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勇气默示录2 终结次元】R的手帐2nd Vol.1 序章

【《勇气默示录2 终结次元》官方小说】R的手帐2nd

Vol.1 《不是在叫我吗?》

作者:日向もやし(チーム月島) / 翻譯:紅石

企劃:淺野智也

監修:二木達博

イラスト:鈴木次郎


声明:翻译本小说仅用于推广《勇气默示录》系列以及方便同好交流,所有配图均由译者自行拍摄,禁止用于商业用途,请勿转载。


人物介绍抄送:【勇气默示录2 终结次元】R的手帐2nd Vol.1 登场人物介绍

——————————————————


———————

Contents

———————

序章   长长的委托

第一章  就算你说要拜见一下我的本事

第二章  逃跑速度可是我的得意项目

第三章  就算看透一切又如何?

第四章  能够接受的做法

中章   爱的传道士




序章  长长的委托

 

【R的手帐】

==============================================

4月23日⋯⋯⋯⋯本以为是漂亮的星空

 

呜哦哦……没想到还会有再度在这【R的手帐】里写下文字的这天到来啊……!

不好,不论怎样拿着钢笔的手都会颤抖。

总而言之我现在非常混乱。

 

唔嗯……话说回来我到底该写些什么呢?

提兹的事?诺尔森的事?『神界的灵石』的事?和平签约仪式的事?

不,等等。

快冷静下来吧我。

这里难道不该按照顺序逐一写下吗。

 

说到头,把【R的手帐】拿出来就是为了迄今为止的情报整合。

为此,还是把事情从头开始记录吧。

对,就从我和艾尔莉平安抵达『5的世界』那天开始——

 



 

所以说艾尔莉啊,你能不能稍微安静一下?大叫着“这才不是该写日记的时候吧!”什么的,我已经很清楚你的主张啦。

求求你也别再扯我的耳朵了。

 ==============================================

 

 

 

 

 

 

【0】

——时间回溯到距离现在一年半前。那是在从无数个相连的卢森达克中,将邪神乌洛波罗丝的威胁消除之后半年的事了。

结束了『∞(无限)的世界』中漫长旅程的我,和擅自跟来的妖精艾尔莉一同穿过了黑暗大穴,成功的平安到达了“5的世界”。

先说一下,有关于我在『∞(无限)的世界』中的活跃表现,【R的手帐】里记录着不少。把事情一一道清会变的没完没了,反正一言以概之,就是“我的爱拯救了世界”。

『5的世界』和其他平行世界一样,四个水晶失去了力量,经由提倡反水晶主义的艾塔尔尼亚公国之手,『∞(无限)的世界』成为了混乱中心,我秉着“能够拯救的人全都会拯救”的目标,和全新的伙伴一同在世界范围内奔波着。

这之中最让我苦恼的是,在无数平行世界中只存在唯一一体,过去应该是已经被乌洛波罗丝吃了的艾尔莉。

翅膀上被赋予了『∞』纹样的她的目的只有一个。让水晶暴走,使得世界的边缘不断崩溃。

她是在乌洛波罗丝将死之际,作为灾厄的种子而诞生的存在。

不过,就算是这样的她也因为我的爱而改变了心意,现在已经是我的搭档了。嘛,不管怎样,很吵这点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没变过吗……

总而言之这些事情都已经详细记录在【R的手帐】里了。现在,就从一年半前发生的那场悲剧开始说起吧。

 

 

——在我和艾尔莉回到『5的世界』中卡尔迪斯拉的城下町的那天,记得天空格外的辽远。

我不可能忘记的。

我在那里目睹了细小光芒的缓缓升起。那光芒在万里无云的蓝天中,仿佛是被吸进去了一样消失掉了。

从城里的什么地方听到伊蒂娅的笑声是在那之后了。

阿妮艾丝和艾基尔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触动了心里某个让人怀念的地方。这个作为林格阿贝尔的人生开始的『5的世界』,果然和其他的平行世界有什么不同。

我为了实现半年前许下的再会的约定,带着艾尔莉一起,在通往高台墓地的石板街道上奔跑着。

真想快点见到大家啊。然后把在“∞(无限)的世界”的我的大冒险,还有新伙伴艾尔莉的事全都告诉给大家。

伊蒂娅肯定会一脸目瞪口呆的说“反正又是你自己编的故事吧?”。如果这样我就会拿出【R的手帐】给她看,说“这就是证据!”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

映入迟来到墓地的我的眼帘里的是,像是要接近弟弟提尔的坟墓似的倒在了地上的提兹,和茫然的看着这一切的伊蒂娅等人的样子。

 

 

——之后我立刻就为了拯救提兹而踏上了旅途。在那天后,尤路亚那老师出现在我面前,告诉了我事情的始末。

实际上,提兹一直以来都是依靠着神界之力得以存活,而在那份力量消失后,他的灵魂就被一并抽走了……

能让提兹醒过来的方法只有一个。向沉睡的提兹体内,再度注入神界之力。

“去吧,林格阿贝尔。提兹的肉体就交给伊蒂娅酱了,你就去寻找有没有什么办法吧。”

听了这番话后,我就这么和艾尔莉一起,乘上了爱莎罗特号。因为我从心底期盼着四人能够以笑颜再度聚首的那天的到来。

 

 

——有关那之后的旅程,应该会很冗长所以就省略吧。

总之我和艾尔莉为了找到向提兹体内注入神界之力的方法,去了世界上各种各样的地方。

手握爱莎罗特号的操舵轮,在地平线上沉下的太阳、夜空中散发着光辉的月亮,以及它们相互流转的景象,已经不知道在视野中出现了多少次。

没什么成果的每一天,和艾尔莉内容稀缺的对话,因为一些琐事引发的口水战,能给内心多少滋润呢。

对了对了。偶尔会奏出像曲子一样声音的爱莎罗特号的引擎,现在想起来,或许是她在表示着“不要忘记我还在这里”也说不定。

转机来临是在一个月以前。

为了获得情报而来到了学园都市伊斯坦塔尔的我们,与和我们一样在寻找着让提兹复活的办法的诺尔森教授相遇了。

最开始的时候,我对他的体型和嗓门之大感到震惊,但在聊了一会儿后发现他也会好好听人说话,正义感十足,是个好爷们。

那之后我们协助了诺尔森的调查,和魔法学园都市的研究员们一起,从纳达拉凯斯沙漠里的古代遗迹中,回收了一些贵重的古代文献。

以及,终于能在有关于隐藏着让提兹复活的可能性的『神界的灵石』的事情上有所突破,还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

 

 

——当然在昨晚,我们也久违的隆重庆祝了一番。

因为除了庆祝找到了让提兹复活的办法之外,还要庆祝第二天即将在正教首都戈提拉帝奥的大圣堂中举行的,艾塔尔尼亚公国与水晶正教的和平签约仪式。

在世界范围内旅行的期间,阿妮艾丝作为法王,伊蒂娅作为艾塔尔尼亚公国近卫师团长,为了实现这一盛况而辛勤奔走的事情,我们自然也是有所耳闻。

我们在遗迹探索的工作中终于取得成果,一边称赞着相隔万里的阿妮艾丝和伊蒂娅,一边大快朵颐。当知道诺尔森那个大个头实际上并不是很能吃的时候,大家都捧腹大笑。

我在酒醒后走出了屋外,望着满天繁星,沉浸在夜风的吹拂中。

艾尔莉也坐在我的肩上,翅膀沐浴着月光,深深感慨道“终于能见到这个世界的大家了呢”,一边露出微笑。

再等一等,就能够和大家以笑颜再度相聚了。

我那时真心觉得,漫长的旅程总算能够迎来结束了。

 

 

——当这如同梦境一般的时间被打破的时候,我和艾尔莉还在停泊在伊斯坦塔尔的爱莎罗特号上的寝室里睡觉。

在一天结束后,每天都要进行占星的诺尔森突然脸色大变,就如同文字所说的那样闯进屋里,怒吼了起来。

“不好了!危机正在逼近法王阿妮艾丝!星星是这么告诉我的!从黑暗中诞生的凶星动起来了!”

诺尔森的占星术挺准的。

尤其是在预测不好的方面,简直可以说是百发百中。

这是和他一起旅行过的我们总结出的经验。

 

 

【1】

“喂~~~、林格阿贝尔~!搞定了哦~~~!”

从船外听到了大喊的声音,我停下了一直在书写着的笔。

看样子爱莎罗特号的燃料补给已经结束了。声音来自对研究员们发号施令进行作业的诺尔森。

艾尔莉立马过来扯着我的耳朵说道:

“好了,快点林格阿贝尔!赶不上可别怪我!”

“好好我知道了。”

到底阿妮艾丝身边发生了什么呢?

从黑暗中诞生的凶星,究竟是在代指什么?

我还有好几个没有写下来的疑问,只能先把【R的手帐】揣进怀里,走到了船室外。

从甲板往船外望,能看见一直以来一同旅行的带着三角帽子的研究员们和诺尔森。

“去吧,林格阿贝尔~~~!不管怎样,都要救下阿妮艾丝大人啊~~~!”

一边大声的喊话,诺尔森和研究员们一起退到了后面。为了能让船只尽量减少负荷以提升速度,他们特意去申请了进行别的工作。

为了回应他们这样的心意,我也以不输给他们的程度大喊道:

“好啊,交给我吧!诺尔森也是,提兹就交给你了!”

获得能让提兹复活的『神界的灵石』的工作,交给了诺尔森和研究员们继续去进行。

他们在海路上向着艾塔尔尼亚,以巨大船为目标出发了。

虽然可能会是段艰辛的路程,但如果是他们的话一定能够克服的。我如此坚信着,将爱莎罗特号的操舵轮紧握在手中。

坚硬的木头触感。我感觉到手心里渐渐渗出了汗珠。

按下了爱莎罗特号的点火按钮,就像是要鼓励这样的我似的,爱莎罗特号的推进器发出了轻快的声音。

“好嘞!那么就出发咯,艾尔莉!”

“欸!出发了!”

艾尔莉一边这么说着,一边高举着小小的拳头。

我接受了这一切,驱使着爱莎罗特号在繁星满天的夜空中飞翔。

 

 

——东方的天空终于泛起鱼肚白时,笼罩在艾塔尔尼亚西部的黑暗也逐渐消散。

引擎阀一直全开。

本应因为漫长的旅途而疲乏的爱莎罗特号的引擎,却没有丝毫的喘息,一直工作着。

之后,终于看到了远方的正教首都时——

我的心脏颤抖了起来。

在有着悠久历史的古都上空,升起了几条黑烟。

映入眼中的是不详的光景。

好不容易缔结起来的和平,如今,不知经由何人之手受到了威胁。

阿妮艾丝、还有伊蒂娅不会有事吧?

“唔……!”

我把引擎阀更加用力的往前推。但是,从手上传来的是到达极限的坚硬触感,和齿轮发出的悲鸣声。

而,就是在这时。

“诶?谁?”

在我身旁一直屏息凝神着的艾尔莉突然大声喊道。

我望向艾尔莉,她正以很不可思议的表情环视着四周。

“……艾尔莉,怎么了?”

“嗯,这个……总感觉,有什么人好像在看着这里……”

“什么人,在看着……?”

然而在甲板看了一圈后,在这里的只有我们。

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人藏在阴影里。

之后,艾尔莉又发出了“啊!”的声音。

“——林格阿贝尔、快看!艾尔莉的翅膀的样子!”

艾尔莉的声音非常吃惊。

听从她的话,我也向那里看了过去——

 

『1h』

『RP10』

 

“嗯?这是什么啊?”

“不、不知道……!但注意到的时候就已经变成这样了……!”

艾尔莉的左右翅膀分别浮现出了不同的纹样。

已经看惯了的『∞(无限)』的纹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我们在那之后,又看了那对翅膀多久呢…大概有个几秒,也有可能是更短的时间也说不定。

变化立刻就发生了。

『1h』的纹样一瞬间消失,这次又变成了『0h』的样子。

注意到出现在眼前的巨大影子是在那之后的事情。

回过神来的时候,爱莎罗特号的前方出现了巨大的什么东西。

“为、为什么那家伙会!?“

鼻子像是恶魔一样弯曲,还有不知哪里是用机械组成的剪影。我瞬间想到的是用召唤魔法的时候,会出现的异世界生物。

之后,连说话的余裕都没有了。

正觉得那个巨大的什么东西的鼻尖的侧面好像在不断变大的时候——

我们连同整个爱莎罗特号,被那个巨大的不知道是生物还是机械的什么东西,伴随着像要撕裂一切的风给一块儿吸了进去。

 

 

【2】

——但是当缓过神来的时候,我们还是在和刚才一样的天空里。

前方的正教首都那庄严的城池中升起了几条黑烟,而爱莎罗特号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正向着那里全速前进。

以及,就在刚才把爱莎罗特号和我们给吸进去的怪物,不管是影子还是形状,都不留痕迹的消失掉了。

“诶……?”

简直就像是做了白日梦,或者说像是时间倒流了几秒,我吃惊的合不拢嘴。

“啊,啊勒……?林格阿贝尔,刚才的怪物……?”

“这……你问我也……”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带着困惑,检查起自己的身体。

没有任何的伤口,也没有任何异常发生。

要说变化的话,只有一个——

 

『72h』

『RP9』

 

“艾尔莉,你……翅膀的纹路,又……!”

“怎么会……为、为什么……?”

虽然艾尔莉想拼命寻找答案,但我什么都答不上来。暂且不说数字,『h』还有『RP』又是什么意思,我完全是一头雾水。

在这段时间里,爱莎罗特号也在不断接近正教首都。在那个满是不安气氛的地方,毫无疑问阿妮艾丝和伊蒂娅正面临着危机。

那个怪物究竟是什么?

在艾尔莉的翅膀上浮现的两个纹样又究竟是什么?

疑问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在脑海中。

但是现在没有思考这些问题的时间了!

目标是举办和平签约仪式的大圣堂。我在距离城市有段距离的孤岛上,急匆匆的让爱莎罗特号接弦了。

 

 

——走进建筑物内部,那里充满了各种喧哗声。

金属的冲撞声通过空气刺激着耳膜。不知道是谁放出的火焰魔法让石膏制成的雕像爆炸开,什么人的呻吟声、还有怒号和吼叫,简直要被声音的漩涡给吞噬了。

进攻方是全身都被简朴的兵装所包裹的国籍不明的男子们。守卫方则是全身覆盖着铁甲的艾塔尔尼亚兵,以及看那华丽的装束、应该是正教骑士团的卫兵们。

而在那些人之中——

“噢啦噢啦,都怎么了啊!!你们的力量就只有这种程度吗哦哦哦!!”

“那边的卫兵,快退下!还是说你们不想接受我的治疗魔法了吗!”

“欧米诺斯你这笨蛋!魔法把自己人都给卷进去了是想干什么啊!”

“吵、吵死了吵死了!都是那些被卷进我火焰魔法里的人的错!”

有几个眼熟的面孔,正率领着守卫方的士兵们。

斗士贝阿林古·奥托。

白魔道士霍莉·怀特。

艾塔尔尼亚空挺骑士团团长阿尔间特·海因凯尔。

以及副团长,黑魔道士欧米诺斯·库洛。

而我却感到有些疑惑。

分散在各地的原公国干部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们确实应该是,现在失去了艾塔尔尼亚公国军籍的人们才对。

抱着这样的疑问,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和艾尔莉都先加入了这场激烈的战斗中。

从碎裂的彩色玻璃外射进的光芒渐渐扩大。

而在那之后——

身旁跟随着一头大狮子的男人,像是要封住身着纯白的法王衣的阿妮艾丝的退路一样,悠然的举起了大剑。

那身装束就像是要与阿妮艾丝相对的黑,是件暗色的外套。以及,从同样是黑色的假面下露出的青色双眸,正紧盯着她。

空气中传递着紧迫的气息,一眼就能看出那个男人身手十分高强。

迅速的环视了一眼四周,除了一个被那男人打倒、捂着手腕蹲坐在地的年轻正教骑士,还有像是要庇护那位骑士般屹然架起了剑的,公国元帅圣骑士布雷弗·李的身姿。

当然在他身旁的,是没有丝毫大意的暗黑骑士阿纳泽尔·狄……

但是,我环视着四周想要掌握情况的目光,突然就停了下来。

那里还有一人,在阿妮艾丝和男人之间举起了剑,是一位青年。虽然头发比以前更长了,服装也大有不同,但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他是谁。

 

 

“——提兹!?”

 

 

不自觉的,我在这样紧迫的场面中喊出了他的名字。

立刻,提兹也注意到了我——而就在这个空隙中,男人向前大跨了一步,举起大剑砍向提兹的头顶。

提兹瞬间将刀身架在身前,挡住了这一击。

然而,这沉重的一击让他单膝微微下沉了。

元帅和阿纳泽尔见状,立刻展开了行动。可狮子发出了怒吼,牵制住了两人的行动。

男人用全力将大剑砍向提兹的肩膀。

能够阻止这一击的,只有让提兹瞬间露出了破绽的我。

“哈啊啊啊啊啊!”

从他背后放射而出的我的『漆黑』,将男人瞬间击飞。

与此同时,吃下了元帅的『坚硬突刺』而被击飞的狮子,伴随着冲击撞在了男人的身上。

“咕……看样子,到此为止了啊。”

那声音渗透出些许苦涩,究竟蕴含了什么意思呢?

男人发动了从怀中取出的传送钻石,带着翻着白眼昏厥了的狮子一起,一瞬间消失了踪影。

 

 

【3】

“提兹……你为什么在这里?”

“不,林格阿贝尔才是……”

在危机散去的大堂里,我和提兹带着困惑互相交流着。

对于在绝妙的时机出现的我,就算是提兹也感到惊讶了吧。但是,说到惊讶这点我也不亚于他。

失去了来自神界助力而陷入沉眠的提兹,居然就在眼前活蹦乱跳着。

难道,是诺尔森和研究员们……?虽然我想这么认为,但离开了爱莎罗特号的他们,如今应该还没有到达有着『神界的灵石』的巨大船那里才对。

除非发生了奇迹,否则他们不可能唤醒提兹。

嗯?奇迹……?

一件确信的事情立刻就从我心底里浮现了出来。

能够想到的可能性,只会是这一种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吗,原来如此我懂了!难道说,你察觉到了阿妮艾丝的危机,因为爱之力而醒过来了吗!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提兹啊!”

对。除此以外绝无可能。

正因为是身为爱的战士的我,才能够理解。

一切,都是爱成就的伟业!

我在这份奇迹面前,止不住仰天大笑。

但是,提兹却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那个,醒过来了?林格阿贝尔,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不,你说我在说什么——”

那个时候,身后传来了令人怀念的脚步声。

力量强健,有条不紊。

她的走路方式,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是这样。

终于,她跑进了大堂里——

“——父亲大人,还有大家!呐大家,没受伤吧!?“

啊啊,我心爱的伊蒂娅!

我连站在她身旁都不需要,就用要把头给拗断的力度向后转了过去。

“哦、哦哦……!“

稍微有些成熟,变得极其美丽的伊蒂娅,就在那里。

还残留着的一丝孩子气,反而为她更添一份可爱。

最后一次和她说话,是在前往『∞(无限)的世界』之前,所以像这样这样见面应该已经隔了两年了吧。

我终于回到了我所挚爱的她的身边了。

我伸开了双手,等待着迎接伊蒂娅的拥抱。

 

 

——“欢迎回来!林格阿贝尔!“

——“我回来了,伊蒂娅!不,我的甜心!“

 

 

我充满想象力的脑海中迅速浮现出了这样的景象,让我为之欢喜。

来吧,伊蒂娅!现在立刻,扑进我的怀抱!

然后用那清风一般的声音,唤出我的名字吧!

然而现实却——

并不是这样。

 

 

“啊、啊嘞诶诶诶诶诶诶!?这、这不是林格阿贝尔吗!?为什么林格阿贝尔会在这里!?你不是,回到原来的世界去了吗!?“

 

 

恩?为啥?

我想都没想,就看着在身旁的艾尔莉的脸。

而艾尔莉也和我一样正看着我。

无言的交流。

既然伊蒂娅惊讶的是“不是回到原来的世界去了吗!?“,也就是说这里不是原来的世界了。

 

 

“什、什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

“诶诶诶诶诶诶诶!?“

我们终于注意到了这一事实,两人默契的发出了惨叫。

 

 

也就是说——

 

 

对,看样子我们不知在何时回到了这里。

在过去,我那无限大的爱——

是本应在前往『∞(无限)的世界』时,大到连天地都能吞噬的。


————


第一章抄送:【勇气默示录2 终结次元】R的手帐2nd Vol.1 第一章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