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惑星库雷物语】平静的将领(静かなる将)

【惑星库雷物语】平静的将领(静かなる将)  月刊武士道2015年2月号

作者:ノ霧 / 译:红石

 

(转载请与po主联系,并注明出处。)


男人扪心自问,何为罪恶。

(扰乱秩序的人。纷争的火种。)

男人扪心自问,何谓正义。

(讨伐罪恶之人。)

吾等的目的为何。

(讨伐罪恶,以吾等的法度为基准,创造一个拥有秩序的世界。)

那就是吾等的目的吗。

(……除此之外,没有。我们,只能这样……)

纵使男人没有回答,那声音也在持续质问着。循环往复,没有尽头。

 

 

“所—以—说—!不都说了我们不是来袭击船的嘛!”

大海上回荡着高亢的叫声。放眼望去,四面都是海,如今在大海中心,一艘巨大的军舰正驻留此处。那是由苍海军势的将领“萨瓦斯”所率领部队的旗舰。在广阔的甲板上发出尖锐声音的少女,正被发光的绳子束缚着身体,拼命想要挣脱捆绑。

“再说了我们是来帮忙的啦!把这个解开啊,真是的!”

“闭嘴不法之徒!只是因为多说无益才没有对你们开枪,好自为之吧!”

在少女的面前双手抱胸,用蔑视一样的眼神看着她的,是一个有着中性面容的少年。可少女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感到害怕,而是继续发泄着不满。

“居然说我们是不法之徒?!可恶——”

这次,在少女身旁同样被束缚的少年,用已经放弃了的声音哭嚷了起来。

“所以说我才不愿意和乌尔宁组队啊,明明能够预测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达达西格,你给我闭嘴!”

“你才该闭嘴!马上拿你们去喂鲨鱼——”

让大吼着的少年——“安德雷”停止说话的,是背后突然传来的爆音。映入迅速转身的它的眼帘里的,是在远方掀起白色飞沫,不断向这里接近的如同龙卷一般的水柱。

“安德雷,带着那两个违法者返回船内!即刻潜航!”

上级军官通过通讯器械向已经哑然的安德雷下达命令。但是,他无法把目光从眼前这幅脱离现实的光景上移开。

“那是什么…?兵器…?巨大生物…?还是……”

“安德雷候补生!”

“是、是!奥尔提娅少尉!”

“要潜航了!带上违法者!”

“是!”

在奥尔提娅的再三呼叫下终于答复,安德雷用与外表看上去完全相反的惊人臂力扛起了两人,在他们的身姿消失在船内的同时,军舰也潜航了。船就这样消失在了海中,稍微改变了一点前进方向。之后水柱立刻经过了那里。就这样,他们成功的从这场危机里脱离了。

 

 

在水柱出现的同时,某个海域中发生了比这更重大的事件。

“再这样看下去什么都不能解决!让我去!”

是水柱的产生源,以及其原因。

“请留步,炮台轰鸣龙中佐。目标持有高输出力的兵器,现在让贵官行动并不是上策。”

“那要怎么办!?这么下去的话玛克斯会被卷进那头来路不明的龙的攻击里的啊!”

在“炮台轰鸣龙”所指的地方,有一位失去知觉的海兵正漂浮在水上。但是,与他们对峙的并非是那个男人——“玛克斯”少佐,而是在他后面的龙。那是凌驾于被讴歌为传说中的战将的“灾漩”之上的,让人心生恐惧的巨型生物。

“……我…”

在这不管是怎样的门外汉都能感受到的强大力量的面前,就算是久经沙场的炮台轰鸣龙,如果不让自己的斗志燃烧起来,都有可能会牙齿打颤。就在这种不论是谁都有可能退缩的情况下…

“我去改变目标的前进方向。”

以一如既往的平静语气道出策略的男人。

“贵官请趁这个空隙对玛克斯进行救援。救出后,在有其它命令下达前都请待机。”

这个男人,正是将身为海之王者的泪龙抛诸身后,“苍海军势”有史以来第一个获得了将级军衔的水生种。

“海军少将,萨瓦斯,参战。”

 

 

“这艘船真厉害呐~”

“是啊,船内居然灌满了水,普通的船不可能这样。是为了水栖型的士兵们着想吧。”

“苍海军势”的军舰使用以水源能为根基的技术,使得船内一直充满了水。因此,活动场所被限制在海里的——如“人鱼”,水栖的“高等兽”等,也能常驻于此了。

“也有像这里一样充满了空气的地方,看来是能够做到自由调整吧。”

“是啊~刚才的小鬼和我们的周围充满了空气,似乎也是应用了这项技术。”

“小鬼的话,你也差不多啊。”

“你说什~么?”

“什么都没有。”

这时,从达达西格的护目镜上传出了有点耳熟的电子音。

“我说!是超越的反应啊!”

“不会吧!在哪儿在哪儿!”

手脚都被束缚住了的乌尔宁,正灵巧的往他的身边移动。护目镜上显示着陌生的文字和数字,还有像是方格纸一样的标记,一亮一灭的闪烁着。

“坐标是刚才那水柱的发生地点吗。”

“得快点联系乌璐璐!”

乌尔宁向着墙边移动,利用墙壁让自己的帽子稍微偏移了一点。从里面掉落出了一个极小的精密机械,那是“齿轮编年史”的通讯机。

“乌璐璐,大型的超越发生了!地点是……”

 

 

被玛克斯不完全的超越所召唤出的龙有着超乎想象的强大力量。光线切开了海面,然后上升至天空,割裂了云朵。其所过之处的所有东西都遭到破坏,还在海底制造出了新的海沟。

“这是何等……”

但是,让以炮台轰鸣龙为首的其他士兵们震惊的,并非是龙的力量。让他们无法移开视线的,是在光之雨中骑着一匹海马穿梭自如的战士。

“那就是,萨瓦斯少将的力量吗…”

害怕战斗的胆小将领,讨厌无意义的战斗的萨瓦斯有着这种不光彩的传闻。因此,他的部下大部分都对不积极参与战斗的他心怀质疑,并且敬而远之。但是…

“在这种无法避开一击就会殒命的弹幕之中,没有丝毫畏惧……”

平日里时常顶撞他的炮台轰鸣龙在心中问着自己,能不能做到像他那样。

(不可能的。)

立刻得到回答。那是没有在无数场战斗中得以生存下来的本事的士兵,无论如何也无法抵达的境界。

“少将阁下,您究竟……”

 

 

虽然萨瓦斯行云流水的移动让人觉得他在这场战斗中占据着优势,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眼球的话…)

避开了光线的萨瓦斯,向着龙的眼球挥出了全力一击。然而,坚硬如钻石的眼球却没有被伤到分毫。

(这里也不行,吗…)

除此之外,就算萨瓦斯本人还游刃有余,他的爱马也已经快到极限了。释放出的光线了扫到了萨瓦斯的一缕头发,“脚”这边先开始显露出了疲态。

(这样下去,这边会先用尽力气的。)

总之先把龙从船队那边引开,萨瓦斯在心里这样打算着,想要大幅扯动缰绳,但是他的动作刚到一半就停了下来。

“这是……”

直到刚才都还在大逞淫威的巨大的龙,它的巨大身体有一半都消失在了闪耀的魔法阵之中。就这样,龙的身体逐渐化作光粒,然后完全消失了。萨瓦斯睁大眼睛,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这是……魔法吗…”

然后,在前方出现的异形的龙——“时刻喷射龙”。魔法阵和巨大龙,在双方消失时,它也同时消失了这件事,让萨瓦斯得出了是异形的龙操作着魔法阵这个结论。

“发生了什么?”

犒劳似的抚摸着疲惫的爱马,萨瓦斯折返回了船上。他确信,有什么自己所不知的巨大现象,正在这颗星球上发生。

 

 

“原来如此,所以数位就是来向我们传授超越的控制方法的,吗?”

“虽然就是为此才进行的联络……”

在再次上浮的船只的甲板上,站着互相瞪着的乌尔宁和安德雷,除了嘴以外没有任何地方在动的“乌璐璐”,还有萨瓦斯。以及,心情很差的挠着头的达达西格。

“所以我不都说过了嘛!”

“还不是怪你突然就说要见少将!太可疑了吧!”

“乌尔宁,安静点。”

“安德雷,退下。”

不管哪方都不愿意退让、双方都不会互相承认,这样的小孩子的争斗,经由长官的命令才得以落下了帷幕。

“再次确认一下,萨瓦斯大人。您愿意作为‘苍海军势’的首位代表,学习超越吗?”

“我明白了,接受吧。”

“好、好快!就这么简单!?”

对于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的萨瓦斯,达达西格掩饰不住自己的惊讶。

“下次再发生同样事情的时候,就凭现在的我无法应对。如果能学到对策的话,自然是越早越好。”

“这、这人怎么这么死脑筋……”

“这么快就能决定,真是帮大忙了。那么事不宜迟,立刻开始训练吧。”

 

 

几天后,在某个无人的海域,萨瓦斯和骑着齿轮龙的乌璐璐的身影出现在那里。

“这次你随意进行召唤也没有问题。让内心平静下来,别乱了心绪。”

萨瓦斯被在水上制造出力场的水源能搭载兵装的光芒照耀着。他站立在水上,静静的闭上了双眼,周围的水开始湍急地流动了起来。

(将思绪,打磨的更加敏锐。)

最开始是小小的漩涡。漩涡逐渐扩大,然后变成了龙卷,龙卷将水掀起化作了水柱,将萨瓦斯包围在其中。

“萨瓦斯大人……”

 

 

“贵官是,军人吗?”

“贵官,似乎也是军人啊。”

“鄙人是3822代‘水生种’少将,兰布罗斯。”

“3822代……”

“对贵官而言,我来自遥远的未来,是这样吧。”

“也就是,成功了吗。我的名字是——”

“不,请不要告知我姓名。”

“如果贵官是名留历史的名将的话,那想必我多少会带着有色眼镜看待您吧。”

“在这个时代,我希望能和贵官是对等的。”

“明白了。”

“嗯……身体开始消失了。看来差不多到时间了。”

“抱歉,我还没习惯这份力量——”

“正义不是唯一的,有多少人存在就会有多少份正义。时常扪心自问,究竟什么才是正确的吧。”

“这话是……”

“是在我的时代里,流传的格言。”

 

 

水柱散去,额头上渗出些许汗水的萨瓦斯的身影再次出现了。

“正义不是唯一的,吗…”

他拭去了沾在脸上的水,然后整理了一下军帽,遮住双眼。

“只属于我的正义,总有一天……”

带着染上些许悲伤的微笑,萨瓦斯放眼望向远方的水平线。

 

 

只是沿着道路流淌的水,是无法触碰到名为未来的可能性的,不久后他便会注意到。

 

道路并非只有一条。如果只有一条的话,去创造就行了。如果走错了,那么改变流向,重新走上正确的道路即可。

 

水会化作波澜,化作风暴,总有一天会粉碎古板的理辞。为了能向大家彰示新的道路,和正义所应有的姿态。


评论

热度(17)

  1. ランブロスの部屋猫衬衫的红领巾 转载了此文字  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