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惑星库雷物语】风暴统率者(嵐を統べる者)


原文链接:http://cf-vanguard.com/introduction/unit/novel02/



惑星库雷物语 web外派版 苍海军势篇 vol.02「风暴统率者」

文:ノ霧 / 译:红石 / 校对:理耶

(转载请与po主联系,并注明出处。)




由“暗影骑士团”引发的、在圣域联合王国发生的内乱。

发展成了大规模的战争,一时间甚至有国家将会因此灭亡的传闻,然而以谁都没有预料到的“齿轮编年史”的全面介入为契机,平安的得到了镇压。

打倒了主谋者,“暗影骑士团”公开解散之后,圣域再次回到了平稳的每一天。

此外,虽然身为最大功臣的“齿轮编年史”的影子给盖住了,但圣域联合王国能够得以回避危机,也与来自缔结了友好关系的国家和团体的救援部队们的活跃有着很大关系。

其中“永生蜜酒”的救援、「艾莎」所率领的部队,成功解放了大量被抓捕的人质,有着不输给“齿轮编年史”的活跃程度。

但是,大部分的人都不曾知晓。在那些有着耀眼活跃的人们的背后,同样也有着众多为守护圣域而战的人。

——这是,在动荡的幕后里持续着战斗的将领、和他所率领的部队的故事。

 

 

「奥尔缇娅,报告。」

「是,即将抵达能够登陆的地点。」

海原上飞扬的水花。往来交错的士兵们的声音。

在登陆地点——圣域联合王国的沿岸前集结的“苍海军势”的大部队。

「好,能够在陆地上战斗的士兵做好登陆准备!其他人在海上和海中进行援护!」

队伍分成了前后2支,变得能够明确分辨出前卫与后卫。

后卫是以海中为主战场的「人鱼」和构成水分量超过了90%的一部分「水生种」,前卫中则能看到构成水分量低的水生种和「泪龙」、「魔像」等等的身影。

「在登陆地点确认到敌影!」

「前卫部队第1阵,准备!」

「了解!前卫部队第1阵,准备!」

号令发出,部队最前列的士兵们提升速度冲在最前方,一齐举起了枪——

「开火!」

与再次发出的指令一同,大质量的光线向敌兵倾注而去。

但,这当然无法打倒所有的敌兵。将地形或是友军作为盾牌而没有被枪击打中的人,和紧随而至的大量敌兵,在登陆地点列好了阵型。

「第2阵,准备!」

「好嘞了解。第2阵要上咯!」

但是,“苍海军势”的攻击绝不会一波就结束。

「开火!」

结束了枪击的第1阵放缓速度撤到了左右两侧,随后「斯基洛斯」率领的第2阵刻不容缓的提升速度,举枪开火。与之前不一样,这次是小但连续不断的光弹之雨。虽然没有第1阵那样必杀般的威力,但很容易就能至人于无法战斗。要收拾漏网的敌军可谓是有着不费吹灰之力的效果。看着因为流水般的连续攻击而不断倒下的友军,心生胆怯的“暗影骑士团”的士兵们开始渐渐往后撤退。

「第1阵、第2阵到后方汇合,第3阵、第4阵就这样登陆!」

身为“苍海军势”的「中将」,绝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与第3次发出的号令一同,3阵、4阵的士兵同时提升速度,左右则退回了海中。

1阵、2阵的士兵再次集结,跟在他们之后。中将也一起从海马背上走下了地面,无声地拔刀了。

「乘着这个机会,把敌人一网打尽吧。」

在他的剑所指向的方向……以逃跑的敌兵背影为目标,海兵大军开始逼近。

再次倾泻而出的光弹,悲哀的濒死敌兵,以及满溢着硝烟的大地,成为了他们——「萨瓦斯」中将所率领的「萨瓦斯队」以及「苍岚舰队」组成的联合部队,所点燃的开战狼烟。

 

 

「佩特罗斯、奥尔缇娅,请你们率领后卫部队在周边海域进行警戒。马克斯、米特洛斯、斯基洛斯率领一部分士兵再次对周围进行调查。」

「了解!!」

即使是刚刚开战,士兵的士气就已经达到了最顶峰。但打出了这场完美的前哨战的萨瓦斯,他自身却没有为这个战果显露出半丝心动。

(事情显得太过顺利了……应该有各国的救援部队在沿岸点或是传送地点被迎击的报告才对……)

相反的,他将过于顺利的现状视作了危险。

就算从不久前归来的调查队那里收到了没有侦查到敌影的报告,他的不安也在变得越来越严重。

(如果只是我军正好攻击了势力薄弱的地方还好……但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

「中、中将大人!」

那个声音终于使萨瓦斯停下思考,回过了神来。眼前是一位气喘吁吁的士兵。看着他发青的脸色,萨瓦斯明白了状况已经开始产生变化。

「发生什么了?」

「不,不知道!和我一起巡逻的所有人都被干掉了…!我拼命逃跑…大家都死——」

这恐怕真的只是单纯的直觉吧。向着士兵迎面走去的萨瓦斯,反射性的往右移动了一下。

在这个瞬间,从士兵的口中飞出了像是亡灵一样的什么东西,掠过了萨瓦斯的脚边,向着他本来站着的地方刺了过去。

即使斩掉了亡灵也毫无手感,那东西就像雾气一样挣扎着消散了。

「这是……!?」

「漂亮漂亮。」

萨瓦斯毫不松懈的盯着挣扎消失掉的雾气,而在他的耳边,传来了含混不清的声音。

他立刻向着在帐篷的入口处拍手的什么人望去。

「什么人?」

「失礼了,我名为吉尔维斯。是被“暗影骑士团”团长,紫红剑龙大人赐予了部队的人。并且——」

被点缀着黄金蔷薇的奢华铠甲覆盖了全身的骑士——吉尔维斯,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萨瓦斯再次有了不详的预感,往后退了一步。

这个瞬间,从地面之中挥起了和刚才一样的亡灵之剑,在他的脸上划下了微小的伤口。

「……唔!!」

「“苍海军势”中将、萨瓦斯大人。是会夺走您性命的人。」

这次的剑没有消失,而是从地面爬出,几次向着萨瓦斯砍去。

但,萨瓦斯的剑绝对不会放过进入他攻击范围内的猎物。

亡灵以无法看清的速度被斩开,再次像雾气一样消散了。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目前为止都是用同样的手段暗杀指挥官的吗。」

「不愧是水生种之中的首位指挥官,颇负盛名的中将大人。洞察力不错。」

「指挥官是队伍的关键……先将其拿下,使敌人陷入混乱,再攻击……」

「一般而言,被众多的士兵保护者的指挥官,即使在战斗途中也是很难暗杀的……但,要是用我的能力的话——―」

每说完一句话,吉尔维斯释放出的亡灵就会从各种地方出现,袭击萨瓦斯。

但是,吉尔维斯也注意到了。这个方法是夺不走萨瓦斯的性命的。

在召唤出的亡灵全部被消灭的时候,吉尔维斯也握住了剑。

「拔剑还真是久违了。迄今为止会看到这个的家伙还几乎没有呢。」

「………」

面对骑士的调侃,萨瓦斯没有回应。他一边盯着假面深处闪烁的诡异眼神,一边预判着对手的下一招并进行牵制。

「那么,这会是让骑士内心雀跃的战斗吗…」

萨瓦斯感觉到了。即使不使用魔术之类的东西,这个男人作为剑士也是相当有实力的人。如果有所大意的话,自己也会和丢掉性命的队长们落得同样的命运。

「不过,现在我也是一军之将。还是先把工作完成吧。」

面对冷不防地发动了扩音魔术的吉尔维斯,萨瓦斯掩藏不住自己的疑惑。明白了萨瓦斯没有理解到己方的行动意义所在,骑士在假面之下窃笑着。

「“苍海军势”中将萨瓦斯的首级!已被紫红剑大人的骑士,我吉尔维斯拿下!全军,对敌军发起突击!」

「什么!?」

 

 

「中将大人被干掉了!?」

「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种事!」

被魔术所增幅的声音在据点中回响,瞬间就使士兵们陷入了大混乱。

「总、总而言之要先确认真伪!立刻到中将大人那里去!」

「不行!展开了结界一样的东西,没法进去!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也就是说……中将大人真的……?」

最先只是在清楚听见声音的一部分人之中出现了骚乱,但所谓的流言就是越没法确认真伪,流传到后面就越会被扭曲原本意义的东西。

除此之外——

「是、是敌袭!」

「要等队长指示……」

「那个队长……中将大人被干掉了啊!」

配合吉尔维斯的信号,“暗影骑士团”的士兵在混乱之中冲进了阵营。

如果是平时的他们,面对以盗贼之流聚集起来的士兵们,根本没有输掉的理由。

但是,在这个状况之下,数量作战就是最有效的手段。

而敌兵也惯于以多对一的作战,“苍海军势”士兵之中开始接连出现牺牲。

「中将大人!中将大人——!!」

仿佛是祈求着神明一样,底层的士兵们不断地呼唤着萨瓦斯。

 

 

「是这么回事吗……啧!」

恐怕是使用了被萨瓦斯斩开的亡灵雾散时的魔力来构成的吧。覆盖了帐篷的结界里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样子,也无法出去。

但是,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萨瓦斯就算不用看也立刻能理解。

「似乎不需要说明了呢。你能迅速理解真是帮大忙了。」

「混蛋……!」

在愤怒的感情的驱使之下,萨瓦斯终于与吉尔维斯刀剑相交了。两柄光剑相撞的声音响起,骑士与萨瓦斯第一次在极近距离对接了眼神。

「哦,贵官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啊。还真是挺可怕。」

「现在立刻讨伐你,破坏这个结界!来吧,天罗——」

「哦呀,超越……」

「……唔!」

「可不会让你得逞。」

萨瓦斯拉开了距离,准备发动超越,但吉尔维斯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在这个狭小的结界里,是不可能从我的攻击范围内脱离的。太相信超越的力量可不好哦。」

如果为了发动超越而拖延时间的话,闪耀的骑士之剑便会精确地贯穿萨瓦斯的核心吧。

「明明没什么了不得的力量,却想要依赖超越、同伴、救援……想去依赖这些身外之力——」

然后终于——

「简直蠢到无可救药。」

剑从萨瓦斯的手中被击飞了。从结界上被弹回,剑插在地面上,光芒从中散去。吉尔维斯的剑,静静指向跪下的萨瓦斯的额前。

「呵呵呵……最后就一边听着同伴们临死前的痛苦喊叫,一边去死吧。」

(我,我们……就在这里结束了吗?)

吉尔维斯在空出的一只手上,召唤出了几个镜子一样的道具。

它们排列了起来,把萨瓦斯包围在中间。

(就这样,还没能找到自己的正义就……)

在镜子里,映出了陷入了大混乱的军中的样子。

【中将大人!中将大人——!!】

【全员都冷静!队列被打乱——】

【怎么可能冷静啊!这是敌人的奇袭哦!?】

【不行了…这样下去……队伍会全灭的……】

「哈哈哈哈哈,真是滑稽。这种时候最愉快了。弱者就该有个弱者的样子…就让我再重新教你们一次。」

嘲笑了一通之后,吉尔维斯将指向萨瓦斯额头的剑锋,移向了他的胸口。

「水生种的核心跟心脏在一个位置。只要核心没事的话,就算破坏了头部也能恢复,有过这样的先例……真可惜,别看我这样,我还是挺博学的呢。」

(我的正义,究竟在什么地方……?)

「废物中将大人。贵官的队伍我会负起责任进行处分的,你就安心的牺牲吧。」

(我的正义是——)

『——想起来吧。』

在被骑士的剑贯穿的瞬间,萨瓦斯的身体被光之柱包围了。

 

 

『这是……』

『思考吧,自己的正义。』

『兰布罗斯……救了我的是贵官吗……』

『正义的形态并不是唯一的。但是,一个人心怀的正义只会有一种。』

『自己的正义,只有一个……』

『正是。并且,胸怀大家各自拥有着的种种正义,并引领他们的人正是将领。这即是我,也是贵官。』

『引导众多正义之人就是……将领。』

『集束正义之人——将领比士兵先倒下这种事,绝不可以发生。』

『……我不能在这种地方死去。』

『正是。』

『为了守护大家的正义,也为了守护我自己的正义。』

『正是。』

『感激不尽。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正义的一鳞半爪。』

『去吧。贵官还仍有未尽之事。』

『啊啊。』

『跨越名为动荡的风暴,统率正义的存在。贵官恐怕正是传说中的——』

 

 

「什、什么事!?」

在突然发生的原因不明的光柱面前,吉尔维斯不由的大幅后退了。

指向萨瓦斯的剑,只是碰到了光柱,剑锋就已经被消灭。

不能马虎出手。

「不妙……可能会有士兵看到这个光然后过来查看情况……在那之前要想办法把萨瓦斯——」

但是,状况没有给骑士思考的间隙。强烈到看不清光柱的光耀爆发出来,他未作思考便用手臂挡住了脸。光很快收敛,而光柱也消失了。取而代之伫立在那里的是——

「萨瓦斯……!?」

被纯白的光芒所包围的萨瓦斯。

虽然姿态上没有很大的变化,但他所散发出的氛围明显与以往不同。

「到底是,怎么……」

「——海啊。」

与这声呢喃几乎同时,海水开始从大地中渗出——不,这已经不是能轻易说是淌出的水量了。被作为“苍海军势”阵营的这个据点,沉没进了突然出现的「海」中。

「搞、搞错没有!?把海水……海水给召唤——不对,是炼成出来了吗!?这不可能!」

吉尔维斯迅速逃到空中,但没有魔术心得的“暗影骑士团”团员们已经无处可逃。他们大部分都被冲散、淹没,变成一派与“阿鼻叫唤”这个词相称的凄惨景象。(阿鼻叫唤:梵语指陷入阿鼻地狱后的呼叫声。比喻非常悲惨、呼唤求救的声音。)

相反的,对“苍海军势”来说海就是主战场。

对登上陆地的敌兵进行追击,运送负伤的同伴,所有人各自迅速行动,将受害抑制到了最小限度。

「你是,什么人!?这种魔力量,简直就不是一个生命能内含的魔力量……」

『吉尔维斯。最后我就把这句话,送给你这混蛋吧。』

萨瓦斯骑上了被召唤的海马。那柄剑强烈的闪耀着。

『废物骑士大人。贵卿的队伍我会负起责任进行处分的,你就安心的牺牲吧。』

「你、你…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斩击化作了贯穿天空的巨大光芒,撕裂云层,割离大海,吞没了发出惨叫的骑士。

 

 

「还有,说到那个时候中将大人的活跃!」

「什么,他竟然……」

在那场战斗之后,圣域的内乱还没有等到他们抵达,便已经迎来了终结。

萨瓦斯从有缘相识的“齿轮编年史”的青年与少女那里收到了战争结束的报告后,便迅速从陆地上撤退了。为了抓捕试图亡命渡海的“暗影骑士团”残党,他向各地派遣了小队,而自己带领着大半的部队返回了本部。

「如果指挥官不是中将大人的话肯定就全灭了。」

除了在圣域成为暗中立了大功的人物,另一方面,萨瓦斯在海军内的评价也上升了。

在这里滔滔不绝地讲述着的苍岚舰队所属士兵「荷马」,也是直接目击了萨瓦斯的活跃的人之一。

「对手可是让好几个别国的救援部队都遭到全灭的可怕敌人……」

「虽然有听到传闻,但也不至于这样吧……」

即使是过去被疏远的萨瓦斯,现在也成为了轰动一时的人物。没听说过他的大名与这次功绩的人,如今的军中可以说是一个也没有。

但是——

「别说些无聊的话。」

「大、大佐大人……!」

「有讲空闲话的时间的话,还不快去锻炼自己!」

「是、是!非常抱歉啊啊啊!」

「……哼,真是的。」

对有着不明经历的萨瓦斯敬而远之的人们,现在更加厌恶他了也是事实。特别是这位强硬的男人——海军大佐「塞巴斯蒂安」是发自心底的厌恶萨瓦斯,也绝对不会认同他。在萨瓦斯被升为中将时,他也曾数次向海军大将「灾漩」进行要求取消晋升的直接交涉。

【大将大人!为何要重用那样的男人!那种软弱又胆小的窝囊废!迄今为止他都在隐藏作为失落世代(Lost Number)的实力,也没有打算积极使用他学会的超越的样子!为了军队,为了正义,如果不是能时常全力以赴的人就不应该站在统率军队的立场上!】

【……过去,我等为了取得胜利,毫不犹豫的使用了强大的力量,结果,误入歧途。萨瓦斯为自己强大的力量感到恐惧,为之纠结,即使如此,为了得到最好的结果,他还是解放了自己,去开拓前路。恐惧力量并非是坏事。看清自己所应该使用的力量——越是有着强大力量的人,越不应该不为自己的力量而恐惧。……汝终有一日,也将会理解吧。】

虽然那个时候没能回应灾漩所说的话,就这样退下了…

「居然要恐惧自己的力量……不可理喻!」

他在真正的意义上认同萨瓦斯的那一天将会是一百年后呢,还是两百年后呢……

 

 

「这次的战斗,做得很好。除我之外能够率领苍岚舰队的将领,萨瓦斯,非你莫属。」

「不胜惶恐之至。不过,慰劳的话语,还请您务必对牺牲的将士和士兵们…」

「一点没变啊,汝。」

「……不,虽然无意反驳,但在下确实变了不少。」

「嚯…那又是,为何?」

「多亏了同伴……而已,就是这样。」

「是吗……够了,之后你就回自己的房间,回复战斗带来的疲劳吧。」

「是,那么失敬了。」

没有多言,萨瓦斯便从灾漩面前退下了。

面对那个不足自身一百分之一大的小小背影,海军大将投以了带有一丝羡慕的眼神。

「如果过去的苍海军势之中有像汝这般的人存在,我等或许就会有不一样的未来了。」

 

 

(即使现在站在大将大人面前也还是会紧张啊……)

就算是佯装平静,但萨瓦斯其实也是深深尊敬着灾漩的。当然,这并不仅限萨瓦斯,“苍海军势”所属的所有士兵都是一样。仅凭一人之力,一直率领着解放以后的“苍海军势”,在这个军队中不存在不尊敬他的人。但是对萨瓦斯而言,他还有除了尊敬之外的其他个人恩义,所以反而会更多余的意识到这点。

(虽说也有失落世代的隐藏目的在其中,但他竟然还把将级的地位赐予了我这种被蔑视的人。而且——)

「唔……」

「………」

在走廊上,塞巴斯蒂安与萨瓦斯偶然擦肩而过。明白自己被他所厌恶的萨瓦斯,打算什么都不说就这样从他身旁走过,但…

「萨瓦斯中将,我不会认同贵官是被赐予了将级地位的人。」

在擦肩而过之后,听见塞巴斯蒂安唐突的声音,萨瓦斯不由得回了头。

他面向另一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表情。

「……但是,只有贵官的功绩,我会考虑多少认可一些的。」

因为在意萨瓦斯的反应,塞巴斯蒂安微微的回头看了一眼。

看到了那张脸的塞巴斯蒂安激怒,用很大的声音喋喋不休了起来。

「说到底也只是功绩而已了!绝对!不会认同贵官的!」

鼻孔里喘着粗气,塞巴斯蒂安像一头熊一样慢吞吞地走掉了。

他扭过头横看映照在玻璃上的自己的脸。那是自然微笑着的自己的脸。

「啊,队长!」

发出声音的,是将来萨瓦斯队的成员。

候补生「安德雷」。以及乘着海马的「坡洛」和「米托洛斯」三人。

喊出声的似乎是米托洛斯,他正小跑着向这边赶来。

「队长,今天的教导能够拜托您吗?」

「明白了。在训练室等着吧,我马上过去。」

「好嘞——!非常感谢!」

看着高举双手一脸欢喜的米托洛斯,坡洛和安德雷也怯生生的凑了过来。

「那个,在下也能拜托您吗?」

「在、在下也…!」

「当然了。安德雷也是,差不多可以考虑教你骑真正的海马了。」

有些不安的表情瞬间变成了欢快的表情,看着这两个人,萨瓦斯思考着。

(能像这样与他们相遇,归根结底也是多亏了被忌讳的作为失落世代的力量,吗。)

与他们告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准备起教导所需要的东西。

(力量和正义,一切都取决于如何看待。对……正义并非是唯一的。)

自然的,他在脑中回想起了某句话语。

(正义并非是唯一的,有多少人存在就会有多少份正义。时常扪心自问,究竟什么才是正确的吧。)

那是被某位同胞所告知的,未来的格言。

(……去传递吧。我必须,要让大家向着新的阶段前进才行。)

换上教导用的军服,走出了房间。大概在训练室里,会是米托洛斯在对安德雷胡说什么谎话,然后看到了的坡洛想要帮他,这样的展开吧。

连日常的展开也会去预想,这是指挥官的习性。

「哇!?呜哇啊啊啊啊!?」

「哇哈哈哈哈哈!安德雷好逊!!」

「等等、安德雷!这种拉缰绳的方法不可以的啊!」

看到和预想的展开一样的三个人,萨瓦斯又不由的笑了出来。

等察觉到的时候,训练室里已经聚集起了萨瓦斯队里的各个面孔。应该是米托洛斯他们告诉了大家萨瓦斯会来这里吧。

注意到萨瓦斯进入了训练室的人们陆续的往这边走来。

(大将大人……我总有一天,也想要成为能够引导“苍海军势”的存在。但是,现在——)

——他的名字是,萨瓦斯。

传说中的失落世代之一,水生种之中的首个海军中将。并且,也是会将“苍海军势”送往新世代的,恩惠之风暴。


评论

热度(15)

  1. ランブロスの部屋猫衬衫的红领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季诺爸爸的笔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