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惑星库雷物语】超越共鸣(ストライドフュージョン)

【惑星库雷物语】超越共鸣(ストライドフュージョン)2015年10月号

作者:ノ霧 / 译:红石




“艾莎大人,这里就交给我们!”

在圣域——圣域联合王国的历史上百年难遇的内乱。其影响已经扩散至国境线上了。

“萨莲娜,艾莎大人就拜托了!”

“交给我吧,琵娅!”

“不行!莲花女、凯拉!”

自“星辉大战”以来,圣域联合王国长期与基本没有交流的一众国家保持着紧密联系。各国在接收到友好国正遭遇危机的报告后,立刻派出了救援部队。但是,这一切都正中叛乱者“紫红剑龙”的下怀。想要迅速进行救援……如此这般,那么派遣出的救援部队就必须是由少数人员编成的。在看透这点后,就用压倒性数量的部队对已登陆的部队进行迎击,将对方逼至撤退。

“不要!让大家把两位扔下什么的……!”

她们“永生蜜酒”的救援部队也不例外,在到达传送魔法的定下坐标后,遭到了奇袭。

“大小姐!请往这边!”

“但是……但是…!”

悄悄逃走的话,敌人数量过于庞大,但一个个打倒又太浪费时间了。这支部队的年轻队长,“永生蜜酒”拥有强大力量的少女“艾莎”,无法做到将这个场面交给同伴们处理。

“大小姐,我们的使命是来帮助这个国家。”

挡下了正向着苦恼的主人接近的光弹,“琵娅”坚决的说道。

“我们没问题的!会三下五除二搞定,然后追上您的!”

“莲花女”一击放倒了体型大自己几倍的男性后,和平时一样微笑着。看着那个笑容,艾莎终于下定了决心。

“…我一定,一定会回来的。所以,拜托你们了!加油!”

拭去淌出的泪水,向前行进。

敌人的攻势愈发激烈。

“接下来就轮到我萨莲娜了!琵娅,之后就拜托你了!”

同伴一个接一个的留下。

“对,请不要回头,一直前进吧。”

纵使变成孤身一人也不会感到受挫,为了回报大家的觉悟,她向着前方不停地飞奔。穿过了漫长的山路,甩掉了追兵后,冒着黑烟的王都终于出现在了她的视野里。

“这里就是……王都…”

拯救这个国家,快点回到同伴们身边——艾莎向着前方迈出了一步。然而……

“呀啊啊!!”

无数的子弹阻止了她的步伐,将她四周的地面贯穿。是袭击。

“从、从上面……?”

抬头望向天空,那是一支身着黑衣的天使军队。神圣国家的医疗机关“天使之羽”——身为其中特殊部队之一的“黑衣的葬天使”,从天空中包围了艾莎。

“这个孩子由我来处理。大家以队伍为单位,在警戒区域里分散……“

“请、请等一下!我……”

“将入侵者一个不留的全部清除。”

盖住了这句话——不,应该说是完全没有听到艾莎所说的话一样,像是部队长的女性就唐突的打断了她。然后…

“请不要怪我。”

伴随着感受不到任何感情的话语,黑衣之战栗逼近了花少女。





在那开战宣告之后究竟过了多少天呢。与前几天相比没有,稍有掉以轻心敌人便会发动牵制般的袭击,而其频率没有丝毫减少……王都的士兵们一分一秒都无法放松。

“大部分人都很累了吧。”

作为第八驻留部队的队长,被全权交付了守卫王都这一任务的“阿特迈尔”,和临时担任了他的副官的“杰德”。虽然他们都冷静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但对他们而言,内心绝不可能毫无波澜。

“不只是疲劳。救援迟迟不来的绝望感,会加速士气的降低。”

许多士兵都将武器靠墙放置,在浅睡着。大家,都没有松开紧张的弦。

“又僵持了有一个月了吧。”

但是——他们将没有说出口的话,默默地在心里念了一遍。闭上双眼,微微仰面朝天。

(如果那头野兽来了,恐怕到处都是破绽。)

回想起前段时间的战斗,那种喉咙几乎要被切断的感觉再度复苏,不可名状的恐惧感在他的全身上下流窜。

“您是在想之前的战斗吗?”

“……你还是那么敏锐啊,杰德。”

“在苦恼困惑的时候,就会面朝天闭上眼睛。只是队长的习惯太容易了解而已。”

阿特迈尔哑然,他对自身的这一点习惯毫无自觉。不过,他很快就像在说着“真是服了你”一样,拍了拍杰德瘦小的肩膀。

“我畏惧着芬里尔。要是他那时没有停手的话,我毫无疑问会当场殒命。”

“大概是上天说了,队长还不能死在这里吧。”

“运气救了我一命,吗。被交付了这个国家的骑士,听到了会惊讶的吧——”

自嘲一般笑着的阿特迈尔。

“这话,不要再说出来了。怯弱是会传递给部下的。”

他以罕见的强势口吻训斥了杰德。不过,当看到再度发起了呆的队长…

“队长一个人背负的太多了。”

表情瞬间就崩溃掉了。以此为契机,阿特迈尔的脸上也终于浮现出了自然的笑容。

“被别人训斥真是久违了。”

“谁叫你净做些出格的事。总有一天会让你接受处罚的,当然,是在战后。”

而两人的对话到此没能继续进行下去。伴随着爆炸,传来了像是要把墙壁给震碎的断断续续的轰鸣。然后,紧接而至的怒吼声,在整个王都里回响。

“袭击!?但是,这个是……”

“感觉到了强烈的杀意。简直,就像是野兽一样。”

“……杰德,这附近有能指挥士兵的人吗?”

“我,还有鲁德哈德。”

“那我向你们两人下令。对还有战斗意向的士兵进行总动员,向西门出发。我先行动身,去探明战况。”

“明白。但是您一人……”

“西门还有菲雷克斯在,不用多虑。”

“队——”

在杰德发出叫喊之前,阿特迈尔就已经骑上了爱马。看着瞬间就远去了的背影,他虽然察觉到了内心的一抹不安,但也立刻为了完成命令而全力奔跑了起来。



西门的状况比想象中更加严峻。门和外壁已经崩毁,四周漂浮着会对精神造成恶劣影响的危险精灵。恐怕是为了打破结界而使用的禁咒召来了它们吧。与传说渐行渐远的影之英雄的行径,阿特迈尔一边思考一边咬紧了嘴唇。

“不快点的话……!”

结界被消灭时引发的冲击使碎片和瓦砾四散,西门附近的房屋基本都变得残破不堪了。在他紧握缰绳,准备大力拉扯的那个瞬间…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

他反射性的松开了缰绳,用手接住了掉下来的什么人。

“呼欸……太感谢了…”

“没事就好。我是这个国家的骑士,阿特迈尔。请问您是——”

“大树之国‘永生蜜酒’的代表,艾莎!来帮你们的忙了!虽然结果是我被帮了……”

确认了她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害后,阿特迈尔把艾莎慢慢的放在了地上。

“难道……您是独自一人前来的?”

“不,莲花……也有跟我一起来的孩子。但是,她们为了能让我抵达这里……”

(果然是把救援部队个个击破了吗……真是卑鄙的手段。)

“啊!请小心上面!”

在他还想要询问之前,持剑的手就已经反射性的动了起来,将冷不防的斩击给挡住了。

“别妨碍我,青天的骑士。”

“……‘黑衣的葬天使’的加百列。虽然收到了你向叛乱者投降了的报告,很遗憾这竟然是真的。”

“这与你无关。现在的我被下达的任务是——排除入侵者。”

在刀刃交错的金属音还回荡在耳边时,加百列已经逼近了艾莎的面前。战栗的刀刃,即将取下艾莎的首级——

“……唔!?”

——毫发无伤。艾莎的武器发出的光芒形成了盾牌,防下了斩击。

“请去吧!”

加百列是实力能与上位骑士匹敌的有名战士。在交流比赛中,将直到中位的绝大部分骑士,都只用一击就打倒了。

“那个人,由我来阻止!”

本来她绝不是应该交给一个受伤少女的对手。但是……

“感谢您的救援,艾莎殿下。”

只留下了这样简短的话语,阿特迈尔再次御马疾驰离去。

(她能看清加百列的突然袭击。那神速的一击。)

以爆炸中心地点为目标,飞速奔驰着。

(弱小的少女什么的……这是多大的误解啊。她,很强。)

正因为相信着她,才能够头也不回的向前行进。



“你在迷茫。”

接二连三挥出的利刃被光之盾一一化解,艾莎开始尝试和加百列对话。

“你不想进行这样的战斗!”

但对方的回答却只有斩击。就算这样,她还是在继续说着。

“就算你不说话我也知道!”

艾莎很清楚。

“因为,我也是一样的!”

厌恶着战斗之人的心,即便如此也会为了守护重要之人而战斗下去的心。这句话,首次触动了加百列

“竟然说是一样的……?”

在低喃之后,她的头正上方形成了一扇光之门。在那里出现的是和她一样身着黑衣的天使。

“拉斐尔!”

遵从着加百列的话,拉斐尔像使用着双手一样操作起她发光的双翼,对艾莎使出了惊人的高速连击。光之盾来不及进行再次构筑,被打了个粉碎。

“呀啊!!”

“你不可能明白的。我的……我们的苦恼!决断的沉重!不解决掉你、解决掉你的话!”

“……那,为什么不给我致命一击呢?”

她的刀刃静止在了艾莎的胸前。让刃尖震颤的,是愤怒,抑或是别的什么感情?

“我明白……你那份为了重要的人,而勉强着自己去战斗的心情。”

“……既然你明白的话,那话就好说了。为了大家,我要尽快达成我的目的!”

往手中注入更多的力量,在加百列将刀刃刺向她的那个刹那。

“但是啊……”

艾莎头顶出现的光芒,包裹住了她的全身。但就算这样,加百列也毫不犹豫的向光芒之中发起了突刺。

“这种做法是不行的!”

在这句话传进加百列耳中之后,加百列的身体没入了巨量的魔力之中。



即使是遍布整条大路的大军,对骑士团最强的骑士而言也与路边的石子无异。每当青天之剑一闪而过,就会有几名敌兵大叫着倒地。在从敌军之中杀出一条血路后,他终于看到了同伴们的身影。动摇且混乱,一眼就能看出指挥已经乱了套。

(菲雷克斯在哪里——)

最先浮现在心中的疑问。在疑问还没得以解答,不断环视着四周的时候,某人擦过阿特迈尔的铠甲,落在了一旁。

“哟,阿特迈尔。这么着急是想去哪儿啊?”

最糟糕的增援。把影之战士们也一并卷入,在大路上开了个大洞后出现在他面前的,是那个长发男子。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背叛了“创世”,与叛乱者们联手,渴望着斗争与破坏的一头野兽。

“芬里尔!”

“都怪你来的太慢,我就先跟这个小家伙玩着咯。”

嘲笑一般的说出这句话后,芬里尔把什么人粗暴的抓起来,扔到了阿特迈尔的面前。那是……

“阿特……桑……”

“……!菲雷克斯!?”

立刻跑到他身边的阿特迈尔,看到部下已经面目全非的样子后连话也说不出来了。浑身上下都是裂开的伤口,骨折也不止一两处。再加上大量的出血,一眼就能看出伤势已经危及性命。

“队长!”

这时,杰德率领着部队抵达了。到达后他立刻一边警戒着芬里尔,一边来到了没有丝毫反应的阿特迈尔身边。他也为战友的惨状而忘记了言语——

“唔、啊……啊啊啊!你这混蛋——!”

面对着芬里尔,咬牙切齿。但是。

“什么……请让开!”

站在他准备为友人报仇而拉起的弓面前的,是阿特迈尔。他背对着芬里尔,用双手将菲雷克斯抱起,交给了杰德。

“杰德。现在立刻把菲雷克斯送到‘天使之羽’的急救病房去。”

“咕……明白了。请把这个任务交给鲁德哈德和50名士兵。我和剩下的士兵,在这里和队长一起对付那家伙……”

打断了杰德的话,阿特迈尔摇了摇头。

“那家伙的目的只有我一个。你回到西门附近进行支援,重整态势。”

“怎么可以!一个人太危险了!”

在反驳的同时,杰德看到了。从未见过的阿特迈尔的双眼。

“……迅速前往西门支援!跟上我!”

除此以外不必多言,杰德带领着士兵往西门奔去。

“作战会议结束了吗?”

对从身旁经过的部队没有丝毫在意,芬里尔看着猎物的脸,露出了喜悦的笑容,骨头咯吱作响。

“真让人开心,露出了不错的表情嘛。你现在的表情,不像是高雅的骑士大人会有的嘞。”

这场战斗的胜负,怎样都好。

“来吧!瓦那冈德!”

凶兽从一闪一灭的不吉之光里出现了。他,他们,只是在与至上的猎物玩耍着。

“开始吧!阿特迈尔!”



强大、高洁、聪慧——与这些无关,他并不具备一个精英所拥有的那种让人难以接近的氛围。成为了大家憧憬的对象的阿特迈尔。但是,在他迄今为止的生涯中,从未表现出某一种感情。

【阿特迈尔真的发怒了的样子啊,这个确实没看到过。】

里瓦罗对同伴的提问做出的漫不经心的回答,而那句话即使是现在也留在阿特迈尔的心里。当然他也不是没有碰到过让他焦躁的事,但那是和“愤怒”相距甚远,他只需靠理性就能简单抑制住的微弱感情而已。

“终于来了吗。”

当时的阿特迈尔,绝对无法想象出自己暴怒的姿态是怎样的。

“我会因愤怒而燃烧的这一天。”



“啊……?喂,你在干什么呢。快点叫出来啊,混蛋。”

阿特迈尔只是沉默的站着,芬里尔有些诧异的眯眼看着他。也不知是不是听到了这句话,阿特迈尔的头顶出现了与之前相同的光芒。

“切……磨磨蹭蹭的。”

但是,不管等了多久都没有任何东西出现。这和迄今为止的超越有着明显的不同。然而疑虑已经明显的击溃了他的情绪。芬里尔收起了喜悦的表情,再次青筋暴起,发出了怒吼。

“给我快点……我已经等不下去了!!别搞些拖延时间的——”

瓦那冈德举起了手臂。

“——无聊把戏!!”

然后,以惊人的速度向前挥下的爪击。但是,利爪没能像以前那样直抵对手的喉咙。

“什……你!”

被光芒——超越之光所包围,改变了姿态的阿特迈尔,斩落了连禁咒也能弹飞的怪物的爪子。

“芬里尔。”

“……啊?”

“只有你,我绝对不会饶恕。”

与阿特迈尔四目相对的那瞬间,芬里尔从他降临人间后首次体会到了名为“战栗”的现象。

“必将在此,讨伐你!!”



“紫红剑龙、不打倒、那家伙的话……!”

在王都北门外孤身作战的黄金骑士。额头、手腕、背后……背后的出血量尤其严重。他并不是在这场战斗中负伤的,能清楚的看到他身上正在治疗中的创伤。

“这简直是杰作啊!团长他把这破抹布给打倒了~!”

围在他四周的敌兵已经超过了数百。负伤的骑士——“格吉特”的性命,已如风中残烛。

“功勋就让我拿下吧!”

(竟然……会在这种……地方……)

对,在巨汉的刀挥下取走首级后,他的性命应该就此消散了。然而……

“这、这是什么啊……”

战士手持的剑突然从中间开始消失了。而且—。

“到底是怎么——哇啊啊啊啊!”

突然卷起的风暴,将敌兵悉数吹飞了。面对强风没有多想就闭上了双眼,而这时不可思议的浮游感突然向格吉特的身体袭来。在风停后,他睁开眼睛,虽然意识不太清晰但仍旧感受到了惊愕。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距离北门非常远的医疗设施的入口。

“这、到底是……传送魔法、吗……”

安心和疲劳战胜了惊愕,这次格吉特的意识彻底沉入了水底。在失去意识之前,他想了起来。不是通过耳朵,而是直接在脑海中响起的某人的声音。



“一切都交给我,休息吧。白之国的骑士。”



(END)








 








 








 








单位设定:








【织梦的陆莲花 艾莎】








经由“超越共鸣”,让跨越了未来自身的可能性降临于自己身上的“艾莎”的姿态。在心中发出求助的“加百列”——想要拯救她应该守护的人们,想要斩断束缚的锁链……这份强烈的思绪,唤起了一份奇迹。像摇篮一样包裹住对象的魔力块,能够无伤地将对方无力化,在她的体内所藏的魔力量已经远远超过了现代植培种可能具备的最大值,有关于她本来的种族情报,最明确的一点就是应该划分为“超越了植培种的全新种族”。那便是,终有一日她或许会抵达的可能性,交托给了美丽的陆莲花的一个未来。








 








【飞天的圣骑士 阿特迈尔】








经由“超越共鸣”,让跨越了未来自身的可能性降临于自己身上的“阿特迈尔”的姿态。因为失去了伙伴,对自己的弱小和不中用的感情化作了对自身的“愤怒”的爆发。从名为“芬里尔”的威胁中保护同伴,不会再让他伤害任何人的强烈思绪,引发了与他的未来发生联系的超越共鸣。这份力量极其强大,连“伽布雷德”都无法抵御的“瓦尔冈德”的攻击都能轻易接下。看着他散发着光辉的身姿,也有人会联想到名垂青史的那位“光之剑士”。圣骑士起誓了。要守护星球、世界、国家——以及“伙伴”。“未来”就像是要回应这份誓言,将思绪托付给了“现在”。








 








 








 








概念设定:








【使未来降临于自身的奇迹之力“超越共鸣”(StrideFusion)】








在内乱之中,阿特迈尔、艾莎引发的“跨越了超越(Stride)的超越”的正式名称——即是“超越共鸣(StrideFusion)”。与通常超越最为不同的是,并非叫出某一对象,而是获得降临于自身的力量。本来这是除了“齿轮编年史”的统率者“时刻喷射龙”之外,无人能引发的特殊现象,原本知道这一用语的也只有时刻喷射龙以及它的代理人“乌璐璐”,还有极少一部分研究这个现象的研究者。另外,正如前面所说的研究者记录下的已知事项一样,超越共鸣对“齿轮编年史”而言也是一种黑箱性质的现象。这个理由非常简单,由于迄今为止没有除了时刻喷射龙以外能引发超越共鸣的人,研究也进行的非常缓慢。但是,由于在“这颗”惑星库雷上,诞生了两位使用者,才使得停滞的研究能够久违的获得新的突破。已经有“超越共鸣可能是过去的超越现象召唤出的英雄,把力量借给了对象”这样的全新假说。这样的进展,于他们而言,究竟是是吉是凶呢……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