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衬衫的红领巾

【SINoAlice/死亡爱丽丝】冲动篇-灰姑娘(Cinderella)线剧情翻译


跟之前一样,还没有带上第五节_(:з」∠)_


============================================

Cinderella(卑劣)


第一章

1-1

Cinderella嘲笑着。

事到如今获得的生命又算什么?

反正拿到了那就用的愉快点吧。

把自己当傻子的母亲与姐姐们。

只会装作温柔的王子大人。

全部全部都重写一遍吧!

为此,虽然很麻烦。

得许愿把那个混蛋作者从死者之国请出来。

Cinderella边笑着。

边数着这之后要进行多少牺牲。

 

1-2

灰头土脸的被当做傻瓜,

被蔑视着生存的灵魂,

你以为能简单的得到拯救吗?

 

1-3

就算被谁爱着,

度过了幸福的时间,

被人踢打的过去也不会改变。

 

1-4

心灵的伤痕无法治愈。

爱和时间会让一切痊愈什么的,

你相信那些天真的幻想吗?

 

1-5

受到的伤害一点点扩散,

化脓溃烂,释放出腐臭,

然后侵蚀心灵。

 

1-6

为什么只有自己在忍耐?

被伤害了的话,那就以牙还牙吧?

给予同样的——不,更甚的疼痛吧

 

1-7

扭曲很简单。

只需承认自己的欲望就好。

 

1-8

碍事的家伙抹去就行。

尽可能温柔的,

尽可能的延长痛苦。

 

1-9

好了,看吧。

被疼痛扭曲的敌人的脸。

啊啊——多让人心情舒畅!

 

1-10

不意间,看到了镜子。

在那里映照出的女人看上去非常快乐,

似乎发自内心的享受着现在的状况。

嘴角浮现的浅浅微笑。

扭曲的眼神。

不论哪一样都很美。

——啊啊,对啊。

这才是我真正的样子——

Cinderella一边笑着,

一边将武器刺向下一个贡品。

 

1-10战斗中对话

Gishin:杀死敌人,很快乐吗?

Cinderella:很快乐呢。特别是假动作简直停不下来。

Cinderella:比如说——像这样,呢?

Gishin:噗呀!?把头还给我还给我!

Cinderella:啊哈哈哈!来啊,更拼命一点啊!

Anki:恩!真是性格恶劣到让人心情舒畅!!

 

Cinderella注意到了。

欺骗他人的快乐。

让他人屈从的愉悦。

Cinderella被迫注意到了。

被人踢打着生活着。

被男人随性的爱拯救了。

这一切,都是混蛋作者的安排。

这样的话干脆欺骗作者

写出方便自己的故事吧。

卑劣。

那是让Cinderella心焦的,

炉中埋藏的火。

 



第二章(Cinderella和Gretel的交错故事)

2-1

某一天,卑劣与

妄执相遇了。

一如既往的,Cinderella投出了言语的利刃。

一如既往的,少女与鸟笼中的头对话着。

单方面的言语。

无法接上的对话。

以伤害对手为乐,

歌颂卑劣的灰姑娘。

但是她,

很难得的皱起了眉头。

 

2-1战斗中对话

Gretel:哥哥……我亲爱的哥哥……

Cinderella:那家伙,已经死了吧?

Gretel:呵呵,哥哥。糖果已经不能再吃了哦。

Cinderella:呐,你这家伙听人讲话——

Gretel:要是长蛀牙了的话,我来帮你拔掉哦。

Cinderella:……不行了,这家伙。

 

2-2

(Cinderella)

想让那在做梦的眼睛蒙上阴云。

想让那微笑的嘴角扭曲掉。

然而,话语无法传达给那家伙。

 

2-3

(Gretel)

呐,哥哥。亲爱的哥哥。

我们一直都在一起。

两人一体。哥哥是我。我是哥哥。

哥哥,哥哥,最喜欢你了。

 

2-4

(Cinderella)

要怎么做

才能伤害到那个虚无的眼睛呢?

怎样才是最有效的呢?

啊啊,光是想想都觉得快乐的难以忍受!

 

2-5

(Gretel)

哥哥偶尔不会回答我。

是生气了吗?为什么?

那是,我……

 

2-6

(Cinderella)

仔细、慢慢的观察。

将对方最重要的事物,

用刀刃一口气斩裂的时机是什么时候?

 

2-7

(Gretel)

我最重要的哥哥。

我会守护你。

怎么可以让你被

心地险恶的魔女给吃进腹中呢。

 

2-8

(Cinderella)

呐,听我说句话吧?

你最重要的哥哥,

老早以前就死了。

——是谁,把哥哥,杀了呢?

 

2-9

(Gretel)

还活着。哥哥还活着。

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

活着活着活着——

那,死了的是,谁?

 

2-10

你是魔女?

如此呢喃的少女声音低沉。

是的话你要怎样?

嘴角扭曲的笑着的Cinderella。

那是轻薄的挑衅。

言语的利刃终于

抵达了看向自己的少女。

但是,那是一把双刃剑。

总是漂浮在空中的虚无双眼。

在那里,憎恶的火炎被点亮了。

 

2-10战斗中对话

Gretel:是你…是你把哥哥给!

Cinderella:等、等等!要打倒的敌人不对吧!

Gretel:吵死了!可恶的魔女!把你推进灶里去!

Cinderella:啊,魔女在那边!是那边的敌人!呐?

Gretel:魔女……杀了你杀了你Sha了Ni!

Cinderella:好危险~……恩?难道说,这家伙……

 

魔女魔女魔女魔女。

魔女魔女魔女魔女魔女魔女魔女魔女魔女魔女。

不断地不断地呢喃着

少女向敌人挥下了利刃。

正因如此,才注意到了。

哥哥杀了的是她。

啊啊,这是多么悲伤

多么愚蠢

多么——有趣啊。

怜悯着虚妄的你,卑劣笑了。

感谢这最棒的喜剧。

 



第三章

3-1

会害怕12点的钟声的自己

已经不存在了。

施展魔法的魔女

南瓜马车

也都不需要了。

她得到了足够的强大。

啊啊,可是就算这样。

为什么只有这忌讳的玻璃鞋

还是无法丢掉呢?

 

3-1战斗中对话

Gishin:玻璃鞋是没用的东西!

Anki:打碎吧摔烂吧!已经不需要了吧?

Cinderella:……谁知道呢。说不定会派上什么用场哦?

Gishin:啊真讨厌。少女心还残留着吗!?

Cinderella:吵死了。去死吧?

Anki:咿呀!把Gishin的头还回来!

 

3-2

闪闪发光的。

美丽的光通透其中。

重要的、重要的玻璃鞋。

 

3-3

一个姐姐砍了脚趾头,

另一个姐姐砍了脚后跟,

要这么做才能穿上的玻璃鞋,

成为了我的东西。

 

3-4

不论多么扭曲。

不论怎么被血弄脏。

玻璃鞋也不会染上污秽。

 

3-5

温柔的温柔的王子大人。

要是能穿上玻璃鞋,

那对方是谁都可以了?

 

3-6

美丽的美丽的王子大人,

要是不穿上玻璃鞋,

就连所爱之人的脸也看不出来了?

 

3-7

幸福的幸福的王子大人。

要是没有掉落玻璃鞋的话,

你就要放弃我了?

 

3-8

糊涂的糊涂的王子大人。

你真的很迟钝

很愚蠢很无聊,

是如作者所愿的木偶。

 

3-9

玻璃鞋是我的证据。

是为了让我是我的道具。

所以——不会交给任何人。

 

3-10

眼前,有个穿着玻璃鞋的女人。

那是我的东西。

是只有我才能穿上的东西。

那么——那是谁?

和我很像的,那家伙是谁?

……啊啊,那种事怎样都好了。

因为,那是我的东西。

一口气,仔细的,一点点的。

把小偷的脚腕

连同玻璃鞋一起打碎吧?

 

3-10战斗中对话

Cinderella:居然敢穿那鞋子,真有胆量啊。

Gishin:相似到恶心的想吐!

Anki:和自己一样的脸,很不舒服吧?

Cinderella:哪里,碍事的话杀了就好?

Anki:唔恩,果然性格很糟糕!

 

践踏着堕入黑暗的自己,

Cinderella眯起了眼。

即使这是有可能的姿态

那到底算什么?

灰是灰。

如果是不会变黑也不会变白之身的话,

干脆变成纯黑好了。

啊啊,但是。

一个人变黑也很无聊。

反正要做的话,

就把周围的全部都卷进来吧。

灰姑娘快乐的笑着。

 



第四章(SnowWhite与Cinderella的交错故事)

4-1

纯白的正义与

黑灰的卑劣。

相性实在是最糟糕,

令人捧腹的完全相反。

Snow的眼中浮现出厌恶,

Cinderella的嘴角染上了嘲笑。

无法原谅。想要杀掉。

想弄得乱七糟八。想修正。

为了复活作者

被这欲望的真棉所包裹,

两人的视线交汇了。

那是绝对无法相互理解的

厌恶的同盟。

 

4-1战斗中对话

Snow:我会赌上这条性命,拯救我的主人。

Cinderella:嘿,真是条便宜的命啊

Snow:和你联手,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

Cinderella:真巧,我也是这么想的。

Cinderella:再继续一起的话,就只能厮杀了。

Snow:与你不合。

 

4-2

(Snow)

以自己的事情为中心,

连主人都要当做道具

我无法想象。

那个人错了。

 

4-3

(Cinderella)

将自己的善强加给别人

想必是心情很舒畅吧?

呐,涂满伪善的纯白公主大人。

我想要玷污你。

 

4-4

(Snow)

想修正那扭曲的笑容,

想修正那嘲笑的眼神,

想修正那辱骂的嘴舌,

想为她指出正确的道路。

 

4-5

(Cinderella)

想击溃那正直的双眼,

想扭曲那整洁的嘴角,

想把那清廉的脸弄得一团糟。

啊啊——多么甜美的愉悦啊!

 

4-6

(Snow)

如果说修正有错之人

也是正义的责任的话,

那我就成为她的引导者吧。

 

4-7

(Cinderella)

引导者?

那能不能拜托你呢。

我会诚实的,有礼仪的,顺从的回应的。

因为想看到被背叛的时候的你的表情啊!

 

4-8

(Snow)

难以原谅的卑劣。

难以容忍的扭曲。

在正义的面前——想要斩落她。

 

4-9

(Cinderella)

你那是私怨。那里没有正义。

所以要是杀了我的话

你的正义就会死掉哦?

如果那样也行的话,来吧,这颗头请拿走?

 

4-10

啊啊到极限了!

会先这么说的是哪一方?

相信自己的正确的公主大人

斜眼看着这世界的灰姑娘

哪一方先都没关系。

只要能相互厮杀就好了!

但是这是很不走运的。

噩梦出现了。

啊啊,多可怜啊。

为什么?

因为正好能把打倒的理由迁怒到它们身上啊!

 

4-10战斗中对话

Snow:我想现在立刻肃清你。

Cinderella:不对吧?是因为火大才想杀,对吧。

Snow:你这个人究竟要到什么程度!

Cinderella:是是。所以?敌人要怎么办?

Snow:肯定是要打倒!

 

迁怒于可怜的龙。

撕得稀碎,用长枪穿刺,

狂乱的刺杀!

讽刺的是,Snow和Cinderella的攻击

无比的合拍。

在旁人看来仿佛是亲友一般。

所以Snow的厌恶

累积的越来越深。

所以Cinderella的愉悦

变得越来越扭曲。

正义与卑劣。

那是绝对不会相交的

镜中相对的两个人的故事。

===================END=====================

评论(3)

热度(44)