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BSzero】Extermination III

(第三章依旧是银灼回合ヾ(o◕∀◕)ノヾ老实的孩子就是想让人找找笑点呢?以及那个人也出现了哦。)


——————————


    在那次傍晚的工地斗殴事件之后,白银终于有了和灼热打交道的契机。虽然他总是因为叫对方为“灼热之zero”而屡次被灼热投以看中二病的眼神。

    “我说白银先生,你是不是还没从迷恋机器人或者〇〇超人之类东西的年龄走出来?你自己就算了,别把我也当成小孩子啊!什么zero不zero的,我又不是那个闪什么的歌手……”

    啊哈哈,我确实是个〇达粉,虽然基本没人知道我的房间里堆满了各种〇达模型……不对,重点错了。

    那之后白银就再也没叫过他灼热之zero。

    白银一开始很犹豫要不要告诉灼热有关于他们过去的事情,因为他自己就经历过这样的感受——因为一段突然苏醒的记忆而使现在的自己变得一团糟。白银一方面觉得有责任告诉灼热,但另一方面又和内心的不安进行着斗争。

    而且,现在的自己究竟和记忆中的自己是不是同一人……白银光是这样想着,就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这段记忆是属于“白银之zero”,但自己到底还是不是他?毕竟在记忆苏醒前,他作为白银生活的时光,也是真真切切存在的。到底,如何选择才是正途……

    不过这样的烦恼,总是会在不知不觉间被灼热给带走。虽然灼热没有和白银共同的记忆,但他的一些无意识的举动,会让白银转瞬间有种回到了过去的错觉。

    灼热因为好奇面容酷似这点而一直追着白银问,白银就勉强地用“这个世界上有三个和你长得很像的人,我大概就是那其中一个”这种毫无根据却又广为流传的神奇理由糊弄了过去。但让白银没想到的是,灼热竟然较真的想去找那所谓的第三个人,这让白银简直哭笑不得。

    看着莫名其妙的燃烧着斗志的灼热,他很想说,其实大概不止会有第三个……

    就是这样,两个人在不知不觉间慢慢的消去了看不见的隔阂——或者说,是恢复成了两人应有的相处模式,变得像铁杆兄弟一样,来往也愈发频繁了起来。

    本来两人谜之相似的面容就是校内的趣闻之一,而现在,家庭背景相差甚远的两人一下变得亲近了起来,也惹来了不少好事者询问缘由。

    “哈?!我跟这家伙……”灼热并没想到是自己大大咧咧的处事方式引来了这样的“事态”,被问到原因的时候,正准备很实诚的给出真相——

    “是兄弟。”

    结果被白银斩钉截铁的一句话给断了退路。

    “!?”

    看着询问者带着一脸得到了满意结果的表情离开了两人跟前,灼热默默转过头,以见鬼了表情盯着白银,而对方只是回应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大概之后学校里就会流传出“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兄弟感人重逢”这样的八卦了吧,白银这样想到。不过某种意义上也省了很多事了。

    当然,灼热是不会想到好处所在的吧……顶着面前散发着黑色气息的人的杀人目光,白银强迫自己摆出冰山脸,拿出便当盒淡定的吃起了午饭。

 

 

    和家境富裕的白银不同,灼热生活在一个并不是很好的环境里:他因为一种有风险的先天性疾病而成为了弃儿,是在福利机构内度过童年的;上高中之后也是一个人生活在外。这大概是造就灼热身上有种和白银完全不同的独立性的原因。

    “我可以一个人”和“我一个人就好了”。

    但让白银感到庆幸的是,这样的处境并没有过多影响到他的性格,这让白银松了一口气。在和灼热接触了几天后,白银开始萌生了把其他的zero、他们的战友,也找出来的想法。以及他们的领头人,一番星之零,说不定也会在这世界的哪个角落。

    在拥有高度发达的通信技术的这个世界,纵使没有一番星号和珍宝号,这样的事情也绝非不可能;而白银正是为了好好和灼热商量这件事,才把对方请到了自己家里来。

    “……白银你……”但在打开白银的房门的那瞬间,灼热傻眼了。

    满屋子摆放整齐的机器人模型,全部是玻璃柜陈列。

    白银很有自信,除了和他对机器人有同等爱意的人,否则不管是怎样的人在看到他如此可观的萝卜收藏品之后都会受到震撼的。

    ……不过灼热的情况,比起说是震撼更应该说是瞠目结舌。

    “怎么样,吾军的列阵很感人肺腑吧。”

    每当提到机器人相关的事情,白银以前的口癖便会不由自主的冒出来,语气里还颇有一丝自豪之气。看着这样闪闪发光的他,灼热瞬间似乎能看到什么手持银枪的巨大白色钢铁战士站在他身后,自动充当背景。

    太闪耀了。灼热想起白银给他提过的曾经六人共同并肩作战的故事,虽然在他的眼里都只是白银的脑内剧场——如果自己也是这种形象的话,灼热还是想选择继续做个普通高中生。他只对祭典感兴趣,不太想变成中二少年拯救世界。

    “……是,你的厨力很感人肺腑。”

    灼热默默关上了门。

    

    

    “…所以白银你是准备去一个个找你说的那些zero了?”

    灼热左手撑着脸,右手百无聊赖的转起了笔,听着坐在他对面的白银在奋笔疾书作业的同时还在和他聊之后的打算,目光在白银身上和作业本上来回溜达。

    对于白银这种一心二用的功夫,灼热在心底狠狠的羡慕了一把。不管白银说的事情有多么离奇,对他们而言最首要的还是完成眼前的任务:是学生就得完成作业,所以两人就在客厅里铺开了战场。

    “不过,地球人口三十亿,万一花一辈子都找不到怎么办?”

    白银在流畅书写的笔尖顿了一下。灼热说的是事实,不过比这更让他惊讶的是,灼热居然没有直接就提出“我们现在就去找吧!”这样更加符合他一贯性格的话。

    果然,变化还是存在的吗。

    “是七十亿。”随口矫正了一下灼热的常识错误,白银淡淡说道,“你说的对,这的确是一件说着简单做着难的事。既然你没有以前的记忆,也就是说我们不能指望靠过去的记忆去寻找其他zero。”

    最差的情况是,有着过去记忆的人只有自己。不过那样也总比孤身一人好吧……

    “哈……”

    灼热并不是很理解白银的心情。从他们两个认识那天起,白银就经常跟他提起异世界的故事,还时不时用一副看着失忆症患者的担忧眼神看着他,这让灼热觉得非常莫名其妙。不过时间长了,就算理智上他一直认定这是白银在犯中二病,却似乎也能对他所说的一些东西感同身受。

    徜徉在宇宙星海中的冒险历程。和一些怪兽共同驰骋在某片土地上。尤其是燃烧的祭典。对这样的感觉,灼热的意识深处起了些反应。

灵魂的共鸣。

    “不过,合你我之力的话,总能有些头绪的。”

    说完这句话的同时,白银放下了笔,抬起头来直视灼热的双眼,眼里满是真诚和无言的信赖。

    被他这样盯着,灼热微微脸红了一下,立刻低下头去做出写作业的样子:

    “……反正只要碰到跟我们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不要轻易放他走就是了吧!”
    这样被人无条件信任的感觉还挺不错的。灼热不禁这么想。

    “没错。”

    白银点点头,对灼热简单粗暴的总结表示赞同。眼下线索根本没有,只能先走一步是一步了。

    “不过你手上的不是英语作业吗?怎么会写着函数式?”

    “……白银!!!我知道不用你多管闲事——!”

    毫不客气就被戳破了心不在焉的事实,灼热正准备怒掀桌的时候,像是要阻止他的暴走行径一样,门铃响了。

    “您好,您的外卖到了。”透过门传来了不响亮但能听清楚内容的声音。

    白银在灼热死鱼眼一样的眼神注视下站起来去开了门。

    “等等这是……”

    “啊,你来之前我叫的披萨外卖,就当是晚餐。这个你应该也喜欢吃吧?我还特意给你要了辣椒包。”

    灼热万万没想到,怎么看怎么是少年富二代完美人士设定的白银、啊除了有点中二病,居然也是会叫披萨外卖做晚饭的人。虽然自己喜欢吃披萨这点不假。

    灼热突然觉得,自己下次是不是可以靠厨艺压制一下白银了……烤披萨什么的绝对不在话下。

    不过,更让他没想到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在白银从外卖小哥那里接过了两个披萨盒和调味料包后,白银似乎看到了什么,突然愣了一下。为了确认这不是他的一时错觉,白银果断的喊了一句:

    “请稍等一下!”

    灼热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白银是在对谁说话。他好奇的站起来走到门口,只看到了因为白银的喊声而停住了脚步、头带着印有店铺logo的红色棒球帽的外卖小哥。

    “……您是在叫我吗?”

    灼热睁大了眼睛。抬起头来看着白银的外卖小哥,虽然脸基本都藏在帽檐的阴影之下,但距离不远,足够让灼热看清楚——

    紫瞳紫发,除此之外,就是跟自己和白银完全一致的面孔。

    而对方看见这两位顾客,同样也是一脸惊讶的表情。不,比起惊讶,倒不如说是惊惧。

    “……抱歉,在下还要回去交工,先告辞了。”

    对方比白银灼热两人做出了更快的反应,压低帽檐之后迅速跑走了。白银明显没料到对方竟然会是这样的举动,当机几秒钟之后才跟着冲了出去。

    不过他还是晚了一步。那个外卖小哥已经坐着电梯下了楼,而晚饭时间正是用电梯的高峰期。由于是高楼层,白银就算走应急楼梯下去恐怕也很难追上。

    “……白银,刚才那个人……”

    灼热也跟着追了过来。虽然几分钟前他们才聊到要在整个地球上找人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情,但过了一会儿立刻就有其中之一送上门来了,未免太过戏剧性。

    “我知道,不会让他就这么消失掉的。”

    白银掏出手机,翻到了通讯录里的最新一条。一串电话号码后面赫然显示着店铺的名字。

    只是比起对方这么快就跑了,更让白银揪心的是,对方在刚才和他瞬间对视时候的眼神。

    那是陌生的有些戳痛了白银的恐惧视线。

    

    

    事情没有白银想象的那么轻松。当白银和灼热在夜色中找到那家店的时候,老板告诉他们,负责送外卖的临时工少年已经先请假回家了,好像是出了急事。

    该说不愧是最狡猾的zero吗。白银闻言,笑着摇了摇头。

    而对方的名字,正如他所料,叫紫电。

 

————TBC————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