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惑星库雷物语】波纹的羁绊(波紋の絆)


原文链接:http://cf-vanguard.com/introduction/unit/novel01/



惑星库雷物语 web外派版 苍海军势篇 vol.01「波纹的羁绊」

文:ノ霧 / 译:红石

(转载请与po主联系,并注明出处。)


 

从陆地上看到的景色。

是被渲染成青蓝色的,惑星库雷那美丽而宏大的海原。没有半丝波澜起伏的水平线。

这如同时间完全停止了一样的光景……

 

「好嘞!这家伙就是第10个了!你比我少3个哦帕夫洛斯!」

「别跑那么前面拉比斯!这是战争!可不是比赛!」

 

……被爆炸声和水柱给破坏掉了。

 

「祈祷伍长能注意到某人单独行动的那天会来什么的……」

「索提里欧,虽然感慨是一方面——」

「——但别在战场上停下脚步。我当然明白的,奥德修斯。」

 

现在这片海域,由于海军“苍海军势”和不死海贼团“雄伟深蓝”的交锋,已经化作了血沫和水沫交织横飞的战场。战况为海军一方占优。劣势的海贼一方,有一侧的船只已经沉没了一半以上,被漩涡吞噬。

 

「是我军的优势,吗。」

「正是。之后再根据敌人的策略…」

「大有可以直捣黄龙之势呢。」

「大佐,骄兵必败,恃强而轻敌是必须舍弃的幻想。」

「我疏忽大意的时候,有你敲响警钟就没有问题了。就靠你了,米太亚德。」

 

士兵数量没有很大的差距,但为何战况会如此明显的倾向一方?

士兵能力的水准高低自然是一点,而最大的理由应该是有着优秀的「军师」了吧。

 

「那么……从海中的部队调遣几名士兵前去进行侦查。先行探索敌人的潜伏兵。」

「是,那就以索提里欧兵长为首,选拔几位有适合侦查的能力的将士和士兵吧。」

 

有着别名《轰鸣的波纹》的海军大佐「季诺比欧斯」。且不说在这支部队里,就算在苍海军势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名军师。

受到海军大将「灾漩」的深厚信任,心地温和且提倡绝对正义的人。

 

「选人就拜托你了,根据反馈的报告也有会向全军下达突击命令的可能。保证随时能够调整阵型,对于有必要的人就直接下达命令。」

「敌人已经乱了阵脚。能够注意到我方阵型改变的概率很低,对像传达命令这一类的细微动作有所警戒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吧。」

 

面对完全寄予信赖的副官,季诺比欧斯以无言的点头作为回应。

把目光从立即行动的米太亚德处移开,他为了能再次确认状况,开始前往舰桥处的显示屏。

 

「什么都没有的话最好不过。但是,如果我的预测是正确的话……」

 

战争,正渐入佳境。

 

 

与此同时的海贼一方——在后部中央的位置,某艘巨大船只的船长室内。

一位女海贼气势豪迈的踹开了门,闯了进来。

 

「黑!左边的那群家伙都被齐刷刷地放倒了!不太妙啊!」

「是吗是吗,就算把他们全召集起来也顶不了什么用吧。不过确实不妙啊,头疼。」

「可不是该这么随意的时候了……」

 

“雄伟深蓝”所属的船长之一,「比诺·黑」,就算在听了第一部下的「比诺·白」紧急传达的战报之后,和平时别无二致的沉稳笑容也没有丝毫改变。他绝不是无能。白从他的眼中感受到了要刺穿她一样的锐利光芒后,把还没说出的抱怨都咽了回去。战况会很大程度影响士气,黑自然也是很清楚的。

 

「没想到苍海军势的活动范围会这么广……没办法。」

 

双手在椅子的扶手上一撑,他站起身来。

 

「我也上阵吧。」

 

战况开始改变了。

 

 

「刀刃居然没法砍进去!?」

「不只是斩击。水压步枪的狙击也是,全都被无效化了。」

 

敌人的伏兵数量并不多。在伏兵待命的地点已经改变,几乎不可能受到奇袭的现在,就这样一鼓作气地杀进敌阵——本应是这样。

 

「啊哈哈哈,你们还真弱。」

「不kui是船长!Gan掉他们吧!」

「……输给他们的你们更丢脸了……一会儿给我做好觉悟啊。」

「噫——!?」

 

比诺·黑和管束着“雄伟深蓝”全团的船长「夜雾」一样,是一位有着强大力量的吸血鬼,也是敢放出“美丽女性的新鲜血液是至上的宝物”这等豪言的大海贼。

据传受害者已经高达千人。能将生物的血液中内藏的魔力转化为力量,是库雷的吸血鬼们的共同特征,比诺·黑也不例外。

对,他的身体,一直都覆盖着几层强有力的结界。

 

「退下,拉比斯!你的攻击对那家伙不管用!」

「吵死了!被打了怎么可能掉头就跑!」

 

坚固到能让他在魔法弹的枪林弹雨中毫发无损地行走着的防御壁垒,一介海兵的斩击更不可能将其破坏掉了。

要将结界击破,需要超规格的力量。

 

「不都说了你打不破的吗。这种战斗方式可不美啊。」

「咕啊啊……!」

「拉比斯!!」

「下一个就是你了吧?」

 

比诺·黑的斩击,袭向了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身受重伤的拉比斯身上的帕夫洛斯。

那把剑贯穿了帕夫洛斯的核心——

 

锵——!!

 

——的前一瞬间,比诺·黑的剑被截断了。一把巨大光剑的刀刃,被投掷到了两者之间。

顺着光剑的飞行轨迹,帕夫洛斯的整张脸,和比诺·黑的目光,都朝着那个方向移了过去。

 

「……有种重量级人物登场了的感觉啊。」

 

视线的前方,是压抑着无声愤怒的季诺比欧斯。

身负重伤的拉比斯,甲板上已经咽气了的几位海兵,最后目光扫过无法掩盖自身焦躁的帕夫洛斯后,他的视线再度回到了比诺·黑的身上。

 

「部下,似乎烦劳你了呢。」

「没什么,也没添啥大麻烦吧。」

 

在季诺比欧斯向着这边踏出一步的瞬间,比诺·黑离开了帕夫洛斯身旁,和他拉开了很大的距离。因为他察觉到了,对方是有着能够打破自身结界的超规格级力量的对手。

 

「你,很强呢。在苍海军势里也算的上数一数二了吧?」

「我不过是一介军师。若只是看单纯的战斗能力,在军中也只能算是泛泛之辈。」

「这真是……」

「请你,不要过于低估我们了。」

 

嘴上开着玩笑,但比诺·黑的内省早已雀跃鼓动了起来。能够释放出如此程度的威压感的季诺比欧斯竟然不是战斗特化型的战士,而且他还只能算“苍海军势”全体中的泛泛之辈。

在自己放浪的这段时间里,他们究竟夺回了多少力量,光是想象就让他背脊一阵冒冷汗。

 

(说回来,这里除了这个男人以外没有其他威胁……若是能抓准机会去和夜雾的船团汇合的话…)

「而且——」

 

在战舰四周升起几条水柱的同时,一直目光游荡着的比诺·黑停止了思考。

就像是对方在说「我清楚你在想什么」的这个时候。

 

「你出现在这里的那瞬间,就已经决定了胜负。」

 

水柱以季诺比欧斯为圆心林立,形成了龙卷一样的形状。

然后,升起的龙卷之一正面撞上了季诺比欧斯,并且爆散开来。

这时比诺·黑终于露出了惊讶和焦急的表情。

因为有如此可怕的威胁,凌驾于季诺比欧斯之上的强大的什么事物,出现在了这里。

 

『第九侵海迎击部队「季诺比欧斯」队队长、海军大佐珀德洛墨斯。于此参战!』

「生活的似乎太过放浪了啊,海贼贵公子。这即是超越,为了施行正义的全新力量!」

 

除此之外,余下的无数龙卷在珀德洛墨斯的头顶开始集结阵型。

几条龙卷互相融合,光芒愈发耀眼。

在这光芒达到最亮的时候,完成的阵型中,出现了有着从未见过的形状的巨大炮门。

 

「老老实实留在后方的话,你和你的随从自不用说,肯定也可以让部下们来得及逃脱吧。但是,已经晚了。」

「……!白、灰!快跑——」

 

即将遭到毁灭的预感像电流一样窜遍全身,他高喊出部下的名字。

像是要追逐不顾危险背对敌人的比诺·黑,两道无情的号令响彻了这片大海原。

 

 

「裁决的时候到了,比诺·黑!就和寄宿在你身上的无数得不到救赎的鬼魂一起,回归大海深处吧!」

『新水源能・全压轰击(NewHydroEngine FullBurst)!重机动战舰全炮门开启!!射击——!!』

 

 

  暂时的平静造访了这片海域。比诺·黑的船团有9成以上被消灭。虽然他本人也下落不明,但纵使免于被剿灭,想要再度整顿出这个规模的战力也需要相当的时间吧。

  参与了讨伐的部队,完成了休养、训练、疗伤等活动的人们,也渐渐回归了与平时无异的生活中。

 

「真是的,拉比斯那家伙……尽知道乱来。」

 

帕夫洛斯看着在医务室里打着豪爽的呼噜酣睡着的拉比斯,

「伍长不也在途中跟他一样独断专行了吗,可没有资格说别人哦。」

「唔……」

 

索提里欧一语中的。

 

「…抱歉,关于这个我自己也有责任。」

 

在憋着一口气的帕夫洛斯身后,纤细的青年正倚墙而立。原本只是准备挖苦一下帕夫洛斯就了事的索提里欧,却没想到中了别人的痛处,很罕见的露出了着急的表情。

 

「哪、哪里……这不是俄瑞斯特先生的错啊。伍长们不也都在随性子吗……」

「这是让他的力量变得更加灵活,以及教了他如何使剑的,身为指导者的我的过错。等他醒过来之后,我会再次严厉的教导他。」

「那就拜托您了。我也会好好对伍长进行说教的。」

「你……好歹我也是你的上司吧……」

 

 

 

机动战舰的一间房间内,响起了请求许可进入的电子音。

看到显示屏上映出了「亚历克斯」的样子,季诺比欧斯解除了安全防范系统。

「打扰了。」

「那么大佐,我就先告退了。」

 

  进入之后,面对做出了敬礼姿势的亚历克斯,准备离开的米太亚德也以小幅动作的敬礼作为回应。在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确认了门已上锁后,亚历克斯才向季诺比欧斯转过身来。

 

「报告。船底的修复已经完成。」

「辛苦你了,亚历克斯。」

 

 “苍海军势”的古战船,在船底附近存在着许多与水源能相关的重要部件。

 对冲击的低抗性,是考虑了当时的部件强度而做出的设计。

 反之,如果船底附近遭受了什么损害,自然是要拼尽全力抢修。因为冲击有带来爆炸的危险性。

 而最新锐的机动战舰虽然没有这样的顾虑,但也无法做到迅速给部队的所有舰艇完成更新。

 

「按照您的命令,船底以外的修复工作都由工作科或者技术科进行继续作业。以后会定期对他们的状况进行报告。」

「是吗……船底的修复总是有很多事故。总是在依赖着你们,真是抱歉啊。」

 

  亚历克斯和与他同世代的士兵们有着共同的特征。他们都从拥有着强大力量的水生种的细胞里诞生。并且,身体98.5%以上是由水分构成的。

  溶解于水中的身体,不说打击,就连由爆炸引发的冲击都能全盘承受。

  为了让旧型号舰艇的船底修复不造成牺牲,季诺比欧斯判断将修复工作交给他们进行自然是合情合理。

 

「……只是有您这句话就已经足够了。那么,打扰了。」

 

  亚历克斯将军帽取下夹在腋下,然后深深的鞠了一躬。

  在进行这个最高规格的敬礼时,他带着满脸的微笑,不知季诺比欧斯是否注意到了呢。

 

 

 

 

  几天后,在季诺比欧斯指挥的机动战舰上的作战会议室里,集结起了众多的将士。

  对于将比诺・黑组建起来的,迄今都难得一见的大规模海贼团击破一事,统领着“雄伟深蓝”全团的夜雾肯定是怒不可遏吧。

  相对的,“苍海军势”也配置了各个精锐部队。可以说是做好了万全的迎击准备。

 

「众位,听我说。」

 

一个个环视了每个人的脸后,台上的季诺比欧斯提高了声音。

 

「海贼们集结全力准备发动战争了。这次的迎击战,恐怕会是星辉大战以来最大规模的战斗吧。双方肯定都不会无事而终,不论以怎样的策略应对。」

 

  季诺比欧斯的声音比平日更加严肃,在将士之中激起了波澜。

  从这位久经沙场的军师口中说出的话,就能感受到这场战争的规模之大。

  聚集在这里的将士们,比起亲眼看到敌人,更加切实的理解了事情的重大性。

  一切只是在短短几分钟里。而季诺比欧斯的一声“但是!”,打断了逐渐变大的议论声。

 

  「吾等决不会败北!」

 

  将士们一时失语,目光再次集中到了台上。与身边的士兵们交谈的人,低头颤抖的人,大家都等着他的下一句话。再一次扫视了全员的脸后,他又回到平时的语调,开始说话了。

 

「如今的我们,还与被拘束在封印中的那时一样吗?不。以苍波为首的众多精英部队,再加上萨瓦斯中将所率领的新大队,以及……大将灾漩大人的苍岚舰队。集合如此战力,吾等没有丝毫会败退的理由。」

 

  于此,季诺比欧斯敢断言「不可能败北」。

  这番话,让霸气重新回到了一部分将士的脸上。

 

「与被古时的野心所困,没能看清正义,向库雷全土发起战争的那时一样吗?不。如今的我们并非遵从他人正义的傀儡,而应该是贯彻自身的正义——守护大海秩序的卫兵。」

 

  只有视线在往上看的人们,渐渐抬起了脸。

  消沉的屋内,气氛逐渐改变,开始渐渐沸腾了起来。

 

「我的使命,是将贵官们送上这片时刻伴随着死亡的危险的战地。」

 

「以及」接着,

 

「待贵官们击破敌人后,尽全力提升让这艘战舰能够成功归还的几率。」

 

  平静,沉重,深邃的声音。

 

「为了代替不允许站在前线的我,」

 

  季诺比欧斯第三次,环视了屋内。

 

「希望大家能将力量,借给我。」

 

   既是部队长,也是被称为绝世有名军师的这位军中大佐,没有丝毫踌躇便向部下们低下了头。

  没有回应的声音,也没有激起任何一点喧闹。过了整整1分钟后,映入抬起头的季诺比欧斯的眼中的是,

 

「……谢谢。」

 

那是没有丝毫慌乱的面向他敬礼的,部下们的姿态。他是军师。

他也不是没有预料到结果会变成这样。但是,就算这样,

 

「我向贵官们的正义,致以最大的感谢与敬意。」

 

  在这幅光景进入视野之中的时候,有种自己的心中涌起了什么炙热东西的感觉。

  没有任何计算,也没有任何思量,他想都没想便从口中说出了发自内心的话。

 

「祈祷各位武运昌隆。一定,要平安归来!」

 

 

 

 

 

 

 

………

 

………………

 

………………………………

 

 

「呼……怎么说啊……只有这次,我还真觉得会变成灰尘呐…」

「真是的,太游刃有余才会变成这样的啊!」

「别这么生气啊白……」

 

「嘛有什么啦,反正大家都没事啦~」

「灰!你给我闭嘴!」

「哦哦好可怕~」

 

「但是,他们不知道我们只要还有血液就能活下来,真是太好了呢。」

「以血的状态浸泡在海里,变回去的时候肌肉就变得黏糊糊的咯~」

 

「要变回原来的样子,大概要花多久啊…」

「只是样子的话也得花个2年吧。血的话,我和灰总能想点办法,但你就只能暂时老实点儿了。」

 

「给你添麻烦了。」

「……还不是都怪你才会让我们有这么多麻烦!」

「大姐,害羞咯~」

「杀了你!」

「噫好可怕~」

评论

热度(15)

  1. ランブロスの部屋猫衬衫的红领巾 转载了此文字  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