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库雷物语】逐渐堕落的圣域(堕ち行く聖域)

【惑星库雷物语】逐渐堕落的圣域(堕ち行く聖域)  2015年9月号








作者:ノ霧 / 译:红石








 








 








“无聊……“








在围绕“创世”本社建筑外围的道路上,一位青年正行走其间。他眉间微皱,故意边大步走边踏出很响的脚步声,一眼就能看出他的心情很差。








“无聊!”








青年突然挥拳砸向正侧面坚硬的墙壁,仔细看能看到拳头留下的凹痕。他用着肉眼看不清的速度狂殴着墙壁。








鬃毛一般束起的青发,毫无遮掩的锐利獠牙。简直就像是头野兽。








“……怎么了吗?芬里尔。”








从墙内侧同位置的房间里,走出一位举止典雅的银发男子。在看到他的那一刻,被叫到名字的男人——“芬里尔”发出了响亮的咂舌声。








“切……没什么事儿。”








“就算没什么事,也请不要如此轻易的破坏掉连爆炸冲击也奈何不了的装甲壁。很贵的。”








“吵死了。都写上去吧,写进你最喜欢的报告书之类的。”








看也没看青年一眼,他返回了屋内。








“真是的……”








“格莱普尼尔先生,发生了什么吗?”








“那家伙,又把墙给弄坏了吗……什么怪力啊。”








银发青年——“格莱普尼尔”返回屋内后,一位少年部下有些担心的向他问候。另一位音色活泼的少年,则是在反复眺望着被毁掉的装甲壁。








“……芬里尔先生,真是个厉害的人。不仅是强大,不管怎样的工作都能在一天之内完成。但是……”








“排开这些不说,他的性格也是恶劣的可以啊……虽然光看能力的确是个千载难逢的天才。”








像是想让各随己愿地宣泄着想法的他们安心,格莱普尼尔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向他们下达了追加的事务。








“雷锭。就遵从他的愿望,把这件事写进报告书里吧。德洛米,去提出修补墙壁的申请。”








“是是,今天也会被整备班发牢骚吧~”








确认2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后,格莱普尼尔再次走出了房间。








(芬里尔……能够释放你那份冲动的时机就快要来临了。在那之前……)








 








“无聊死了,无聊死了,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啊…”








“创造,总觉得不符合我的个性。”








“破坏……全部,不论什么。”








“快点来吧,预言里的灾难。先兆已经发生了哦…!”








 








“那个时候”比他们所想象的来的更早。对,那就是“紫红剑龙”的开战宣言响彻全国的那一天。








“让圣域变成修罗之国,吗……”








民众暂且不说,对连本应守护王都的骑士们都感到震惊的这个异常事态,唯有一个男子肯定了叛乱者的言辞。








“忘记了热血沸腾的战争的愚蠢之人……简直,我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了……!”








黑龙的放声大笑和骑士们的怒号席卷着整个王都,芬里尔也笑了。獠牙和斗气都一显无余的那个姿态……果然,就像是头野兽。








“芬里尔。”








在他准备跳下去的瞬间,冷不防的传来了一个声音。








“格莱普尼尔……!”








“你要去吗?”








“你是来阻止我的吗?不过啊,我已经厌倦被你们给束缚了。要挡在我面前的话……杀了你哦?”








只是一瞬间,从芬里尔的身上溢出了迄今为止他从未见过的强烈斗气。四周的窗户接连破碎掉,装甲壁也被震飞。








(这个距离的话,在那群混蛋发动封锁前就能干掉你。)








格莱普尼尔的脸上看不到一丝慌乱,还是与平时无异的端正站姿。








“想活命的话,就跟上面传话去。说我是不可能被束缚的。”








“没有那个必要。”








“……啊?”








“我也在等待着这个时机。被束缚的野兽应该解放其力量的时代……即是乱世。”








在这样说着的格莱普尼尔的背后,大量的资料像立体影像一样飞出,包围住了芬里尔。








“这家伙……!”








“这是我从本社借出来的与超越控制方法相关的资料。想必会给予您更为强大的力量吧。”








“这不止公司,已经是国家级别的最重要机密了吧……看样子很老实,胆子还挺大的嘛。什么目的?”








一边高速记忆着反复出现又消失的资料,他也没有忘记追问青年。压了压被风吹起来的银发,格莱普尼尔回答了他的疑问。








“我想看你带来的一切。您的力量能对这个世界,这个时代有何作用呢,我想用这双眼睛——”








在他说完这段话前,芬里尔就无言的转过身去,体内力量满溢。装甲壁的残片发出令人不快的金属音,像是要划破格莱普尼尔的脸似的被弹飞,然后他说话了。








“随你的便,让人火大的混蛋。你就尽全力别死掉吧。”








“这是当然。”








“切……!”








虽然很不爽对方的态度,但芬里尔这次终于消失了。他跳了下去,为了开始最初的狩猎。








“你们准备怎么办?”








从格莱普尼尔身后出现的,是守护着结界的部下们。








“我……想要跟随格莱普尼尔大人。”








“我嘛,反正有趣的话怎样都行啦。”








答案早已显而易见了吧。在确认他们的意思之前,格莱普尼尔把视线投向了外面。








“那么,就开始吧。把过去连战神都会感到胆怯的成神之兽的战斗,好好烙进这双眼睛里吧。”








 








时间稍作倒流,舞台转移到神圣国家.圣域联合王国王都外壁附近。








“皮尔,西门的状况如何?”








“没啥变化的说!”








现在,为了戒备包围着王都的“暗影骑士团”的军队,众多驻留部队以四个方向的门为中心展开了布阵。








“喂,皮尔!跟队长说话怎么能用这种语气!”








“你生气个啥啊!”








“好好用敬语!”








“在意啥细节啦,西鲁西鲁!”








“西•西•里•乌•斯!”








在大部分人都在隐藏内心的不安的这种状况下,也有这种气氛和平时相差无异的特别部队。








“吵什么啊,西鲁皮鲁。再怎么说也是战前,就别闹啦。”








“是西西里乌斯!请别跟着他一块儿闹了……菲雷克斯前辈还真有余裕啊。”








“小家伙就是经历过的修罗场的次数还不够哦~是吧,里瓦罗先生?”








“并没有夸你的打算……不过你也是好几次脱离绝境的人了。”








“放轻松,你太紧张了……”








“怎、怎么连米鲁斯都……”








“我一点儿都不紧张的说啦。”








“你倒是再紧张点吧!”








作为最先和“齿轮编年史”进行接触的一群人,“阿特迈尔”所率领的第八驻留部队一度成为了国内的热门话题。他们在结束了遗迹调查任务后,返回了并继续执行着原本守卫王都的任务。








(城池被包围,还时常会感受到尖锐的杀气……但是,没有打算攻击的气息。他们是在等待着什么吗?如果是的话,那究竟是……)








把被紧迫感包围的队员们抛在一边,阿特迈尔在不断的思考着。但是……








“队、队长!天上、有巨大的黑龙!“








中断他的思考的,偏偏就是那个“什么”——名为开战宣言的反叛狼烟。








 








“里瓦罗,从总队里抽调500士兵!迅速前往西门支援!”








“明白!”








队长下达命令的同时,一直都在静观其变的包围部队终于一起展开了进攻。现在的“暗影骑士团”是支坐拥十万军力的大部队。其中大部分都是听从了紫红剑龙的花言巧语,堕落成罪人的恶党们。虽然在数量上,王都的兵力有着压倒性优势,而且王都的上位骑士个个都是一骑当千的好手,不论数量差有多大都不可能败落……实际上,当初优势确实是在王都这方的。然而……








“咕……!“








“席尔公!?你这混蛋啊啊啊!”








所谓大军也不过是徒有虚名的乌合之众……其中混入了几个相当有本事的敌方骑士和魔女。他们确实的瞄准骑士们松懈的一瞬间,并发动攻击。然后,再度混入大军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阿特迈尔大人!有东北偏北方向被敌人入侵的报告……!”








“什么!?…菲雷克斯!”








“交给我吧,队长!对脚力有自信的家伙,都跟我来!”








(是他的话,就能在城市被侵入前阻止敌人吧。然后是……)








里瓦罗、菲雷克斯……不得不把精锐们调往别处的苦战——








终于,在部队中央担任指挥的阿特迈尔周围也似乎混进了敌人。








“我即是受赐青天之名的骑士……不轨之徒,有何畏惧!”








不说士兵,就是一般的骑士也无法做到与阿特迈尔刀剑相交。四周的敌兵瞬间就被尽数击溃,在后面目睹了他的实力的人,都望而生畏了。








(好,这里靠我一个人就能顶住。)








阿特迈尔如此确信道。而就是在这个时候…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什!?”








他差一点就被来自天空的冲击给击中。如果再反应慢个几秒,恐怕脑袋以上……不,或许整个上半身都会不保了也说不定。与谜之袭击者对打所引发的冲击波,使周边完全化作了瓦砾山。








“哟,阿特迈尔。你还是那副清正又高洁的骑士大人样儿啊。”








“‘创世’的……芬里尔!?”








“我决定了。时机已到,就把被作为英雄对待的你当做我的第一个猎物吧。”








“你在说什么!现在才不是那种时候——”








他突然感受到了冷飕飕的寒气。视线稍往下移,芬里尔那缠绕着冰一般冷气的利爪,停止在了他喉咙前半寸的位置。








“我可不是来听你说教的。刚才算死了一回了哦?”








“你……!”








斜砍下去的剑只是切裂了虚空。然后对方又发话了。








“居然挥舞混杂着痛苦的剑,真不像你。这是第二次了。”








芬里尔坐在剑身上,这次则是用手刀抵在了离阿特迈尔脖颈几寸的地方。几缕发丝散落,冷汗顺着脸庞滑下。慎重地与芬里尔拉开了距离,再度重新注视着对方。至此,阿特迈尔终于理解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眼前这头狂笑着的蓝色野兽,是超乎自己想象的恐怖敌人。








 








“回应我的呼唤吧,古老的圣骑士!”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回应了他的呼声,在阿特迈尔的背后,庄严的圣骑士——“朦胧之圣骑士伽布雷德”出现了。坐骑的铁马嘶鸣着,声音震颤着空气和大地。








“这就是超越啊。虽然是头一次见……原来如此,好强的力量啊。”








“退下,芬里尔!就算是你,在圣骑士的力量面前也——”








“不过只有你用这个的话,一点都不公平吧?”








面对力量凌驾于自己之上的圣骑士,芬里尔用手遮住脸笑了。然后,他将手伸向了天空。








“来吧!瓦那冈德!”








“嘎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就像是要盖掉咆哮似的,吼声伴随着冲击一同响了起来。有着破坏的神性的神兽“瓦那冈德”出现了。惊人的斗气洪流完全淹没了四周,连久经沙场的圣骑士都相形见绌。








“怎么可能……!为什么你会超越……”








好不容易才挤出了疑问的阿特迈尔,已经明白了敌我双方的实力差距。他很清楚,没有胜算。








“是企业机密。好了快点开始吧!”








阿特迈尔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自己被兽爪撕裂的景象。而就在这时——








“伙伴,快点走吧!快点快点,芬里尔!”








“啊!?”








芬里尔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两头高等兽,制止了他。“哈提”和“斯库尔”,是芬里尔直属的传令员。








“我们……被派过来了……”








“快点快点快点快点!”








“切、居然在这种时候撤退……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意外不长脑子的大将……阿特迈尔!下次可没这么简单了!绝对会把你大卸八块的,给我觉悟吧!”








被急匆匆的部下们带走,芬里尔的身影消失在了远方。阿特迈尔只是呆然的站在原地——王都,仍旧充斥着悲鸣和怒号。








 








“紫红剑龙大人,刚才完成了对王都东部的重伤患者病房的镇压。以保障患者生命安全为条件,‘天使之羽’的一部分……加百列所率领的黑衣的葬天使部队已经降服。”








“是吗,对天使们的指示和监视就交给你了,布朗温。”








“遵命……虽然有些冒昧,敢问为何要在这时撤退呢?”








“这次袭击后,想必王都会对我们抱有过度的警戒心。估计会把远征部队和各地的驻留部队都召回王都吧。那时再将他们个个击破,在这里守株待兔能省下很多功夫。”








“原来如此……请原谅我的无礼。”








“无妨。关于投降的天使们……在完事之后,就全部收拾掉,说不准哪天她们就会倒戈。想要保护她们的杂鱼们也一并收拾掉。”








“……遵命。”








在布朗温鞠躬离开后,紫红剑龙仰望着阴云密布的天空。








“用幻术覆盖整个王都,制造出被包围的假象,他们应该会加强警戒,紧闭城门不出吧。在这段时间内将回城的部队个个击溃……按照计划顺利实施。”








他缓缓低下头,像是舔舐一般注视着自己染满鲜血的剑。








“强化禁咒完成了。没有能够胜过我的人。”








那种表情,是被狂气所侵蚀的人才会有的。








“最强的战士,隐藏于历史之中的英雄……就快了。我很快就能追上那个存在了……”








 








“主人,这是……!”








古老的遗迹中,回响着少女的声音。








“如果您再次解放力量的话,会再度干涉世界之理的……”








声音里强忍着不安。








“我明白。我等传授的超越……如果不制止被这份力量所囚禁的那个人,白之国会迎来毁灭的吧。”








像是要解答少女的疑问,巨大的龙发出了声音。








“……您的决意,真是坚定呢。我明白了。但是,请不要忘记。我……我们在作为‘齿轮编年史’的战士之前,既是您的盾牌,也是您的利剑。”








从巨大的齿轮中散发出的光芒,覆盖了整个遗迹。光芒很快消散,只剩在祈祷着的乌璐璐的身姿。








“时刻喷射大人……不,时刻龙……”








少女不断等待着,等待着主人的归来,等待着同伴们的归来。只是,不断等待着。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