”

    “……!!”

    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展开,白银愣在了原地。虽然灼热是出了名的直肠子,但这种状况下竟然也能……不愧是真红燃烧的一番星。

    咳咳。

    “白银,你就承认你想听吧。”

    好吧,还是被看透了……

    虽然心里有些挫败,但白银从来不会在气势上输人。

    “恩,能看透吾军所想,你也很有长进。”

    “别在奇怪的地方嘴硬。”

    灼热一脸“兄弟你就认了吧”的表情,站起来拍了拍白银的肩膀,然后抓住了对方的手。

    “闪光说的对,你太压抑自己了。”

    接着,拽着白银便往红色的门跑过去。

    “来一场爆裂燃烧的释放自我祭典吧!!!”

    等等,虽然是你平时的口头禅,但是哪里不对啊?!

    白银虽然有意识到诡异,不过还是决定,管他呢随他去吧,灼热都这样主动了。嘴角也少见的挑起了笑意。

    “吾军接受祭典的盛情邀请。”

 

 

    虽然不知道究竟是哪个zero唱了威风堂堂,不过一天之后,零总算是回来了,精神空间也恢复了正常。

——强行END——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