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BSzero】Extermination II

(这次是绀碧和闪光的回合,新的一年来了大家要笑口常开不要老吃刀子。当然其中也有伏笔哦?括弧笑)

(多谢某位闪光cer的提醒,文中犯下的闪光语癖上的错误已经修正。)




    “啊呜……3Q呐绀碧亲!!最近真的是要忙死了~”

    闪光大口啃着手中的汉堡,而绀碧坐在他的对面双手抱胸,皱着眉头看着这位少年偶像歌手毫无形象可言的吃相。

    “有这么饿吗,慢点吃。”

    “早上出门急着去事务所拿新歌的曲谱,都没来得及吃breakfast呜呜呜……”

    虽然绀碧知道闪光一直在学习和工作之间来回奔波非常辛苦,但眼前这个人的表情简直是一副要哭出来了的样子,这让他非常尴尬。

    幸好教室没人……绀碧暗暗在心里庆幸,否则大概会被闪光的同学当成他打人了也说不准。

    虽然是同校的学生,但跟只是在跆拳道和剑术上有所造诣的普通学生绀碧不同,闪光纵使比他低了一级,但已经是有了自己的工作的艺人了,而且还拥有数量可观的粉丝。而他还能在这个学校正常上课,归功于少年法的保护——闪光迄今为止所有的对外形象宣传都是动画形象,而不是真人。

    按照闪光的话说,大概是希望自己还能有一段正常的学生生涯。

    这样境况迥异的两人能成为好朋友的契机,是他们过于相似的长相。相似到说他俩不是兄弟都没法相信,虽然性格上根本没有相似点,完全是两个极端。

    一个是浪起来能浪到天上去的欢脱,一个是发起火来光靠眼神都能杀人的威压。

    学校里的人大概没法想到闪光就是那个有名的新生代艺人,不过绀碧在被闪光亲口告诉了这个消息之后,反而觉得这个设定他能接受——不如说,绀碧觉得闪光身上有天生的偶像气息,从他见到闪光的第一面开始绀碧就这么认为了。

    “OH~饱餐了一顿,good gravy!3Q绀碧亲!”

    黄发的少年把包装纸揉成团后,试图一个远投把它送进位于教室后方的垃圾箱。然而精准远投也不是谁都能做到,在闪光kirakira的眼神护送下,纸团划出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最后撞在了垃圾箱的沿上,很不争气的蹦跶一下落了地。

    “NO——!”闪光眼中的小星星瞬间碎掉,双手抱头向后一仰,发出鬼哭狼嚎一样的哀嚎声。

    绀碧无视了在身后擅自进入疯魔状态的闪光,走到教室后面弯腰捡起了包装纸团,送进了垃圾箱:

    “这种事情,要多练。”

    如果是以前的绀碧,肯定不可能对这样无聊的小事发表自己的看法吧。闪光似乎也是同样的想法,话音刚落后两人竟然同时发愣了。

    “……是吗,不过我没有You那么多的时间去强化体育技能啊。”

    闪光露出了似乎比平时更加爽朗的笑容,说着有些无奈的话,这让不太擅长人际交往的绀碧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一言不发的回到了和闪光面对面的座位上。

    “总觉得好羡慕绀碧亲呐~剑道部主将,空手道黑段,要不是性格太阴沉了,肯定有一大群girls围着you转吧~”闪光趴在课桌上半眯起眼睛,边掰着手指边说道。

    汝不也是一样吗,偶像歌手闪光先生。绀碧闭上眼睛听着闪光的碎碎念,没把这话说出口。

    “……我还得等到成年的那天才能正式公布本人信息呐……总觉得好难等哦……”

    绀碧心里纳闷了一下,闪光不是不希望自己的正常生活被打破吗?怎么变得像是期待着自己真正投身艺人圈的那一天了?

    抱着这样的疑问,绀碧睁开眼睛看着闪光,然而更令他没想到的是闪光竟然已经以惊人的速度趴在课桌上睡着了。

    汝……该说是精力旺盛过度,还是劳累过度……绀碧头顶的黑线已经快要具象化出来了。

    “……好好休息一下吧。”绀碧自言自语,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离午休结束还有会儿时间,到时会叫醒汝的。”

    不过这些平时的绀碧绝对不可能说的温柔话语,睡着的人恐怕是听不到了吧。

 

 

    然后,五分钟后的绀碧面临着一个严峻的问题。

    现在的他正手握闪光的手机,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对,闪光的。

    扬声器的孔被绀碧用手指堵住了所以听不见手机铃声,但绀碧现在的心跳速度简直就和手机屏幕上“事务所”字样的闪烁速度有得一拼。虽然面部表情是一如既往的平稳……不,某种意义上,现在的表情叫做面如死灰。

    闪光睡着了,放在他课桌上的手机响了,不希望打扰他休息所以擅自把手机拿了出来……出于这样简单的理由,绀碧现在才会面临着一个严峻的问题:

    他要代替闪光接这个电话吗?

    这是闪光隶属的事务所打来的电话,若是不接的话恐怕会给闪光带来麻烦,但接了之后又要怎么办,转告事务倒不是问题,难的是……

    学校里除了授课老师和绀碧,没有任何人知道闪光经常意外缺席的原因是什么,闪光一直是用“家里有个生病的母亲要经常照顾”这个理由糊弄过同学们的疑问。事务所明令禁止闪光将自己的艺人工作透露给别人,但就算这样他还是告诉了挚友绀碧。如果要代接,就意味着不能让对方察觉到接电话的不是闪光。

    也就是说……

    他并非不知道闪光平时的语癖,不过对向来稳重寡言的绀碧,让他模仿闪光的说话方式简直就是一种酷刑。

    绀碧的脑海在短短几秒内发生了外表根本看不出来的连环大爆炸。然后,他以一脸已经超然的平静表情按下了接听键。

    送佛送到西,自己做的孽就要做到底,这是绀碧对待好兄弟一贯的信条,虽然现在好像哪里不太对不过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闪光君!!怎么现在才接电话啦!”

    听筒对面传来的是一个尖锐的女性声音,大概就是闪光的经纪人了吧。

    “啊,额……抱歉吾……不,我(boku)刚才在睡觉,sleep……”

    绀碧拼命的提升着自己的音调,又不希望让走廊里的其他学生听到他说的话的内容,同时还在脑海中搜索着能够替换句子中简短词汇的英语单词。

    “诶,是在睡觉吗,抱歉打搅你休息了……不过事务所这边给你接到新的工作,来通知你一下时间。”

    “这样吗,请告诉w、我,具体的time是?”

    经纪人稍微沉默了一下。如果有镜子的话,绀碧大概能看到自己的脸现在因为紧张而憋得有多红。

    “……闪光君,你的声音是怎么了?”

    绀碧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果然让声线太过低沉的他去模仿闪光的声音还是会被听出来吗!

    “啊这个……我有点感冒……”然后迅速的找了个理由想搪塞过去。

    “什么!?闪光君你感冒了!?今天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

    然而经纪人的反应却强烈的出乎绀碧的意料。

    “你可是歌手啊,不好好保护自己的嗓子的话会出大问题的!!后天就要收录你的新单曲了,闪光君你怎么会突然捅出这么个篓子……”

    绀碧脑海里一片空白。他只是想找个理由让对方不那么怀疑,结果反而引起了更大的麻烦……怎么办,绀碧现在进入了大脑思考不能状态,连经纪人在说着什么话都没有听了。

    这时,什么人突然从绀碧的手里拿走了手机。

    “So sorry啦经纪人~刚才是在开玩笑的,别那么生气嘛~今天可是一年一度的愚人节哦?”

    绀碧惊讶的转过身去,看到了活蹦乱跳的闪光。

    之后闪光凭着三两句话就打消了经纪人的疑问,绀碧这时候才开始痛恨起了自己悲催的社交能力,以及他完全没能让闪光得到充足的休息,只是帮了个倒忙——虽然闪光并没有从绀碧死水一样的表情上看出他激烈的内心活动。

    在闪光挂了电话之后,两人对视着沉默了有半分钟之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过绀碧亲拼命学我说话的样子真的太可爱了救命wwwww”

    闪光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扭曲,最后终于忍不住爆笑了出来。

    绀碧觉得,这绝对是他人生史上的一个污点。他身上的黑气已经到达能见度只有半米的浓度,就差把井号给挂在额头上了。

    “……汝是什么时候……”

    “一开始就在啦哈哈哈哈哈——”

    “……别笑了给吾停下。”

    一拳砸在了闪光的头顶。

    “Ouch!”

    在绀碧羞愤的铁拳制裁下,闪光终于停止了狂笑,带着两眼不知道是笑出来的还是疼出来的泪水捂住头顶。

    “唔……不过啊,you有这样的心意,我很开心哦☆3Q绀碧亲~”

    虽然也有很不正儿八经的时候,但闪光还是懂的感恩的,他并不是没有察觉到绀碧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闪光很快收起了坏笑的表情,转而用真挚的眼神看着绀碧。

    “会像这样关心我的人,you还是第一个呢~”

    绀碧瞬间语塞。

    随后,刚才还因为被戏弄而有些微微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绀碧转身走开,不再看身后那个笑眯眯的人。

    “……汝别期待会有下一次了。”

    “Oh no————绀碧亲再关心我一次嘛——————”

    听着闪光带了点哭腔的抱怨声,绀碧也没有为之所动,径直下了楼。

    当然,闪光是不会看见那时他的表情的。

    而后来,在下午上课的时候老师来了个课堂突击测验,绀碧呆呆地看着卷头写着的“5月9日”愣了一会,然后感叹了一下。

    闪光,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技能也是一流的啊。

 

 

    “欧对啦!绀碧亲,我前两天碰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孩子呢!”

    虽然中午发生了对绀碧而言极度尴尬的事情,但这并不妨碍两人放学后照常一起走上回家路,两人到家前还是有一段顺路的距离。

“嗯?”

    “那个孩子主动来找我搭话,最厉害的是他居然能一下就认出我是‘闪光之zero’!”闪光眉飞色舞地说到,“他还说是我的粉丝,虽然没见过我长什么样子但靠声音就能辨认了!you不觉得很有趣吗?”

    “闪光之zero”是闪光的艺名,这个绀碧知道。不过他更担心的是……

    “那不是不太妙吗?汝的……”

    “No problem啦绀碧亲!那孩子很可爱呢,承诺了会替我保守秘密,而且也不像是个会说谎的孩子呢。”

    闪光倒是一点也不担心,看着他那高兴的样子,绀碧有些好奇他的自信心从何而来。

    “人不可貌相。”

    “O↘Oh↗~?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和绀亲碧都会一起躺枪了哦?”闪光的回应却非常莫名其妙。

    “……什么意思?”

    “最interesting的是,那孩子,除了头发的颜色,跟绀碧亲和我的脸也长得几乎完全一样呢!”

    绀碧愣住了。他没想到,这世界上除了自己和闪光,居然还有第三个和他们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汝,没看错?”

    “怎么可能看错啦~就是因为长得so sa我才跟他聊起来的呢~不信的话,我跟那孩子说,下次带you一起去看看他?虽然那孩子行动不太方便,不过我和那孩子互相留了电子邮箱哦~”

    冷静思考了一下,绀碧隐约想起有一个说法叫“这世界上总有两个跟你长得很像的人”。现在的情况大概是第三个人出现了吧,绀碧这样安慰自己去迅速接受了这个设定。

    “哦,吾就稍稍期待一下吧。”

    没流露出什么感情,绀碧和闪光简单道了别后便踏上了回家的电车。

    但世界好像并没有打算这么简单的放过绀碧,在他坐在车上眺望窗外的时候,两个逆着车的行驶方向走来的少年进入了他的视线。

    而看到他们的脸时,绀碧觉得,自己一定是得了看谁都是同一张脸的病,然后使劲甩了甩头。没过几秒,红色和白色的身影就迅速消失在了车窗外。

    绀碧感觉自己很久没有这样脱力过了。

    今天真是糟糕透顶的一天啊。


————TBC————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