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惑星库雷物语】幻苍的陆莲花(幻蒼のラナンキュラス)

【惑星库雷物语】幻苍的陆莲花(幻蒼のラナンキュラス)  18年1月号


作者:ノ霧 / 译:红石 

转载请注明出处。



=================================

【现在便过去。妾身的爱子,阿尔喀德斯啊。】

作为破坏的龙神「基泽」的使徒,也是统率犯罪结社「百群」的女王,「格蕾德拉」。她追随着最爱的孩子而进行了异界凭依,启程离开了惑星库雷。身为慎重居士的她竟然离开了战场……也就说战局是如此的对“百群”有利。被迫陷入苦战的“永生蜜酒”彻底变成了单方面防御,无法以反击来有效逆转局面。而在友好国家圣域联合王国也因本国的防卫而忙的不可开交的如今,根本无法期盼会有像样的救援。

「哦呵呵,这场战争的胜利已然是囊中之物。」

被托付了之后事务的女王随身参谋「舞会幼虫」没有掩藏笑容。但是,作为侵略者——「恶」的一方,有着绝对不可以忘记的事情。

「我受到陛下与暗恶之面大人的夸赞的样子已经浮现在眼前了呢。」

盛者必衰。不论是多么有才能的人,不论处在多么有利的立场上,直到确切的获得胜利为止,绝不可以骄傲。因为起死回生的苗子不知会从什么地方生长出来。但是,如此甘甜的胜利放在眼前,要想不骄傲也很难。即使是指挥过众多战役的格蕾德拉大人,也做出了就算不用自己亲眼见证胜利也无大碍的判断。初次大胜近在咫尺,舞会幼虫也无法完全压抑住涌现出的感情。不仅是他,就算是格蕾德拉也没有注意到,这个战局如此一边倒的原因之一,是有来自海对面的压迫。

「那么那么,那边的情况又如何了呢?」

舞会幼虫端详着的显示器上,显示的是亲卫队队长代理的怪人「伯格胡蜂」和“永生蜜酒”的大使「艾莎」之间激烈对打着的场景。

「不过这次的胡蜂先生很善战,真是令人感激呢。」

「喏!!」

与呼吸的节奏配合,伯格胡蜂以猛烈的气势挥舞着黑枪。每当黑枪突刺时,都会连续响起像尖锐的叫声一样的、切开风的声音。

「唔……咕!」

艾莎以注入了魔力的锄头防御着连击。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受到直接攻击,都是托了那巧妙的使杖技术的福。但是……

「呼哈哈哈!就这程度吗!这就是陆莲花的少女!绿之国的英雄什么的真是滑稽至极啊!」

(唔、随你怎么说吧……明明要是能有什么办法处理毒的话,就能更多的动起来了……!)

艾莎为了中和首次交手时被击中而染上的毒素,一边战斗着一边持续对自己施加着解毒魔法。由于维持魔法需要分散意识,所以现在这个时候要逆转攻势很难。

(毒性比想的要强,扩散的也很快。这样下去,即使能够维持现状,中和也……)

要一边战斗并一边阻止毒的侵蚀已经是最大限度。就算是艾莎,要这样继续战斗下去的话也会因为陷入魔力不足的情况而被击倒。

(不想想办法的话……想想办法——)

「就是那里!」

为了构思出突破的办法,而犯下了让意识从防御上转移开的失误。瞄准了反应迟缓的一瞬,伯格胡蜂的枪逼近了艾莎。虽然能以锄头的下方对枪进行回击,但要比单纯的腕力,还是伯格胡蜂更胜一筹。强劲地被挥出的枪,将锄头击飞到了空中。

「啊……!」

由于反冲力的作用,艾莎一屁股摔在了地上。还没等她重整态势,黑色的枪尖便已经抵在了她的喉咙前。

「结束了,陆莲花。本来是想和全力以赴的你尽情对战的。」

「……那话,是用了毒的人该说的吗?」

「别怪我,这是战争常有的事。我若是输了,继续前进的你就会确实的颠覆战况。」

(有种被吹上了天的感觉……)

「如果是为了向陛下献上确切的胜利的话,那战士的荣耀我很乐意舍弃。」

以「话到此为止」做为总结,伯格胡蜂往手中注入了力量。艾莎的解毒魔法还在继续生效这一点,他并没有看漏。唐突的结束了对话也是因为看到了解毒的情况。

「我等乃怪人。因此,恶意的毁谤也会心甘情愿的接受!」

(不行、中和来不及了……!)

汗水留下的触感,在艾莎的脸上一划而过。做好了觉悟,艾莎坚定地闭上了眼睛……

「永别、了……?」

却没有注意到「她」的到来。

 

 

(这是,什么?)

身体无法动弹。明明想着要将枪刺出,手腕却没有反应。不止如此,在他的视野中,枪从自己的手中滑落,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等等……明明没有面向下面,为什么会明白这个……?」

落在地面上的伯格胡蜂的头,为了寻找着这种无解的感觉的原因而将视线抬高,在那瞬间……

「真是遗憾。」

真红之刃刻下了无数的划线。随后……

(这、就是……我、的……死——)

在察觉到自身死亡的瞬间,他的头被切成细片,化作了地面绽放的蓝色花朵。失去了司令塔的身体,也像追随者一样慢慢倒下。他的遗骸仿佛要触碰到依然闭着眼睛的艾莎时,再次闪现的真红之刃将怪人的身体纵向一刀两断。因此造成的冲击,使被切开的遗骸没有往前倒下,而是向着两边碎裂了。

「明明如果更早点了结掉她,就能成为结社开创以来的一件大功了。」

俯视着散落的怪人尸体,黑衣的天使露出了残酷的微笑。

「那么。」

她将视线从已经失去了兴趣的怪人身上移开,开始对艾莎说话。那是对待友人的,非常温柔的声音。不过…

「没事吧?艾莎。艾莎?」

「……」

「……哈啊。」

望着依然紧闭着双眼的艾莎,她吐出了一个微弱的叹息。

然后,为了能和坐在地上的她对上视线,她也放低了身子…

「咿呀!?」

用手刀在她的头顶上打了个招呼。因为用了相当的力量,艾莎的口中发出了破裂的声音一样的惨叫。

「好痛!痛!什么!?谁——」

艾莎一边用双手揉搓着头顶一边喊疼,而在看到端详着自己的脸的女性时,她突然就停止了动作。

「能感受到疼痛就没关系了。那就是你还活着的证明哦。」

并不是因为对这张脸有印象,而是因为这是张不该会在这里看到的脸。

「加百列!?」

圣域联合王国的医疗机关“天使之羽”所下属的特殊部队。在那之中担任着身着黑衣的异色天使们所组成的「黑衣的葬天使」(Black Graver)的队长。并且,也是在某场战役结束后与艾莎诞生了羁绊的,她重要的亲友。

「好久不见了呢,虽然不想以这种形式前来。」

「诶?为什么在这里……啊嘞?你们那边不是情况也不太好吗……」

面对陷入混乱的艾莎,加百列轻轻伸出了手。

「总而言之先站起来。漂亮的衣服都被糟蹋了哦。」

「啊,谢谢。」

抓住了她的手,艾莎总算站了起来。不过…

「啊,啊嘞?啊嘞嘞?」

「呀,危险。」

可能是因为脚还在颤抖,艾莎没法好好站立,于是加百列将肩膀借给她倚靠。

「对了,我还中着毒……因为太慌张都忘记了……」

「别忘记啊。我要是知道的话,就不会强迫你站起来了。好了,再好好坐下。我也来帮你解毒。」

这次她慢慢坐在了地面上,重新开始解毒。因为和之前不一样,能够把精神集中在魔法上,艾莎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了起来。

「啊~……效果真好。」

「别发出老婆婆一样的声音。」

「是~……」

「这可是不能让侍女们看到的表情哦。」

「没事~啦~,因为平时都是这种感觉~……」

「原本就是这样的吗……」

由于解毒率超过了7成,艾莎的身体恢复了自由。这时,她再次向加百列发出了疑问。

「为什么你会来呢?在船抵达之前,因为听到了圣域也受到袭击的通信,我还以为不会有救援过来了。」

「圣域被袭击了是事实,现在也在继续防卫着。但就算如此,圣域也是祈愿着全世界的和平的国家,不会对求助的声音置之不顾的。」

「并且」,加百列继续用认真的声音说道。

「黑衣的葬天使被选为救援部队的理由有两个。一是单纯的因为移动速度是最快的。另一点则是……」

到这里为止都流畅地说个不停的加百列突然停了下来。

「另一点则是?」

「……因为我和你有交流。」

「诶?」

「让、让和当权者认识的人前往的话,能使现场的合作更加顺畅的意思。」

「啊,原来如此。」

没有注意到加百列的脸上划过了有些害羞的表情,艾莎右手握拳锤了一下左手心,做顿悟状。

「原来如此什么的……你这个人真是——!?」

当加百列对艾莎的态度无语了的时候,她突然猛地向后回头,挥出了手中的刀刃。在真红之刃上游走的沉重冲击,让加百列的右手短暂的麻痹了。

「敌袭……!?」

向着被弹开的飞来物体望去。飞行中的物体,是巨大的黑枪。

「这是,刚才那个怪人的……」

当加百列认出那是伯格胡蜂所使用的枪是…

「加百列!上面!」

对艾莎的叫喊做出了反应,她立刻往上望去。抬头望见的,是本应已经倒下的黑枪怪人伯格胡蜂。但是,在空中飞舞的影子并不是只有一个。

「什么……!?」

2、3、4……总共10只伯格胡蜂,在高空中俯视着她们。

 

 

「那个胡蜂先生……伯格胡蜂No.7,即使在黑枪怪人之中也是以历代最高的潜能而自豪的。说不定可以,稍微这样期待了一下他……结果都到了这一步却来了增援,他还真是不走运啊。」

在空无一人的女王房间里,参谋正像在演戏一样,一边做着夸张的动作一边细语着。

「然而。」

舞会幼虫按着保护眼镜,抬起了头。在他的视线前方,是在上部设置的显示器中的画面。其中映出的,是在大量的伯格胡蜂面前哑然了的2个女性。

「这只不过,是他个人的失态而并非我的。是为了排除陆莲花,焦急的想要1个人立下大功的他的失态,呢。是我的话就不会对自身过度自信,而是提交编成特级怪人的部队的申请。唔嚯嚯嚯嚯嚯嚯嚯。」

吵闹的哄笑声在房间里回荡着。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丁点因为同伴被击败而悲哀的神色。

「哎呀哎呀真是可惜了,胡蜂先生……原No.7。没能与您共享胜利的美酒。不过还请安心,之后就交给我,和录入了您的战斗数据的量产型,一切都会结束的。」

并且,按着保护眼镜的手慢慢往头上举起…

「之后就交给我,请好好安息吧。」

然后挥了下来。

「唔嚯嚯嚯!好了,就来给陆莲花和不知名的天使,超度她们的灵魂吧!」

 

 

「艾莎,退下。」

「不行!我也……唔!」

「毒应该还没完全除掉。要是没有根治的话,之后继续发作的可能性很高。最糟糕的情况,是会留下后遗症。」

「但是!」

在站起来的艾莎面前,真红之刃一闪而过。虽然很粗暴,但表达出了加百列「不要乱动」的意思。

「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要是没有中毒的话,你应该也不至于会陷入苦战才对。」

如加百列所说,本来的艾莎与伯格胡蜂之间的实力差十分明显。

若是第一次交手没有大意的话,艾莎应该能很轻松的击败他。但是,这次的状况就不同了。

「那确实没错啦,我也知道加百列的实力,但是数量……」

就像要阻止艾莎继续说话一样,她的眼前升起了巨大的光柱。

「这是,超越共鸣……!」

余音逐渐远去,光芒渐渐变弱。从再次现身的加百列身上,艾莎感受到的是…

「好厉害的,魔力……」

似乎是对艾莎无法掩藏惊讶的表情而感到满足,回过头的加百列露出了小小的微笑。

『呼……我也不是在虚度光阴的。事到如今,只用守护你1个人的,这种程度的战斗……』

是以为有机可乘吧,3体伯格胡蜂向背对着他们的加百列试着刺出了枪。然而…

『不费吹灰之力!』

在刺出的枪尖前方,只剩1把插在地面上的刀刃。这种情况下要说到能够逃跑的地方,就是上面——

「「嘎、嘎、哦……」」

这么想着的3体在向上望去时,2体的头便落了地。还留着脑袋的那1体在确认的时候…

「叽……」

他的身体从头顶到裆部,被一刀两断了。这正是看也看不清的麻利手法,是身经百战的骑士也会为之瞠目结舌的剑之制裁。

『区区3匹就想了结,我还真是被小看了啊。如果全员一起上的话,明明说不定还会有点胜算呢?』

也不知是不是听见了这番话,剩余的7体互相点点头,这次是5体同时飞了过来。加百列看到了他们的行动…

『……浅显易懂的佯攻。』

发出了蔑视般的低语。同时,她将从地面中拔出来的刀刃,使出浑身力气投了出去。

『哈!』

但是,如同风车一样旋转的刀刃所指向的,并非从上空逼近的那5体。

「——!」

『似乎是打算拿一起攻击来吸引我的注意力啊。』

成为了风车的饵料的,是退到了遥远后方的1体伯格胡蜂。黑枪的尖端变成了枪口,他打算寻找狙击加百列的缝隙。

『飞虫从3只变成了5只,又有谁会在意?』

将气势汹汹旋转着飞回的刀刃轻松接下,加百列又往身后的地面刺了过去。从刺中的刀刃尖端,传来了「嘎呀……」的微弱悲鸣。

『依靠数量还只能进行这种敷衍的战斗,你们是没脑子吗。』

用力拔出的刀刃尖端上,沾染着蓝色的鲜血。是打算在注入毒的瞬间,由在地面钻孔隐藏的他从容易成为死角的下方给予最后一击吧。剩余5体——战斗开始仅仅几分钟,他们的数量就已经被减至了一半。

 

 

「咕叽叽叽——那个天使是怎么回事啊!那种犯规的家伙完全超出预想啊!我的,完美的,作战啊!要被,那样的小女孩给!」

面对显示器对面的惨剧,舞会幼虫愤怒了。实现了超越共鸣的加百列的力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测范围。

「这样下去的话……这样下去的话,就会眼睁睁的让陆莲花抵达了……」

确实,如果就这样不采取任何对策的话,艾莎和加百列就会抵达防卫网。会有对舞会幼虫当初定下的作战引发障碍的危险性。

「不可以!这样!不可以!」

舞会幼虫确实是一位优秀的参谋。如果使用棋盘上的棋子进行模拟战的话,能够与他匹敌的人只有仅仅几名。即使是身为身经百战的指挥官的格蕾德拉,也会对他所展示的战术示以感慨的叹息。

「这次作战能从陛下那里获得的赞赏是属于我舞会幼虫的!绝对不会让它被击溃!没错,绝对!」

舞会幼虫着急了,没有比这更为明显的着急。如果在这里的是格蕾德拉的话,即使面对这样的状况她也不会有半丝狼狈,而是会以飒爽的神情继续策划下一个计划吧。那么,他与格蕾德拉的不同在何处呢。

「防卫网方面如今还是压倒性的优势……那么,从其中的一角抽调特级怪人的话……」

那就是经验。这是立足于战场、对战争知己知彼的人,和仅靠纸上谈兵、就想要支配战争的人之间的差距。

「安托瓦内特小姐!请立刻火速前往指定地点,将目标击破!坐标是——」

因此,舞会幼虫自己做出了选择。

「这样就好了……呼嚯嚯,那个天使是特化了对敌接近战的类型。那么,就应该和那个怪人的相性最为恶劣!」

选择了之后会使自己破灭的,最糟糕的一步棋。

「呼嚯嚯嚯!来吧,这次就真的是最后了!陆莲花!以及,不详的黑天使!」

 

 

当舞会幼虫在幕后操作的时候,加百列与伯格胡蜂的战斗也还在继续着。那是会让人畏惧到怀疑是否该称之为战斗的,形势一边倒的对战。

『这就是,最后一个了吧。』

若无其事的刃光一闪,加百列便已经将最后的伯格胡蜂切得无比细碎。

「好厉害……真的好强……话说,是不是变得太强了啊……」

『你的说法只能听出讨厌的味道呢。绿之国的英雄,陆莲花的少女小姐?』

「别、别这么说啊,英雄这种让人很害臊的!」

『呵呵……那么,状态如何?』

「嗯。集中注意治疗了之后,比刚才轻松了很多哦。」

『确实,脸色也恢复了呢。那么,总而言之先从这里离开吧。说不定还会有敌人再来。』

在加百列这么说着,把肩膀借给了艾莎的时候…

「哦——嚯嚯嚯嚯嚯!」

不知从哪里响起了嘹亮的高笑声。

但是,声音的主人哪里也看不见。

「你!知不知道那种台词,在业界里被称作什么?」

(这么短的时间里又有敌人……难道说,被监视了?)

加百列和艾莎都在环视着四周。但是,果然还是找不到身影。魔力的反应也感知不到。

「世人们都将之称作Flag哦!!」

「啊……!」

(突然有鞭子……!不行,躲不开!)

从空无一物的空间之中突然飞出的超高速鞭击,瞄准了艾莎。

『咕……!』

「加、加百列!?」

「啊拉?」

但是,遍布着尖刺的凶恶之鞭所抓住的,不是艾莎,而是在那之前飞出的加百列。

「真是美丽的友情。是啊,美丽的让人反胃!」

这次鞭子朝着加百列袭去。但是,处在超越共鸣状态的加百列以超常规的动态视力和反应速度而自豪。只要知道是朝自己袭来的的话…

『抓住、你了……!』

「呀!?」

抓住鞭子本身就很容易。

『立刻现身。还是说,是要让我强行把你揪出来?』

不知是听从了这句威胁,还是鞭子的主人放弃在先,她立刻就出现了。

「啊拉啊拉,明明来自讴歌和平的国家,却说了些真野蛮的话呢。」

在加百列握住的鞭子前方有1位女性……不…

「贵安。我是安托瓦内特。是百群的特级怪人。」

(特级……最高级别的,怪人。)

「虽然这么早就暴露了有点让我吃惊,但多亏了你们,我得以再次确认了我得意的能力,空间专横迷彩(Stealth of Antoinette)的效果。还请容我道一声感谢。」

在一口气说完的同时,安托瓦内特一下放开了手中的鞭子,举起了双手。

『……这是搞什么?扔掉武器投降什么的,你觉得现在还有用吗?』

面对投以可怕视线的加百列,安托瓦内特以凄惨的笑容回应。

「投降?天大的笑话。我只是——」

那个时候,加百列的感官敏锐到了极限。不论安托瓦内特想做出怎样的举动,她都能将其捕捉并加以驱除。但那…

「只是,想给你一个提示。」

(提、示?)

也只是当敌人是眼前的安托瓦内特的情况下。

「加百列!」

通过刀刃传递的沉重冲击。能够反射性地接下,也是身手不凡。

『唔,咕!』

从空无一物的空间中飞出的锐利的镰状武器,与加百列的刀刃擦出了火花。出现的方法与刚才的鞭子是一样的。

(威力的、等级不同……!)

突然的,握在加百列手中的剑刃开始出现了微小的裂痕。但是,在对抗力量的这个状况下,这种损伤会成为致命的败因。

『呀啊啊啊!』

『啊啊啊……』

真红之刃碎裂的冲击,将加百列的身体击飞了。剩下的势能让她翻滚了很多圈,在地面上滑了一段距离后,最后狠狠撞在了突出的岩石上才得以停下。

「加百列!!」

当艾莎跑过去的时候,加百列已经失去了意识。在被击飞的途中,她的超越共鸣被解除,流血非常刺眼。

「血……得快点用治愈魔法……!」

「会让你得逞吗?」

「唔……!」

艾莎抬起头看到的,是安托瓦内特。在她身后是个比她大上了一圈的女性型怪人。有着螳螂一样的姿态的怪人,应该是袭击了加百列的人了吧。

「哦——嚯嚯嚯!就让我介绍一下黄泉的特产吧!她是毒镰怪神击溃粉碎大人!是响应了我的呼唤而自未来前来的,美丽的贵妇人!」

「这个人也,和你有同样的迷彩……」

『嘻嘻嘻。正是!我的体组织与安托瓦内特的高度迷彩具备同样的能力。』

「我的迷彩只不过是虚张声势。为了让你们注意我的能力而非她的,才特意来吸引你们的注意力啊!」

安托瓦内特估计出来现身,是为了让2人意识到她是「拥有高度迷彩能力的特级怪人」。完全中计的2人只注意了安托瓦内特的动向。结果,对隐藏起来的击溃粉碎毫无防备,而使得她成功发动了突然袭击。

『那么,反正也已经逃不了了,我们不如来慢慢聊天吧。』

「年轻的参谋大人会怒不可遏的。」

张嘴大笑的击溃粉碎,和优雅的笑着的安托瓦内特。第一眼看上去是完全不同的笑容,但她们只有一个共同点。

「虽然很抱歉……还得让2位早点去死才是。嗯,不用痛苦的离开。会尽可能的呢。」

『放心吧。并不是我们跟你们有仇,只是因为快乐才杀的。会尽可能的呢。』

折磨猎物的猛兽之笑。但是,即使在这种不论是谁都会畏缩的状况下…

(得做点什么。)

艾莎,也还没有绝望。

(即使战斗也赢不了。)

「啊啦?」

如果是1个人的话,说不定就会放弃了。说不定就会接受死亡了。

(也没法逃走。)

『嘿,还是一副没有放弃的表情啊。意外的挺有骨气嘛。』

但是,现在不同。身后还有加百列在。还有应该守护的朋友在。

(那么,该怎么办?)

「还有什么隐藏手段吗?」

就算自己的生命遭遇了危险,艾莎恐怕也没法发挥出全力。那是因为,她认为自己的力量是「为了守护什么的力量」。只有在为他人着想的时候,守护友人或是家人、重要的人们的时候,才应该使用这份力量,她是如此认为的。

(那种事早就决定好了。)

『要做什么就快点啊?』

并非去伤害谁,而是为了守护——这样的思绪会孕育出的奇迹,她已经目睹过了不止一次。

(我相信着……!)

『否则的话——』

所以,她相信着。并且,祈愿着。想要能够改变命运的力量。

『就会杀了你哦!』

(相信着奇迹!)

艾莎的头顶上,镰刀挥落而下——

 

 

「呼嚯嚯嚯!搞定了!搞定了呢!呼嚯嚯嚯嚯!」

按捺不住兴奋,舞会幼虫用力地拍着手。显示器上被飞舞的沙尘所覆盖…

「那种状况下没法逃走,更没法躲开!只能变成碎片!」

如果受到了击溃粉碎的全力一击,如今并非处于万全状态的艾莎根本无法抵挡。十有八九,会殒命于此吧。

「好!快点让我拜见英雄的骸骨吧!快、快!」

就像在顺从喘着粗气的舞会幼虫的话一样,沙尘逐渐散开了。正如他所说,不可能活下来。这片沙尘散开之后会出现的,除了凄惨的尸体以外想不到别的了。对…

「呼嚯嚯嚯嚯嚯!……嚯?」

如果没有奇迹发生的话。

 

 

轻易粉碎了天使之刃的毒镰怪神之镰所发起的全力一击…

『!……镰刃,砍不动!?』

被在她们之间切入的青色光芒所吞噬了。不,并非是被吞噬了。而是被阻挡了。

被光之中的,什么给阻挡了。

「光!?不,这是……!?」

比安托瓦内特的话语更早的,光芒开始转变成了某种形状。

『什、什么啊!?这家伙是!』

确凿无疑的,人形。最早注意到他的身份的…

「啊……啊啊……啊。」

是眼中淌出了抑制不住的泪水的,艾莎。

「安提洛!」

『许久不见……公主大人。』

「安提洛……!你去了哪里啊!为什么……」

『非常抱歉。对晚归一事,我深表歉意。』

「真是的,够了……既然你回来了……这样,就又能在一起了。」

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安提洛的表情悲伤了一瞬间,而艾莎并没有看漏。

「……怎么了?」

『公主大人,我……』

难以自制的感情表现在了手中的剑上,安提洛的力量松懈了一瞬间。

『切!别演什么赚眼泪的低级戏码啊!』

盯上了这个机会的击溃粉碎,再次挥起了镰刀。然而…

『呜哇!?』

在那之前,安提洛空着的手强力的抓住了她的头部。在那只手上,从未见过的纹样构成的魔法阵浮现了出来,将击溃粉碎的身体覆盖住。

『这里不是你应该存在的时间,请你速速退场。』

『啊,啊啊啊!?什么啊这是!?』

『是从救世主大人那里借来的,能够以时间魔法阵进行干涉的魔法。好了,回到你相应的时间去吧。』

『噫呀啊啊啊啊……』

最后魔法阵化作了包围击溃粉碎全身的光芒,炸开消失了。

「好,好厉害!好厉害啊安提洛!」

『非常感谢,公主大人。』

「好!快点一起去帮助大家吧!还得给加百列进行治疗!然后——」

『公主大人。』

面对兴奋不已的艾莎,安提洛静静地说道。

『很遗憾的是,我已经没法一起去了。』

「……什么意思?」

『我,已经是死人了。这个身体……只不过是以心华最后的光芒为媒介,救世主大人用灵体进行再构成的临时容器而已。』【设定:植培种的核“心华”】

「你,你在骗我吧?」

希望你能否定。这些话。而就算面对艾莎这样的祈求,安提洛也只是无力地摇了头。

『即使以救世主大人的力量,也不能让一度失去了生命之光的心华重新被点亮。不止如此,本来的话连做灵体的媒体也做不到……但是,公主大人的愿望,希望能有守护之力的祈愿,赐予了我这条已经枯朽的生命,最后的光芒。』

「但是……怎么会,怎么会……」

『最后能像这样,和公主大人打声招呼。我……真的是很幸运的人。』

即使看着露出笑容的安提洛,艾莎的心情也没法好转。无法整理好想要倾诉的太多话语,想到的事情在脑中一件接着一件涌出。

「我不要!根本莫名其妙啊!突然就要分开了!」

『公主大人……』

「想说的话还有很多啊!还有想要一起去的地方!还有要介绍的新朋友!很多……还有很多啊!」

啪嗒啪嗒落下的眼泪,被干涸的地面吸收,消失不见了。即使听着悲痛之人的叫喊,安提洛也没有害怕,继续诉说着。

『请安心。我安提洛,今后会一直与您同在。为此,我才会被引导至此吧。』

「……被引导?」

『请看。』

在安提洛的胸前,是闪耀着光芒的小小花瓣。他的心华的最后一片碎片,被吸收进了艾莎的胸口。

「啊……」

这个瞬间,艾莎的身体被青色的光芒所笼罩了。与安提洛相同颜色的光辉。

「花……这是…」

『……如此,我的忠义,我的灵魂,确实全部献给了您。』

「安提洛……」

『今后将永远侍奉于您左右,还望您准许。』

他并没有像以前那样下跪。因为他的脚已经化作发光的粒子,开始逐渐消散了。

「……是。铳士安提洛,你的思绪,永远与我同在。」

粒子飞入了她的胸口。

「所以,永别什么的,我是不会说的。」

在一切都溶解成光的那瞬间…

『谢谢……艾莎。』

他像往昔那样,温柔的笑了。

 

 

安提洛消失后,呆住的安托瓦内特终于回过神来。

「虽、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那个奇怪的光芒好像消失了呢。要对付你1个人的话只靠我也足够了,现在立刻砍了你的头!」

面对虚张声势的安托瓦内特,艾莎静静地望着。这份不可思议的魄力让安托瓦内特情不自禁地退缩了。

「别,别以为变了个颜色,就可以趾高气昂了!看上去,也不是超越共鸣了的样子。你跟我的力量差依然很大!」

「回去。」

「……哈?」

「现在立刻回去的话,我不会出手。」

理解了这句话的意义,安托内瓦特的脑中开始充血。

「别,别开玩笑了!得意忘形也要有个限度啊!」

她愤怒的挥舞着重新从地面拿回的鞭子。但是,本是用全力挥舞的鞭子,在碰到艾莎前,动作却突然停下了。

『很危险啊。像这样挥来挥去的。』

将攻击止住的,是轻轻降落在艾莎身边的表情傲慢的女性。此外…

『过分调皮的鞭子就要剪掉♪』

朝气蓬勃的女性打算将鞭子剪断…

『那是我的职责!』

正直的女性将她打算做的事抢了过来…

『冻起来是最好的……姐姐大人,之后就请交给我因维尔诺吧。』

最后出现的知性女性,让鞭子完全被冻结了。

「这、这是超越?……噫!?」

松手放开了被冻住的鞭子,安托瓦内特颤抖了。看上去,出现的并不只是她们四人。在艾莎身后出现的超越者,很轻易的超过了20位。连站都没法站稳,安托瓦内特当场瘫倒在地上。

「这、这么多的超越靠1个人就……怪、怪物……!」

『说谁是怪物呢!注意你说话的方式!!』

「噫噫噫噫噫噫!?」

被无数的超越者们带着杀气的视线聚焦,安托瓦内特就像泡沫一样失去了意识。被施加了如此程度的恐惧,恐怕要重归战线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谢谢,薇拉大人,各位。」

『那么,之后该怎么办?』

「虽然想去圣树,但加百列这样下去……」

「艾莎大人!」

艾莎在关心着加百列的情况时,她的头顶上传来了一个可爱的声音。

「你,你是?」

「我叫伊泽泽耶尔,是黑衣葬天使的队员!终于追上队长了!」

「追上就是说……!」

「对!现在开始我们黑衣葬天使,将协助“永生蜜酒”!」

笑容重新回到了艾莎的脸上。命运的天枰,开始向她的身边倾斜。但是…

「援军……!」

这个世界上,是存在的。向这个天枰,施加不合理的重量的人。

「队长的治疗就请交给我们吧!」

存在着并非一味的给予绝望,而是在希望转变为绝望的瞬间感受到喜悦的人。

「谢谢!拜托——」

 

 

——同时刻,在“占卜魔法团”地下7层的特别司令室内。

「!?上空有高能量反应!不,这是……」

「来自宇宙!从宇宙中,有多个身份不明的高能量体正在飞来!」

「开始进行能量体的数据对照!」

「这是……出来了!飞来物体的身份是……!」

「星辉兵!和大战时期在数据库中留下记录的异星侵略者的反应一致!」

 

 

(下期待续)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