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烈火魂】炎烈的手套小段子

(故事发生时间是在动画16集,幸村为了和兼续再战,找利家进行特训之后。)

(幸村手腕和脚腕上那种看上去很重的装饰品一直都挺引起注意的……因为注意到幸村就算是在睡觉的时候脱了鞋子也没脱掉手套和装饰品,就有了这样的私设脑洞。谢谢零前辈强行揉糖,好次。)

 



      “……好痛!”

      幸村还沉浸在刚结束不久的火热对战的余韵中时,左手掌突然传来的痛感让他反射性的小声喊了出来。

      抬起左手一看,手套不知何时被划破了,一道不长但有些深的伤口正被血渐渐浸染成红色。

      “呜哇……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带着一丝意外和自责,幸村左手握拳,和平时一样利索的从轰天龙翻身落在地上,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环奈和佐助等人立刻迎了上来,围着幸村你一言我一语:

      “有斗魂爆裂助阵,与兼续的再战自是十拿九稳了!”

      “斗魂爆裂真是超帅的!”

      “不过幸村也真厉害啊,已经完全为斗魂爆裂构筑出了一套专门的战法了!”

      听着他们的评价,幸村耸耸肩笑道:

      “也不尽然。战场上可谓是骄兵必败,不论有什么战术都决不能掉以轻心。而且……”

      幸村将目光投向了正从草坪另一头向这边走来的高个男子。

      “能让这套战术得以毫无保留的实践,也得多谢阿利!”

      身着黄底火纹长袍,被幸村唤作阿利的男子边走边回应道:

      “嘛总之,这次你要是敢再败,可不会轻饶你。”

      “嗯!阿利,你就等着我的捷报吧!”

      笑着轻声嗤鼻了一下,利家在幸村面前定住脚,突然话锋一转:

      “说起来……幸村,你的左手怎么了?刚才看你的表情不太对。”

      没料到利家突然来这么一出,幸村愣了半晌后,把左手上的伤口亮了出来,流出的血不知何时已经把黑色的手套染出了一小片暗红。

      “回过神来就变成这样了……也不知是什么锐利的东西,把手套都连带着一起划破了。不过没关系,不会影响到和兼续的再战的。“

      “幸村,受伤了吗!“环奈(呆毛一跳)立刻跑上前来,“得迅速进行消毒处理是也!”

      但佐助却露出了难为之色:“不过,秘密基地里可没有医用箱啊……”

      利家挠了挠后脑勺,啧了一声。

      “也没想到你是这么个粗心大意的人。”

      “粗心大意?哈哈,恐怕是有点……”

      “去竞技场处理一下吧,晾久了小心发炎。那边有些酒精和棉布之类的东西。”

      利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明显在幸村的意料之外,他眨了两下眼后才反应过来如何接话。

      “啊……啊,那就多谢阿利你的一番好意了……”

      “别会错意,跟兼续的再战要是让这点儿芝麻大的事影响了你的状态,岂不是个天大的笑话。”

       漫不经心似的甩下这样的话,利家转身朝着不远处炎组管辖的竞技场走了过去。

 



      到了竞技场后,佐助没放过这点时间,带着小伙伴们飞速跑去开始进行对战训练;而幸村和环奈则在后台待机室里做片刻休息,利家则吩咐小弟长赖去把医药品找来。

      过了大概有五分钟,长赖便带着医药箱风风火火地跑回来了。

      “利哥!东西我拿来啦!”

    抱胸靠在墙边的利家扭了扭头,示意长赖把东西交给幸村:

      “拿去用吧。”

      “3Q,阿利!”

      幸村爽快地接过了长赖递来的医药箱,打开后很快找出了要用的酒精和棉签等物品。环奈趴在桌边,认真地看着幸村拿出一个个东西放在桌上。

      清点好了之后,幸村看了看在破损的手套掩盖下结成了暗红血块的伤口,半感叹半无奈道:

      “只是没想到这手套会这么简单就划破了啊……有些可惜。”

      环奈闻言立刻予以吐槽:“重点错误,首先应该注意伤势是也。”

      利家也难得的赞同了一下于他而言是对手的观点,虽然说法有些拐弯抹角且连带补刀。

      “一介S级武者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看来你也还差得远啊。”

      没料到会同时遭到两个人的反击,幸村尴尬地笑了一下,决定之后再考虑上哪儿去买新的手套。

    在幸村拧开了酒精瓶后,环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惊,然后面露愧色:

    “在、在下没有处理伤口的经验是也……”

    连帽子上的狗耳和呆毛朵都一起低了下来,想必是在心里责备着没有这类生活必需技能的自己。

    幸村倒是没有太放在心上,笑了笑顺便安慰了自责的环奈:“所谓人无完人嘛。没事啦官兵卫,这点小事我自己能收拾。”

    酒精的味道不一会儿就扩散到了空气里。幸村把手腕上的装饰品卸下来后,流畅的动作突然就像按下了暂停键一样生生止住了。

      “啊……官兵卫,还有阿利,能麻烦你们稍微回避一下吗?”

     面对露出了有些难为情的笑容的幸村,环奈歪了一下头,虽然觉得有些纳闷,但很快决定还是遵从幸村的意愿。

      “……嗯,如果幸村如此希望的话,那在下就先去和佐助等人汇合是也。”

      “谢谢啦,官兵卫。”

      娇小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后,幸村又把视线投向了靠在墙边,看上去毫无移动意向的利家。

      “那个,阿利……?”

      “这里是炎组的地盘,我想待哪儿都由不得你的吧。”

      带着不屑的表情,利家说出了略显蛮横但占理的话。

      眼见幸村自觉理亏,但又一副有着难言之隐的样子,利家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皱了皱眉,向他走了过去。

      “处理个伤口也能这么磨磨唧唧的……”

      然后,一个手快就抓住了幸村的左手。

      “还是说,你这手套之下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吗?”

      幸村一下就慌了,想要挣脱钳制,结果一番拉扯之后手套被整个摘了下来。

      “阿利……呜啊!”

      虽然幸村趁着利家愣神的空隙,很迅速的把左手藏在了背后,但那些遍布整个左手的棕红色错乱条纹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因为和其他皮肤明显不同……太不自然了。

     利家的表情从错愕渐渐转为带着一丝怒气的不解。

      “……切,你……那伤是怎么回事。”

     明白已经躲不过了,幸村刻意回避起利家的直视,扭过头去沉默了半晌。

      “……陈年旧事了。信哥……”

     语气与平时的斗志昂扬截然相反,充斥着消沉和无奈。

     这样少见的幸村反而让利家心里略微产生了点兴趣。自己并不了解这个在武藏从天而降的少年的过去,趁此机会也能了解一下他的强大究竟师从何处……至少,主意是这么打的。

      “信哥?”

      “引领我在BS更上一层楼的人,也是我原本的目标……但他某日突然就一声不响的从我面前消失了。“

      幸村皱着眉头回溯起往事,嘴角虽然略微上扬,但并不能从中感受到快乐的情绪。话刚说完后,便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叹息。

      “虽然想靠战绩让不知身在何处的信哥重新注目于我,但这无异于大海捞针……我也因此一度对战魂王失去了兴趣。“

      “……突然失去了奋斗目标吗……“

      利家眨了眨眼睛。幸村的这段经历让他回想起兼续还尚未现身于武藏,自己那段外表光鲜却没有丝毫燃烧之处的时光。

      同是有着强大力量却因没有竞争对手而感到无比倦乏,但又有着决定性的不同。

     “不曾体会过”与“体会过然后失去”。利家甚至有一瞬间觉得,武藏高手林立对于天生身怀武者之热血的自己而言,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有着这样的想法,幸村又未尝不是如此?

      没有了能相互切磋技艺的对手的孤独和痛苦,足以成为将任何武者的热情逐渐扼杀于无形之中的慢性毒药。更何况,那个“信哥”身为幸村的对手同时,还是他在BS新手时期的引路人。

      心怀缥缈希望去奋斗之后,迎来的却只有绝望。大概就是这样的心境,促使幸村萌发了想要毁掉自己,从此退出BS界的想法吧。

      幸村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曾经的灰色时光在上面落下了累累盖不住的伤痕。但心里刻下的划痕有多深,大概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然后也曾做出过这种傻事……嘛,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我的确修行不足啊。明明天下有这么多高手等着我去一一拜见!”

      幸村像是要甩掉阴郁气氛似的使劲摇了摇头。再度抬头看着利家时,锐利如炬的目光已经和平时别无二致。

     “不过多亏了官兵卫,我重新振作起来了!现在的我有着不会输给任何人的气势哦!“

      看着幸村恢复了平时的模样,利家微微龇牙,不经意的瞄了瞄幸村同样带着手套的右手。

      恐怕右手也是差不多的惨样吧……还真亏这家伙能振作起来啊。

      不知不觉的,利家竟然有些感谢那个小丫头。要不是她,恐怕这辈子都没法遇到幸村这样意气相投的红属性武者了。

      “哼,果然是个愣头小子。“

      了解情报的最初目的已经达成,不过利家心里却别有一番滋味。

      就像是在战局千钧一发,孰胜孰负难以分解之时,胜利的天平突然倾向于己方的那种心情。

      “这话…算夸奖吗?“

      并没有领会到利家的意思,幸村苦笑着说了一句似问非问的话。

      利家耸耸肩,觉得还是别说太多了。

      “你愿意这么理解也成。”

      随后,留下一句“快点把伤口处理好”,便离开休息室并且带上了门。

    

    


      准备离开竞技场的时候,利家突然叫住了幸村。

      “给。”

      递到他面前的,是一对崭新的半截指黑色手套,一眼看去和他原来那副基本无差。

      “诶?”

      “那副破手套已经不能用了吧。送你一副结实点的。”

      “啊,但是这样好吗……?”

      对利家的作为感到困惑,幸村本着不受嗟来之食、不对嗟来之手套的心态想要推辞,不过对方就像铁了心似的硬把手套塞进了幸村怀里。

      “有什么好不好的……不想欠下人情债的话,就给我放倒兼续吧。”

      利家边说着这话边转过身往竞技场里走去,自然也没注意到,幸村那渐渐变得充满感激和振奋的表情。

      “阿利……啊,自不用说!”

      背后传来少年精神的声音,让人联想到将天空染上火红的初升旭日。

      切,这下神清气爽多了。这么想着,利家的嘴角也有些不自觉的微微上挑。

      “在我亲手打倒你之前,可容不得你先把自己糟蹋了啊。”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