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惑星库雷物语】神之活祭(神の生贄)

【惑星库雷物语】神之活祭(神の生贄)18年3月号 


作者:ノ霧 / 译:红石 

转载请注明出处。



======================================

「现在将要开始的是破坏的龙神基泽复活的最终章!好了,不来共同庆祝毁灭的开幕吗!」

为了阻止破坏的龙神「基泽」的复活,4位光之战士闯入了「虚空遗域」。虽然「混沌破灭龙」出来鼓掌迎接了他们,但他的内心其实非常泄气。想着「就这点吗」。

(没想到,只有4个人呢。)

为了让只要拥有相称力量、不论是什么人都能够进入,他才打开了门。但是,掀开盖子后所聚集到的只有他预想之中最低限度的演员。

「你谁啊!?」

「问别人名字的时候,首先要报上自己的名字。时刻小龙。」

在将要拉开世界终焉的帷幕的这个时候,是多么寂寥的事情啊。明明为了这个时候,而倾注了不少心思。

「是这样吗,对不起!我是时刻……啊嘞?你知道我的吗?」

但是,混沌破灭没有露出一丝沉浸在失望里的样子,而是像平时一样扬起了嘴角。不知不觉被附上的「小丑(傀儡师)」这个异名,他倒是意外的很中意。

「是啊,当然知道。你在这几百年里,都是特别重要的监视对象。」

小丑就要像小丑一样,将笑容贴在脸上就好。让演员看到自己的内心这种事,绝对不可以发生。

(读取人心,控制言行是极为愉快的……但在相反的立场上,也没有比这更为不愉快的了呢。)

被投以皮笑肉不笑的诡异笑容,时刻小龙一边发抖,一边往「时刻喷射龙」的身后躲。随后,两个影子像是为了要守护害怕的他而往前站了出来。

「艾莎……阿特迈尔……」

『监视对象……还真是不安分的词语呢。』

『虽然不知道你的事情,但我不能让你加害这个孩子。』

伴随着强烈的话语,2人身上释放出磅礴的斗气与魔力。两个人都是临战状态。魔力也比迄今为止的任何一场战斗更为充实。

【这2人……果然都潜藏着人之身所不能及的力量啊。】

即使是选择了他们的时刻喷射,也无法掩藏对他们的成长表现出的惊讶。他们若是使出全力,纵使对手是绝对的神也不可能无伤而终……那就是强劲到能让他如此认为的,压倒性的气压。但,就算面对这样的力量…

「太美妙了……这是多么美妙的魔力啊。有几百年了呢?能在近处亲眼目睹如此程度的力量。」

混沌破灭岂止是没有畏惧,脸上的笑容还变得更深,他再次将双手重叠,鼓起了掌。

(虽说是最低限度,但他们果然也是拥有极强力量的人。是装点这盛大舞台的合适演员。)

在拍了几下手后,他将右手上举,竖起了一根手指。

「话先说在这里,我可是执念很深的。如果不将我不留一点灰尘的葬送掉的话,是不可能阻止破坏神的复活的吧。」

那根手指向下划动着,空间里开始出现黑色的线条。线条就像伤口一样扩展,巨大的镰刀从那里面毫无阻滞地掉下,落入了混沌破灭的手中。

「想要拯救世界的话,就从最开始全力以赴吧。保存实力,留后手什么的,全都没用。」

每当他的手指拨动,他手中的镰刀就会像活物一样转动着舞蹈起来。每当回转的镰刀撞击到浮游的巨大岩石,它们便都会化作尘埃溃散。想必这每一击之中,都注入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巨大魔力吧。与他对峙的4人的脸都因紧张而绷紧。

「那么,你们拥有的一切力量……都展现给我看看吧。」

 

 

在露出陶醉神情的混沌破灭面前,阿特迈尔和艾莎不约而同的对视,并点了点头。接上的视线就这样移向了他们身后的时刻喷射与时刻小龙。两人的眼神在诉说着什么,时刻喷射瞬间就理解了。

(是想说戒备基泽,的意思吗。)

时刻喷射以微微颔首回应。不顾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刻小龙,2位战士再次注视着混沌破灭。并且…

『哈!!』

伴随着裂帛的气势,阿特迈尔像子弹一般飞奔而出。他的剑与混沌破灭的镰刀相撞,同为沉重金属的激突响起了刺耳的轰鸣声。

『哈啊啊啊啊啊!!』

第二刀,第三刀,在最开始的攻击后,间不容瞚的怒涛般的攻击向混沌破灭袭去。

「……!」

虽然将其全部接下也可以说是相当了得了,但对他来说其实也并非那么从容。要说为何,阿特迈尔的每一刀都是以能轻易将帆船一刀两断的威力为傲的。而它们全部,都以远超音速的速度被挥出。

(这就是,当代最强骑士的力量……比传闻更好的身手啊。)

连自己的一半都不够的质量所释放出的、惊人的种种剑技。位于「龙」这种最强物种上的混沌破灭的反应速度,脆弱的「人之子」正试图超越它。

(如果松懈哪怕一瞬间,恐怕手里的家伙就会连着手臂一起被拿下了。)

久违的紧张感,让他感觉到自己的脑中分泌出了大量的快乐激素。

(但是,这是多么,多么令人惬意的冲击……!)

要在生与死的缝隙间——也就是极限状态下才能感受到的,那种不可名状的快感,令混沌破灭沉醉其中。

这种级别的快感超出他预料。阿特迈尔潜藏的力量,远远凌驾在他的预想之上。但是即便如此…

『咕……!』

…也抵达不了小丑的首级。目前为止的攻击,都顶多只是将坚固的装甲表面削掉一层的程度。距离夺走他的性命还很远。但这,是只有阿特迈尔的情况下。

『阿特!』

在那声音抵达耳畔之前,阿特迈尔就在一瞬间往后跳了有十米远。之后立刻…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莎释放出的巨大光弹,逼近了混沌破灭。但是,他看上去并不焦急。因为原本艾莎没有与他同时进攻就很可疑了,这个追击也在他的预料之内。

(集束魔力制造的子弹吗。这种程度的魔力量的话,都不需要避开。)

冷静的分析,明白了这个攻击并不足以威胁到自己,故意没有躲闪。并且,还用悲哀到夸张的做派放话道。

「与骑士团长大人的剑技相比,这是多么不可靠啊……」

最终,光弹抵达了混沌破灭,将他的身体逐渐吞噬。但是,也就仅仅如此了。他的身体上并没有产生新的伤口。

「绿之国的英雄大使。你的力量……」

『就是这种程度吗?怎么可能——』

艾莎露出了平时绝对不会有的恶作剧表情,将双手向前伸出。

『就这样啦!』

「唔……!?」

这个瞬间,混沌破灭的反应产生了变化。

(居然……动不了?)

被光弹吞噬的身体无法动弹。因为无数的微精灵缠绕着他,将他的身体压制住了。

(以光的微精灵形成的封锁魔法……只是妨碍吗?)

虽说是微精灵,但也召唤了恐怖的数量。单凭力气,大概很难解除。

(那么,释放暗属性的魔力与之抵消不就行了吗。)

立刻找出了下一个解决方案,混沌破灭打算将体内的魔力集中到胸口里的一点,然后他注意到了某件事。

(光弹的魔力总量,在增加……)

很明显的,微精灵的数量比刚才的多。他从这件事上很快联想到了恐怖的事实。

(难道说……是在从外界汲取魔力吗?)

 

 

『艾莎,那里面到底在发生什么……』

『在增加光精灵。』

在回答阿特迈尔的问题途中,时刻小龙也加入了他们的对话。

「精灵增加的话会变成什么样?」

『这个,一旦放出的魔法……魔力的结块在之后就无法增加魔力……这个知道吗?』

『这个是知道……』

将头顶浮现了「?」的时刻小龙放在一边,艾莎接着进行说明。

『把魔力比作气球的话……想要在膨胀的气球里增加空气的时候,只能打开进气口。但是,那样的话就会让空气漏掉。但是,如果能让充入的量和速度超过漏出的部分的话……』

『原来如此……!是让超越者的魔力跨越空间流入其中吗!?』

『完全正确!之前我就这么想过了,阿特明明是骑士却对魔法很熟悉呢。』

艾莎一边说明,一边留意着魔力的操作。这是有着罕见的集中力才能完成的技巧。

『最开始把少许的魔力量以子弹的形状放出。在命中后,将内部的魔力转换为缚锁。趁着对方大意的时候,以超越的要领从未来借取魔力的话……啊!』

「唔哦哦哦……」

在听见混沌破灭微小的声音那瞬间,注入了过剩魔力的光弹膨胀,释放出炫目光芒后爆炸了。

 

 

『何等的威力……』

「啊哇哇哇……」

光弹飞散的地方空无一物。只有那个地方像被圆形穿透了一样,就如字面意义上所说的产生了「一片漆黑的空间」。正是以破坏神的力量创造出的虚空遗域,才能仅仅以在空间的表面刻下伤痕而结束,如果在正常的世界里使用这招的话……就会变成只是想想都很恐怖的事情。

『只是理论上的话是完成了,不过因为使用起来太过危险而封印了。虽然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派上用场……』

「抖抖抖……艾莎,我怕…」

『诶!?不,别害怕哦!?好啦,过来吧小刻~』

「阿特迈尔……」

『……可能暂时都得是这个样子了。』

『怎、怎么会……』

战斗后的一时安宁。但是,沉浸其中还为时过早。

【不要大意。】

时刻喷射简短的话语,让开始松懈的大家瞬间绷紧了神经。就像回应了这句话一样…

「不愧是一团之长,时刻喷射龙大人。在您的身上不存在大意这一概念吧。」

从头顶响起的,是粘稠的音色。深灰色的身影悠悠俯视着抬头仰望的他们。在他的背后,不吉的黑轮依然如旧地摇荡着。

『难道、说……』

因为太过惊愕,艾莎的声音颤抖了。刚才的魔法是近似「禁咒」的替代品,并非能够调整威力的灵活魔法。

(我没法手下留情……明明是以消灭他的打算来发射的,也毫无疑问直接命中了!但是…)

『竟然,毫发无损……!?』

【并不是毫发无损……是复原了。从那一条手臂。】

时刻喷射龙指向的是混沌破灭的右手。那只手在之前和阿特迈尔的对打中,划上了无数的伤口。但是,右手以外的地方简直就是崭新的。看不到哪怕一个伤口。

「正确。我把一瞬间切下来的右手扔到了光弹外面。哎呀哎呀,真是危险。」

『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从一条手臂完成复原,就算是龙也应该是不可能的啊……!』

「我只是一介小丑。并不打算居于其上,也不打算居于其下……咯咯咯。」

冷冰冰地说着,混沌破灭毫不犹豫的把全是伤口的右手给斩下。下一个瞬间,从肩口的伤开始,神经、血管、肌肉、鳞片形成,瞬间成为了手臂的形状。

「这个复原能力,是对在神殿深处休息的伽斯提尔司教猊下的能力进行解析和增幅后借来的力量。」

体验了新力量的混沌破灭心情大好,也变得更加唠叨。

「虽然看上去是一瞬间就治好了,但因为速度爆发性增加了的原因,对身体的负担也变大了哦。可以的话希望尽量别让我用这个。」

可是与他所说的话相反,他像是在玩耍一样反复斩掉自己的手指再让它复原。简直就像是被给予了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

「但是,你们的力量远超我的想象也是事实。关于这件事,首先我想要表示称赞!」

再次双手鼓掌,混沌破灭在高处提升了音量。

「自豪吧,阿特迈尔,艾莎。即使身为脆弱的种族,你们也抵达了毁灭龙之身的境界!」

应和着这句话,混沌破灭的正下方开始产生龟裂。感受到危险的4人,立刻从那个地方往后跳开。之后从龟裂中喷出来的,是忽明忽灭的红色黑光。

「对你们的力量表示敬意。」

黑光像柱子一样伸展到天空,吞噬了混沌破灭的身体。大家都见过这样的现象。

『超越共鸣……?』

【……不是。没有从未来流入可能性的迹象。虽然征兆很相似,但这并不属于召唤。】

『虽然和芬里尔的超越隶属很像,但这没法与之相比的不详感……』

黑柱呈雾状散开后…

「我也,不……我们也…」

「也控制一下舍不得亮出来的心情吧。」

…是像照镜子一样的笑着的,「2位小丑」。

 

 

『增、增加了!?』

「我知道!分身之术!那家伙,是忍者吗!」

『不,仔细看。虽然很微小,但形状不太一样。』

『是不同的人,的意思?』

『恐怕是。』

似乎听到了他们的议论,混沌破灭们笑了。

「咯咯咯,不同的人吗。根据语言的定义,变成了现在这样的话或许确实没错啊。」

「咯咯咯,正是如此。我和你,都是从原型的混沌破灭诞生出的克隆体。既是我,也非我。那么,说是别的存在也是正确的吧。」

『克隆体……但是,将那么强大的力量直接复制的技术……』

「有的哦,骑士团长大人。虽然只是为了确定能将【我】完美复制的技术,都花了200年以上的岁月呢。」

「在这之上,光是生成1体都要花上相当的岁月。因为这个而导致了其他士兵们的改良、量产被推迟,还真是大失算。」

「确实是啊。本来的话,现在应该是会有52倍数量的士兵预定被投放到库雷的……」

3人以诧异的表情望向一同笑着的小丑。但是,只有时刻喷射不同。

「哦呀,长老大人的眼神似乎有点恐怖啊。」

「咯咯咯,遇见了贵重的瞬间呢。虽然有长年监视,但从来没看到过他有流露感情的时候。」

并没有将小丑们的戏言听入耳中,时刻喷射以平时绝不会有的凶猛语气逼问他们。

【把未来,吞噬殆尽了吗……!】

因愤怒而颤抖的声音,让小丑们的眼睛因窃笑而变细。

「爷、爷爷会这么生气,还是第一次……」

正因为时刻小龙几次与时刻喷射一同跨越困境,他才会比谁都为这剧变感到吃惊。虽然严肃但也有富有温情,比任何人都温柔的伟大存在。这样的他,如今很明确地愤怒了。

「不愧是时空之力的先驱。」

「竟然能理解到如此程度。」

【回答就够了,亵渎者!】

「……过去,未来,从种种时间之中呼唤拥有力量的人就是超越(Stride)。」

「与自身未来的可能性连接,将那份力量暂时依附在自己身上的超越共鸣(Stride Fusion)。」

「以及,只有异时空同时存在才能引发的奇迹之力,融合超越(Stride Evolution)。」

「咯咯咯,虽然起源或许是你们,但如今这份力量已经被改良成各种各样的形态了。」

「比如说,超越隶属(Stride Slave)……将自己未来的一切压制在体内,转换成纯粹的魔力供给源的力量……作为愚蠢野兽的想法还算是有趣的东西,咯咯咯。」

每说一句话,小丑们就发出金属摩擦般的刺耳笑声。但是,时刻喷射的脸与之前相比毫无变化。似乎是没有听铺垫的打算。像被削减了兴趣,小丑们很遗憾的举起了手,继续着话题。

「没什么,我们也像他们一样,只是改良了超越而已。」

「将力量压制在体内也相当不错,但那样的话也不知道会跑出来怎样的未来形态。太过不安定了。」

「为了解决这点,我们就把必要的未来以外的都淘汰了哦。」

『淘汰了,未来……?』

对艾莎说出的疑问,右边的小丑回答了。

「没错。在自己体内沉睡的超越之力……故意让可能存在的未来暴走,再把不需要的可能性给破坏掉哦。」

【这都、是什么啊……!】

时刻喷射的脚积聚起力量,本应空无一物的空间里产生了微小的裂缝。

「简言之就是使用了未来可能性的蛊毒壶吧。就叫超越蛊毒(Stride Curse)吧?」

「在互相厮杀之中,没有遭到破坏,一直存活到最后的未来……那即是力量最为特化的未来,也毫无疑问是最强的可能性。」

「夺取了那个未来的力量的话,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得到强大力量。也不必被众多可能性这种不确定而且不安定的因素搞的团团转了。」

【就因为你们的自私,多少未来被毁灭了……这是你们在理解了那里存在多少生命之后的行动吗?】

「当然。时空管理者之长,时刻喷射龙大人。」

「因为发现了这个方法,我等便成为屠戮了众多生命的破坏者。」

「亿、兆、京、垓……恒河沙、阿僧祇、那由他……剥夺了如今这个世界存在的单位都无法计量的众多生命。」

(译者注:恒河沙指10的52次方到10的56次方间的数量值;阿僧祇指10的104次方;那由他指10的112次方。)

「是在这之后,不论是什么人想必都无法比拟的亘古不变之重罪。」

「剥夺了极度接近于无限的生命的,时空之杀戮者。」

「「多么甘美的音色!」」

【……。】

从愤怒已经到达顶点,现在就打算飞出去的时刻喷射的身侧,两束光芒如同流星一样被释放了出来。

『不把生命当生命看,对你们这种家伙……!』

『我们,绝对不会输的!』

阿特迈尔与艾莎,以近乎光速的速度,逼近了笑着的混沌破灭们。

「咯咯咯,本想对长老大人施加刺激,没想到钓到了别的猎物。」

「很好哦……来吧,解放更多力量吧。刚才的战斗所产生的惬意的紧张感、焦躁感……」

「「就让我们,再感受1次吧。」」

即使接下了他们拼尽全力的刀刃,小丑们也依然从容不迫。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特迈尔释放出怒涛般的连击。

『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莎将拥有的魔力注入锹中,试图再次发动禁咒。但是…

『噫呀啊啊啊!?』

『艾莎!?咕……!』

混沌破灭发动了超越蛊毒后的力量,与刚才相比增加了到了无法比拟的程度。阿特迈尔的注意被遭冲击波吹飞的艾莎吸引,脸上浮现出焦急。

(使用菲德斯的时机,除了现在别无其他了!)

确实,如果是神代之剑「菲德斯」的刀刃的话,就有可能让混沌破灭负伤吧。

(在连艾莎的禁咒都能承受的这个空间里,将神剑的力量引出到极限的话,应该也不会对库雷造成影响才对。)

但是,混沌破灭不可能看漏这个念头。

『!?咔……!』

在手拿到挂在腰间的菲德斯之前,阿特迈尔的身体被强烈的冲击与浮游感所袭击。是被增加了速度的混沌破灭的手给击坠了。

虽然反射性的用剑背防御而避开了被直击,但受到的冲击没有完全被化解,在落地瞬间就跪了下来。

「骑士团长大人很正直。你的意识太过集中于神剑上,明白这点简直易如反掌。」

(和刚才相比,速度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但是,不管是谁反应都很迟钝。不对,是我们变得太快了吗。」

『咕……还没、还能、战斗!』

面对即使受伤也还是站起来了的2人,小丑们投以了冰冷的视线。

「果然废旧的纯正超越共鸣,到这种程度就是极限了吗。」

「归根结底也只是古老的力量。根本不及被升华了的新世代之力。」

面对同伴的危机,时刻喷射与时刻小龙没有动。不,是不能动。就算现在他们去助两人一臂之力,要以混沌破灭们同时为对手也是极为困难的。而且,如果解放力量进行消耗的话,面对基泽的时候就会连万分之一的胜率都没有了。

「那么,要怎么办呢。」

「用他们来试试超越蛊毒如何呢?」

正因为掌握了时刻喷射的考量,混沌破灭才会不慌不忙。对手已然被将死。

「呼……那么要把需要的部件取下来吗。」

「只要还有脑髓在,就足够做实验了。」

因此小丑们在嘲笑。嘲笑着在脚下狼狈地爬动着的败者们。嘲笑着甚至无法拯救他们的悲哀管理者。但是…

『我们,不能输!』

「哼……」

阿特迈尔大声喊着站了起来,看到他,小丑们的眼睛变细了。

「即使在如此绝望的状况下,也依然没有舍弃希望,吗?」

「不论在哪个时代都是这样。光之战士这种人都不会轻易死心。」

「但是,这种不肯放弃会让他们饱尝辛酸也是事实。」

一边的小丑慢慢落下,在阿特迈尔的眼前落地。在俯视着自己的巨大的死之影面前,阿特迈尔刚强地说道。

『对只把未来当做单纯的力量的你们,我们绝对不能输!』

笑容从小丑们的脸上消失,取而代之浮现出的是由侮蔑孕育而生的冷酷表情。那是,第一次亲眼所见的混沌破灭的真实感情。

「你作为人的生命就到此为止。就这样面对否定未来的我们而毫无还手之力,迎来悲惨的结局吧。」

『你来试试啊!』

「什么……?」

『就算我的手臂被切成碎片,剑被你们夺走,只要我的性命还在这里,我就不会放弃胜利……不会,放弃未来!』

呼吸变得急促,阿特迈尔将剑尖对准了他的眼睛。

「……你一个人气势汹汹,状况也不会有所好转。」

『没有那种事!』

手碰不到菲德斯。因为他理解,如果去拔出来的话,混沌破灭立刻就会行动。

(还留有这种程度的冷静啊。)

「没有希望的。差不多——」

『希望,是有的!』

「……跨越了悲哀,已经变成了滑稽的男人啊……咯咯咯。」

虽然小丑和目前一样在嘲笑着,但他的眼睛完全没有在笑。

(不对。)

在心怀希望的基础上,再将其推落至更深的绝望之中……他迄今无数次如此重复过,众多的人都成为了他快乐的祭品。比起突然给予绝望,上升之后再坠落能给予对手更大的精神负担。得知坚信事物的前方是绝望,眼睛里失去光芒的那瞬间是多么惬意啊。

(我想看到的,不是这样的表情。)

几百年前,作为来自异星的侵略者降临惑星库雷的时候,也看到过。即使死亡迫近眼前,也有依然不会放弃的人。眼睛里寄宿着绝对不会被绝望所侵蚀的希望之光的战士们,是存在的。

「那么那份希望,现在就将它变成绝望吧。由我亲手来。」

眼前的男人,和他们一样。只要还有意志,大概就不会舍弃希望吧。那并不是混沌破灭所期望的。不按照他的期望所行动的玩具,就必须要废弃掉。

「那么首先,就收下你那让人不称心的眼睛好了。」

混沌破灭慢慢地,把手中的镰刀横向挥动了起来。

「拿走实验所需的部件就留在那之后吧。」

经由超越蛊毒,混沌破灭的身体能力得到了飞跃性的提升。现在的阿特迈尔要防住他的攻击几乎不可能。

(咕……要是有拔出菲德斯的时机的话……!)

要是知道混沌破灭是这么强大的敌人的话。要是毫不犹豫地最开始就用菲德斯的话。即使被潮水般的后悔念头所苛责,阿特迈尔也没有舍弃希望。不会放弃抓住生的希望。

(还没有,我还没有…)

『……还没有死!』

「就以死,让你坠入绝望——」

 

随后…

 

『要掉进绝望的——』

 

希望…

 

『是你啊,大块头!!!』

 

…唐突的造访了。

 

 

「嚯……!?」

看到上空形势的另一个混沌破灭,发出了混杂着惊愕与感叹的声音。突如其来的,另1个自己的身体被一刀两断了。此外…

『哦啦哦啦哦啦哦啦啊啊啊啊!!』

被分为左右两半的混沌破灭,在被以超过复原的速度切碎。被发出吵人的吼叫声,用蛮力挥动着爪子的野兽一般的男人给切碎。

『哈哈——!!』

就如同刚才混沌破灭说明的那样,复原能力是有极限的。

『怎么啦怎么啦!恢复变慢咯!?』

越是使用,复原所使用的魔力就会产生摩擦,渐渐的复原所需的时间就会变长。在一边复原一边被蹂躏的如今,如果肉体继续这样被破坏下去的话,就算是复原能力也会见底的吧。

(要是再让那边的肉体被损坏的话,会有点麻烦啊。)

面对预料外的事态,上空的混沌破灭终于行动了。

『……!切!』

从空中袭来的无数冲击波。因为专心于回避,男人才得以与浑身是伤的混沌破灭暂时拉开了距离。

『搞啥啊,另一头不乐意了嘛。』

结果,他不期地站到了阿特迈尔的旁边。

『哟,好久不见了啊,阿特迈尔!』

无法掩藏自己的惊讶,阿特迈尔向露牙大笑的野兽搭话了。

『你是、芬里尔……为什么,会在这里。』

『是大人物们最喜欢的特别手段啦。如果来帮你们的话,就能到外面来吸口新鲜空气。』

『帮我们……?你?』

『可别误会了啊?老子对基泽啥玩意儿复活什么的,一概不知。』

『是——』

『但是啊!』

阿特迈尔面对他任性的态度不由的想要提升音量,但战斗的兴奋无法冷却下来的芬里尔打断了他。

『在把你大卸八块之前,要是世界这玩意儿消失了的话就有点头疼了。不完全燃烧就死掉的话怎么能忍啊。』

『芬里尔……』

『切,别拿烦人的眼神盯着老子。你快点把菲德……那把混蛋剑拔出来。』

一边这么说着,芬里尔一边动了动下巴,指示着他拔出菲德斯。但是…

「这我还不能许可啊。」

混沌破灭全力释放的冲击波,像要把两人吞没似的袭来。用手挡住举剑的阿特迈尔…

『别随随便便就被牵着鼻子走了。』

『但是……!』

『够了快点……把菲德斯那混蛋拔出来!』

芬里尔故意把指骨压响。关节内的气泡被挤出的舒畅声音,只传给了在他旁边的阿特迈尔。

『哦啦、哟哦哦哦哦哦!』

伴随着咆哮,芬里尔挥下右手,与飞来的冲击波正面撞上了。强大的魔力相互冲突,以激突地点为中心瞬间狂风大作。

「愚蠢的男人啊。」

释放出冲击波的本人,只是嘲笑着芬里尔的无谋之勇。

「我的全力一击,如今已经凌驾于种种神器之上。如果没有菲德斯那样超规格的装备,在接触到的瞬间就会化作灰——」

但是,他没有被给予继续说下去的间隙。

『你说谁变成灰尘啊?』

从升起的烟雾之中,一身灰的芬里尔飞了出来。他就以这样的势头逼近了混沌破灭眼前,对着他的脸挥下了爪子。

『噢啦!』

「唔……!?」

虽然混沌破灭像被弹飞一样退到了后方,但因为是仓促的回避,没法做到无伤。

(为什么那家伙,能轻易的对我造成伤害呢。)

刻在脸上的歪斜割伤。虽然那绝不是很浅的伤口,但他只是用空着的手盖在了脸上一下,那伤口就像变魔术一样的消失了。

(被高密度的魔力所覆盖的,这副身体。)

重新观察了一下芬里尔,混沌破灭注意到了某件事。

「从那条锁链上……虽然只是些许,但能感受到与神剑同样性质的魔力。」

『切……眼神儿还挺好的嘛,小丑蜥蜴。』

抓住连接着项圈的锁链,芬里尔边咂舌边回答道。

『这玩意儿啊,是造了菲德斯的那个浑蛋神大人的新作。积蓄了巨量魔力的充电器……在解放能力的期间,让神武器级别的力量寄宿在装备者身上的办法。』

「也就是说,那份力量并非无穷无尽……这样好吗?把有极限这件事告知给我。」

『刚才那些你就全信了?你也意外的挺随便嘛。』

他把锁链前端的水晶握在手中,就像是要捏碎一样的注入力量。能够用肉眼看到的高密度魔力,正流入芬里尔的身体中,一眼就能看出来。

『而且,有极限这点你不也一样吗。比起被赤裸裸的眼神盯着评判,直接揭穿戏法的底儿要、好、太多了!』

比说话更快的,芬里尔再次飞了出去。就算是混沌破灭,这次也没有大意的戒备着,避开了挥出的爪子以免被直接击中。但是…

『就算防止了直接被打中,被打入接触点的魔力的追加冲击……可是没法全防住的哦!』

正如芬里尔所说,每当爪子与镰刀撞在一起时,混沌破灭的身体便会出现伤口,开始复原。

『老子的破坏速度超过你的复原力时,就是你的死期了!』

从心底享受着蹂躏对手的感觉,蓝色的野兽浮现出狰狞的笑容,亮出了利牙。

 

 

『没想到,会被那家伙救了……』

看着和混沌破灭打成一团的芬里尔,阿特迈尔的内心产生了复杂的情绪。他并非痛改前非了。顶多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愿望,而暂时协助了他们。

『敌人的敌人就是同伴,是这个意思吗……确实,作为战力而言没有比这更好的救援了。』

重新将手抚上了腰间的剑。

『寄宿了稀世剑圣的神代之剑啊……世界仍然,还需要您。』

静静闭上眼睛,紧握住剑柄。

『现在,请回应一次我的声音。』

仅仅露出一丝的刀身,释放出了炫目的光芒。它在等待着。当代的主人,呼唤它的名字的那一刻。

『……菲德斯!』

 

 

「这就是神剑菲德斯的光辉……寄宿了神之力的光吗!」

注视着被拔出的神剑的刀身,混沌破灭发出了感慨的声音。

『总算是、拔出来了吗……不论什么时候看都莫名火大的光。』

没有停止挥动爪子的手,芬里尔骂着脏话。

「那么,弑神之兽。」

『啊!?』

「准备总算是做好了。虽然很不舍,但跟你共舞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你瞎扯啥呢!还得让你再陪陪——咳、唔…』

气势满满的话语,化作了混入杂音的痛苦呻吟。就算没法看见,他也知道自己的后背正喷出惊人量的血。

「怒涛般的攻击,与贫弱的防御表里相反。只是我的话,要在你的背上划上一闪也不算难事吧。」

回头一看…

「咯咯咯,贵安。刚才真是有劳你了。」

刚才被切成碎片的那个混沌破灭,已经完成了复活。在他手中握着的,是深深插入芬里尔后背的涂血大镰。

『切……再让你、吃点苦头就好了、啊……』

芬里尔的身体摇摇欲坠地倾斜,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嘎、啊……喂,阿特迈尔——』

即使吐出了大量鲜血,芬里尔也朝着阿特迈尔大喊出了什么。

 

 

倒下的芬里尔,在朝着这边大声喊着些什么。但是,能听见的只有一句话。

『……杀了他!』

面对用大拇指比出割脖子动作的他,阿特迈尔以用力的点头作为回应。并且…

『哈啊啊啊啊啊啊!!』

当代最强的骑士所释放出的,由神代至高之剑所发起的一击。现在阿特迈尔所挥下的这一刀,让周围被尽数没入光中。

「太棒了!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何等的魔力!何等的神力!」

虽然混沌破灭被炫目的光辉所吞没,但他发出的却是欢喜的悲鸣。在吞噬一切的压倒性的光之魔力中,复原根本无法赶上。

『结束了,无名的异界之龙啊!基泽的复活不会实现。只要有我们在!』

看着逐渐崩溃的混沌破灭的身体,阿特迈尔坚定地说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丑们的悲鸣变得更加强烈…

「……那么,这样就差不多了吧。」

…然后唐突的,停止了。

【阿特迈尔!】

在被这声音呼唤的瞬间…

「「超越泛滥(Stride Deluge)。」」

白色的世界被黑色涂满了。

 

 

『发生,什么了……?』

本应被菲德斯的光芒所渲染的世界,一瞬间被什么改写了。黑色的,深暗的,沉滞的什么。

【阿特迈尔!快退后!】

时刻喷射的声音,让阿特迈尔回过了神。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事态毫无疑问恶化了。背上身负重伤的芬里尔,阿特迈尔立刻后退。

『黑色的,光?』

刚才将周围涂满的黑色光芒,逐渐开始向一点收缩。他们注意到了,光的面积正在逐渐缩小。

(有什么在……!)

巨大的什么,正在蠢蠢欲动。

『真棒的力量啊。』

曾经听过的粘着声音,从光的方向传来。

『这是……』

声音的主人,果然是依然健在的混沌破灭。然而…

『逗我,的吧……?』

满身疮痍的芬里尔发出了惊愕的声音。不可能不发出声音的吧。

『神之力吗?』

从光中出现的混沌破灭的姿态,又变化成了别的异形。不知道延伸至何处的高大尾巴,在不规则活动着的4只诡异的脚。体长,大概变成了之前的10倍吧。从地面上已经看不到他的脸了。

『连菲德斯的剑刃,都没能抵达他吗……?』

『非也,这并不对哦,骑士团长大人。』

面对悲痛的诉说,混沌破灭以貌似恭维,心实轻蔑的话语回应。

『那刀刃的光辉毫无疑问毁灭了我的肉体、触及了核心。』

『那为何——』

『正因为触及了,我才得以获得了新的力量啊。』

『切、混蛋小丑……给我、讲人话……!』

说着『恭敬不如从命』,混沌破灭挺直了后背,继续说道。

『我一直在思考。能不能把破坏神基泽的力量,想办法送入我的体内呢。』

『嘿……像是三流反派会想的事儿呢。』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说到底,我也不过是在这世上生存的平凡生物。若是接受了连惑星也能破坏的高等魔力的话,会因无法承受而毁灭自身。于是……』

因为高兴而眯起的眼睛,最先看向了时刻喷射和时刻小龙。

『首先看上了融合超越。虽然与身为异时空同位体的你们是不同的方式,但模仿程度的融合的话我也能做到。同是被超越蛊毒强化最多的我相交,首先强化用于承受力量的器皿的这肉体,就是超越泛滥。』

接着,他看向阿特迈尔携带的菲德斯。

『在这之上,只要把魔力调整至能够接受的极限,寄宿了神之力的存在……也就是成为神本身,也不是不可能。我是这么想的哦。』

【利用了神代最强之剑菲德斯的力量,削弱了基泽的暗之力吗。】

『您所言甚是,长老大人。我已经与基泽的本体相连了。将魔力调整到流入自己的核,只是在菲德斯发动同时开始进行魔力供给,实在是非常简单的工作。』

『简单……在身体崩溃的途中调整超高纯度的魔力,这种事情……』

每当混沌破灭那巨大的身体动一动,空间都会震荡。

『虽然不如全盛时期的救世主,但寄宿了超越人智之力的菲德斯,也是与本次计划相符的最棒的调整道具……就是如此。』

每当晃动发生,一众人焦躁的神色都会加深一层。

『……你的目的是什么?是毁灭库雷吗?』

『毁灭?那只是单纯的实验罢了。生物如果成神,能够获得多少力量呢。我只是想要确认这件事而已啊。』

事到如今,他是带着什么表情的,阿特迈尔等人已经看不见了。

『但是,那或许也不错啊。让这颗满溢希望的惑星上的所有生物都陷入绝望,进行根绝,也算是一大乐趣。』

为了追求更多愉悦而加入了“链环傀儡”,毁灭了众多星球的混沌破灭。对他而言,库雷的末路根本是些琐屑小事吧。

『咯咯咯,这可是骑士团长大人的提议啊。我就珍重的收下了。』

袭击空间的震动,变得愈发激烈。

『你他妈、想干什么啊!』

『回到库雷去啊。』

『不可能……拥有这种程度力量的存在要是降落到库雷的大地上的话,只是这样都会引起天地异变了啊!』

『正是。』

举起两边都带有刀刃的全新大镰,混沌破灭向位于空间另一端的神殿的方向望去。

『那个神殿,是维系住这个空间的楔子……只要破坏了那个,虚空遗域便会消散,我就会强制被送回外面的世界。』

『难道说,卢亚德先生在那里……!』

『对哦,在那里呢。』

『卢亚德!?得去接他才行!』

『没有那个必要。因为他也好你们也好,都会和这个空间一起,回归于虚无。』

迄今为止从未感受过的庞大的魔力聚集到了混沌破灭身上。

『以这种程度的魔力为对手,就算是菲德斯也……』

『去你丫的……!』

『对不起、安提洛、大家……』

「可恶!爷爷!我们能做点……哇啊!?」

在时刻小龙说完话前,时刻喷射便把他抱了起来。

(还没有感受到命运力的上涨……刻他们还没有到吗。但是…)

【现在似乎没有别的办法了。】

「爷爷!也就是说!」

【解放吧。我们的全新力量。】

「就要这样啊!我们还没输呢!」

时刻喷射全新力量的源泉——「Z器官」的封印将被解开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一齐看向了后面。就连混沌破灭,也不由的和他们望向了同一个地方。

『这个、气息是……!?』

 

 

魂之牢狱会吸引在时空中漂流的魂魄,将它们关进来、并且吞噬。「虚空遗域」,则是把从各种时空吸收的灵魂搅拌在一起的,神之活饵的聚集地。

但是别误会。在这里聚集的并非只有邪恶的灵魂。正义之人、强者、贤者、富有勇气之人。寄宿着多种光芒的灵魂,时不时也会被吸收到这里来。

但是,不过也正因为如此。

果然这个邂逅,除了奇迹以外,没有其他词可以形容。

 

 

激烈震荡的虚空遗域。完全没有把这震动当回事,两个一大一小的影子向这边走来。

『是、是谁……?』

巨大的影子,是龙吧。身着闪耀的黄金铠的,红龙。

『是、同伴吗?』

相对的另一边的人也能看见。看不到哪怕一处伤痕的纯白铠甲…

『那家伙……在哪里……?』

…与吸引了一众人眼神的,大剑。刀身释放的淡淡光辉只是看一眼,都会有种心中萌生了勇气与希望的不可思议的感觉。白色剑士与红龙,经过了愣住的一众人身边,径直向着混沌破灭那里走去了。

【你们是——】

对想要搭话的时刻喷射…

「情况已经了解。在现界的时候,就已经获得了关于这个状况最低限度的情报。」

白色剑士手持大剑,向前刺去。

「我们是从异时空误闯至此的异端者。不过多互相干涉是为了互相好。」

【……】

「感谢。」

了解并接受了时刻喷射的无言吧。白色剑士放下了手,继续向前走着。

「劲敌(友人)哟。现在就仅仅,讨伐眼前的邪恶吧。」

对剑士的话,龙并没有做出反应。但是,他所面向的方向也是一样的。

『哎呀哎呀,这是多么让人怀念的面庞。说到底,或许你们才是最不可能与我见面的人啊。』

小丑的声音,听上去像是满溢着欢喜,又像是因为愤怒而颤抖。

「侵略者哟。我丝毫没有与你交谈的打算。」

「速速归于虚无,异星的亡灵。你的所在之处,非现世也非冥土。」

对混沌破灭所说的话,这些就是最后的了。

「闪耀吧……狂风剑刃!」

与剑士的呐喊声一同,世界再次被白色的光芒所包围。

 

 

【醒过来了吗,时刻小龙。】

「恩……爷爷?」

在时刻喷射的手中,时刻小龙揉着眼睛坐了起来。

「我,睡着了吗……」

阿特迈尔与艾莎注意到时刻小龙醒来,过来探视着他的脸。

『小刻,没事吧?没有哪里痛吧?』

『那么强大的力量在眼前激突了,会因为余波失去意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力量的激突?……啊。」

逐渐回想了起来。在被混沌破灭逼入绝境的时候,谜之2人组开始与混沌破灭交战,在那时失去了意识。

「好大的那条龙呢!?那个白色的和红色的呢!?」

『不知道。当那光芒散开的时候,就从我们眼前消失了。』

【知道我们这边的事情……恐怕,是时之贤者的助力吧。】

『时之贤者?时刻喷射先生知道些什么吗?』

【……是他们救了我们。现在仅仅是这样都已经是万幸了。】

(幸亏这里是吸收灵魂的空间……但也让杰诺恩承受了巨大的负担。已经不能再期待他的帮助了。)

「爷爷?」

时刻小龙有些不安的抬头望着看向远方的时刻喷射。像是要让他安心一样,时刻喷射温和地把手指放在了他的头顶上。

『那,之后要咋办?』

像怕麻烦一样转动肩膀的芬里尔,没有掩盖不耐烦的态度直接发问道。

【虽然眼前的威胁已经散去了…】

『过家家的拯救世界就到此为止了吗。那么……』

与出现时一样亮出了利牙,芬里尔笑看着阿特迈尔。

『……我没有陪你胡闹的心情。等事情结束了就立刻把你押走。』

『别说的这么不解风情啊。太蹭鼻子上脸的话,小心我又把你的朋友打个稀耙烂哦?』

『……你!』

面对赤裸裸的挑衅,在阿特迈尔准备反击的时候…

【……安静。】

时刻喷射比平时更为紧迫的声音,一瞬间让这里的空气都被拉紧。他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并非是为了阻止争吵。

【有什么,来了。】

在被寂静包围的空间里回响的声音。

 

——噔、噔、噔、噔……

 

『脚步声?』

「是,是那个大个头的龙回来了吗?」

『不……算上距离和音量,是人类的吧。』

『那么,是刚才的剑士吗?』

弥漫着不安的一众人各自诉说着推测时,唯有时刻喷射紧闭着嘴。

『诶……』

『……难道说…』

脚步声逐渐变大,在看见了声音主人的时候,首先是艾莎和阿特迈尔发出了惊讶的叫声。

『搞啥啊……是熟人吗?』

芬里尔露出诧异的表情,眯起了眼睛。并且…

「黑色的样子……那是!」

慢一点注意到的时刻小龙…

「卢亚德!是卢亚德!喂——!果然你在这里啊!」

发出了满是高兴的喊声。

「喂——!卢亚德——!没事吧——!哎哟……」

时刻小龙准备向靠近的卢亚德跑过去,立刻被芬里尔毫不留情的踩住了头。

「干什么啦!」

理所当然发出了抗议,但芬里尔并没有看着脚下的时刻小龙,而是以可怕的表情打量着卢亚德。

『喂死小鬼……你再好好看一次那家伙的脸。』

「诶?」

『那家伙,当真是你熟人?』

「当然了啊!你在说什么啊!快把脚移开——!」

『够了,你看看。』

「所以说怎么看都是卢亚德——」

不服气的遵从了芬里尔所说的话,他再次向卢亚德看去。有着不可思议的形状的黑色帽子与斗篷,鲜艳的金发,被龙鳞覆盖的龙之左手。这个姿态毫无疑问,就是他熟知的卢亚德。但是…

「卢亚……德?」

有什么不对。以微弱的违和感为诱因,时刻小龙从中途开始,看不出眼前的青年是卢亚德了。

「不对,不是卢亚德……卢亚德,不是这种眼神!」

昏暗浑浊的眼睛里,没有映出时刻小龙的身影。不,不论是在场的谁,都没有被映在他的眼中。

【……什么人。】

明明已经知晓,时刻喷射依然故意发问。接受了这个提问,青年的眼中才认知到了时刻喷射。那个瞬间,青年身后的空间大幅碎裂开来。

《来吧,第一之祭品。》

从裂缝之中落下的…

『咯咯咯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基本已经失去了手脚,身体刻上了无数伤痕的混沌破灭。

『真是让我享受啊!这是连我都没有预想到的,最棒的舞台啊!』

『什……到底是从哪里……!』

『哈哈哈哈哈哈!光之剑士,红之暴龙……竟是如此的!先前的大战没能与他们直接相见,现在真是后悔!不论到时间的彼岸转生多少次,如此程度的快感恐怕都再也无法品尝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拖拽着满身疮痍的身体,即使体液仍然在从体内喷出,混沌破灭也依然在继续笑着。看着他那异样的姿态,时刻喷射在自己的思考所能及的范围内对状况进行了推测。

(那个样子,果然是在别的空间里持续交战了吗……虽然不确定是他们被打败了,还是他们返回了原来的时空,但能把那怪物逼成那个样子……)

唐突的,青年举起了手。那只手,伸向满身疮痍的混沌破灭。

《第一之祭品啊,约定之时已至。》

惨叫一样的笑声戛然而止。

『……这是第一次感谢神也是最后一次了。我已经足够开心。神啊,之后的享乐,就全部让给您吧。』

巨大的龙指碰触到青年小小的手指的一刹那…

『之后,那一边的我——』

小丑的身体,被从青年的影子里产生的巨大黑暗一瞬间吞噬了。

『什……那家伙的样子…』

『吃掉了吗……』

《身体·力量·容器。一切都在这里集齐了。》

缓缓闭上眼睛,青年放下了手。在他睁眼的同时…

《现在,正是复活之时。》

青年的影子再次扩张开来,开始侵蚀背后的空间。

「卢亚德……」

从黑暗中出现的巨大双手。它抓住了扩张的黑暗的两头,强行将其扯开。黑暗在以迄今无法比拟的速度,侵染着世界。

【来了……】

从扩散的黑暗之中,那个出现了。既像是龙,又像是人,也像是机器人,还像是恶魔一样的异形巨人。只能如此形容。

『什么啊……那是…』

发光的触手从巨人的胸口伸出,将产生黑暗的青年的身体捆住。青年被埋入了巨人的胸口,只剩头以上还留在外面。涣散无力的低垂着,连他是活着还是死了都无法判断。

「卢亚德!卢亚德——!」

再也无法忍受的时刻小龙,向着青年呐喊道。

《非也。》

青年的脸缓缓抬起。

《我正是…》

但是,从那口中道出的名字…

《破坏的龙神,基泽。》

并不是少年所期待的那一个。


(下期待续)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