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BSzero】Extermination I

(注:这是篇参杂了很多奇怪元素的现代paro文。)



    事情究竟是怎么开始的,灼热也记不清楚了。不如说他本来就是这种不拘小节又相当好斗的性格。 

    总之,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这场对他明显不利的一对多的斗殴就已经开始了。

    在夕阳橙色的余晖中,晃动的人影不断拖长,然后渐渐消失。灼热一边高喊着他的口头禅“祭典啦祭典!!”一边以惊人的气势不断冲进小混混群里,把拳头结结实实地送到那些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家伙的脸上,或者腹部。人如其名,他就像一团猛烈爆炸的烈焰,是在小簇的灰衣人群里横冲直撞的火红狂徒。

   但随着灼热身上受的伤逐渐增加,状况也开始变得不那么理想了。对方见灼热的势头没有一开始那么猛,也来了劲,开始叫嚣着向他围攻了过来。 

   切,这身体怎么总是在紧要关头出岔子……灼热皱着眉头蹲在地上,眯着一只眼,眼看一群人要冲上来把他一阵暴揍而他却没法迅速地避开,正自责地在心里数落自己时…… 

   空气里突然传来了钝器和什么东西碰撞的震动音。然后,一个混混发出一声闷哼倒在了地上。 

   “这家伙是你们的头子吧。” 

   说话的是一个不知何时出现的银发少年,至少在灼热的记忆里,开打的时候没有见到过这样一个头发白的耀眼的家伙。他正掂着手里的一条钢管,虽然是逆光,但能感受到他的眼神和声音一样冰冷。少年抬起下巴扫视着除灼热之外一群人。

   不过灼热对这个来的很莫名其妙的救兵完全没有任何好感。 

   “我已经叫警察了,还是请众位各回各家吧。” 

   灼热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银发少年身上散发出的像是气场一样的,要冻住一切热量的寒气。 

   他最为厌恶的不是别的,正是寒冷。 


 
   在一众群龙无首的混混慌张地扛着他们晕厥的头子离开了作案现场后,空旷的工地上就只剩下了两个少年。灼热粗糙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受伤情况后,两个人就一直这样隔得远远的站着。 

   对方已经把手中的钢管随手扔在了地上,并且像是表达自己没有敌意似的,故意把钢管踢远了。虽然没有人会再攻击自己是好事,但灼热却有种比刚才干架的时候还不爽的感觉。

   一红一白,一热一冷。在灼热看来,对方某种意义上就是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从他一开始出现的时候,灼热就有这种毫无根据的感觉了。 

   能这么准的一棒子干掉混混头子,这家伙难道是一开始就在了? 

   银发少年一直低着头,灼热看不清他是什么表情。 

   “……喂,为什么要帮我啊。” 

   沉默了很久之后,率先按耐不住的灼热大声向银发少年发问。但对方就像是没听见一样,只是呆呆地站在那儿,什么反应也没有。 

   这家伙不是聋子吧?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有残疾的人啊? 

   灼热本来就是个急性子,见银发少年是这样的反应,心里的无名火跳蹿的更加厉害了。他把自己身上的伤完全抛在了脑后,快步走到了一动不动的人面前。 

   “说点话啊!你不知道你这样很让人火大的吗!” 
    对方终于有了点反应的抖了一下,但语气却和刚才完全不同,甚至是显得有些怯弱的咕哝。 

   “…█ █…” 

   完全听不清楚啊?!这一点也不像你的吧?! 

   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想法哪里有些不对,灼热拽住了银发少年的衣领。这次他终于看清楚了对方的眼睛,是和他的发色一样冰冷的银白瞳色。 

   但是。

   “你……?!” 

   灼热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吓得放开了他的衣领。 

   也难怪,不论是谁,突然看见一个跟自己有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的陌生人,都会大吃一惊吧。 

   眼前的少年,除了发色和瞳色,有着和自己相似到简直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面容。相对于灼热的满脸难以置信,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惊讶,反倒是带着一脸复杂的表情,偏过头避开了灼热那惊异的目光。 

   大脑当机了十几秒后,灼热才回过神来。 

   “不对,还有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灼热想起来了,刚才那句咕哝似的话,分明就是在念他的名字。 
 

 ————————

    白银是个很独立的人。 

    并非是说他不擅长社交。他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好人缘,带人和善而且做事靠谱,当然这大概也有他家境富裕的功劳在其中——但白银总是会在不知不觉间,和周围的人划出看不见的界限。 

   就像他的名字一样,白银是一匹只能在暴风雪肆虐的冰原独自生存的孤高银狼。 

   从小就习惯了父母长期不回家的独自一人的生活,白银显得比其他同龄人要更加成熟。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原因—— 

   白银有着自己身为“白银之zero”的记忆。 

   他在某一天突然回忆起了自己作为“一番星之零”的一份子,在宇宙中历险的那段日子。以及还有其他五个和他一样,有着zero之名的伙伴们的事 

   既然自己变成了现在这一个样子,那他们应该也会是在这世界的某个地方,过着和正常人无异的生活吧?说不定……零也是? 

   想起这一切后,白银并不是没有动过主动去寻找其他zero的念头,但对于未知的恐惧让他不敢轻易地行动。直觉警告着他曾经发生过什么,可记忆并不完整,他无法想起为何会变成这样。 

   而且,17年了。他没有遇到过任何一个和他有着相同面孔的人。时间把他心中的希望渐渐磨成了粉末。 

   有时候,白银甚至有些埋怨为何自己会想起过去,以至于他有种从此就和这个世界脱了节的感觉。但他很快就将这种想法抛弃掉了,只因他不愿意亲手否定过去的一切。 

   抱着这样矛盾的心理,白银几乎是浑浑噩噩的度过了记忆苏醒后的每一天。直到某日,他突然从同班的女同学那里听到了这样的一句话: 

   “诶,D班那个红头发的男生原来不是白银君的双胞胎弟弟吗?” 

   白银一瞬间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苏醒了。 

   名为“世界”的冰原,似乎终于为他打开了出口。 


   “祭典啦祭典!!” 

    白银藏在工地里被随意摆放的一个大型弃置物后,观察着这场红发少年单挑一群小混混的对决。听见那句让人怀念的熟悉口头禅后,白银甚至顿感轻松地上扬起了嘴角。 

   灼热……还是以前那个灼热之zero吧。 

   在得知自己的生活圈内就存在着一个曾经的伙伴后,白银迅速展开了调查。事实上也没花费太多功夫,因为在听说对方是红发后,白银就能断定他的身份了。 

   赤红燃烧的一番星,他的战友,同为zero之一的人。 

   和混混干架的样子跟他进行BS对战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是个不知畏惧为何物的燃焰祭典狂人。就差换上对战服,再把BS卡片拿在手上了。看着他在人群里不断受伤却依旧在横冲直撞的样子,白银苦笑着捡起了脚边的一根破旧的钢管。 

   不过,有勇无谋这点可不太像他啊。 

   压抑住心里隐约浮现的不安,白银走了出去。他完全不担心混混们会注意到他这个乱入者,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红发少年的身上——随后,对着一个从对殴开始就一直在对其他人发号施令的家伙,毫不手软地砸了下去。 

   “这家伙是你们的头子吧。” 

   擒贼先擒王。白银的处事方式素来像兵法一样简朴而又直截了当,能让人感受到无形中有两个字在被强调,“效率”。 

   看着领头人突然被放倒,一众混混因为没搞清楚状况而显得手足无措,纷纷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白银的身上。 

   然后,趁着他们还没来得及理清思绪,白银再下一着。 

   “我已经叫警察了,还是请众位各回各家吧。” 

   反客为主。无将之军已经是半盘散沙,这时只需要占据主动,再随意施加一点精神压力,敌军便会不战自溃了吧。这种时候,对方大概连自己所说的话里存在逻辑问题这点都不会注意到;若是真的想让警察收拾他们,怎么可能还会劝他们离开呢? 

   如白银所料,不出几分钟后一群灰衣人便都离开了这里。 

   但他却比刚才更紧张了,因为眼前的这位红发少年正一边打理着自己的伤,一边用一种充满厌恶和不解的眼神打量着他。 

   白银心里一冷,因为那完全是在看陌生人的眼神。他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与他对话。明明记忆中的两人是当初零最可靠的左臂右膀。 

   “……喂,为什么要帮我啊。” 

   对方却率先发话了。 

   为什么要帮你……当然是因为我们是战友啊。 

   但对现在的你来说,我只是一个陌生人了吧。 

   最初与旧友重逢的喜悦感已经荡然无存,白银只是把这些话憋在心里,带着迷茫和失落的情绪,把头埋的低低的。 

   难道说,只有我记得了吗…… 

   白银的脑海里交替出现着记忆里的灼热之zero和刚才的灼热。之前还是隐约的不安感,现在终于彻底爆发了出来。 

   ……是同一个人吗? 

   “说点话啊!你不知道你这样很让人火大的吗!”

   在白银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时候,红发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走到了他跟前,一脸怒气的吼着。 

   白银被吓了一跳,然后反射性地小声念出了对方的名字: 

   “…灼热…” 

   不过看对方愈发怒不可遏的样子,他的声音并没有传到吧。 

   结果白银突然被盛怒的红发少年拽住了衣领。虽然两人身高相差无几,他这么做并没有什么威慑感——但在红发少年看到白银的面容的那瞬间,他的眼神从愤怒变成了惊慌,然后立刻甩开了白银。

   “你……?!” 

   也是啊。白银在心里苦笑着,这张脸对你来说就像是看到了镜子一样吧。 

   “不对,还有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连他都忘记了自己曾是zero的话,那我们和零共同奋斗过的一切……都要被否定了吗? 

   白银有种被藏在黑暗里窃笑的什么人所窥视着的感觉。那是一股不可名状,像要渗入骨髓的恶意。 

   但不管怎样,白银终于在这个世界踏出了他最想做的事情的第一步。 

   会有出口的。至少,现在终于不是一个人了。 
   这样想着的白银,转头对视上了灼热那双赤红色的眼睛。 

   “好久不见,灼热之zero。” 
 
 ———TBC———

(然后就被灼热说深井冰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